笔趣阁 > 重生后我成了拼爹界杠把子 > 第十八章节 小棉袄和军大衣
    想到西式点心,七寻倒是想起个问题:“二哥,你捕了这么多鸡,就没个鸡蛋?”

    “有的,我没地儿存放,都在路叔的背蒌里,他说分我一半。”

    牛奶是指望不上了,想要补充蛋白质,鸡蛋和豆腐就是最好的选择。

    她家之前倒是养过几只鸡,爹秋闱高中时,家中酬客都宰杀了。

    回头得买几只小鸡崽回来才好。

    现在家中一穷二白的,要过好日子,要办的事情还真挺多。

    现在吃的问题是解决了,住的虽然不咋地,但至少遮风挡雨没问题,穿的保暖是接下来首要解决的。

    七寻就把主意打到了兔子身上。

    兔毛可是好东西。养兔子其实是个不错的选择。这东西繁殖的快。养起来简直比鸡还省心。回头她做个纺车出来,纺兔毛线,有了毛线,就可以织毛衣围巾手套袜子,说不定就能形成个产业链,为宴家村解决点就业问题。

    族人们种地也就图个温保,想要存点银子,大多数人家就只能靠打短工。

    其实关健还在于银子。

    七寻就对公玉昊道:“二哥,这次的兔子挑两只毛色最好的留家里养着,以后进山,多捕些兔子回来。”

    公玉昊表示没问题。

    灵素杀好鸡去煲汤,就把两人赶出了厨房。

    七寻索性回屋在炕桌上画起纺车图纸。

    她本身就精通机械制造,又有收集习惯,基本上古代的机械工艺图纸,从民用到军用,她收集的特别齐全。构造图都在她脑子里。所以弓箭也罢,纺车织车也罢,对她来说,也就是动动手的事。

    只可惜家中没有木工工具。

    她又无比怀念起自己的空间。

    见她在那里写写画画的,灵玉好奇的凑过来:“四姐姐,你在画什么?”

    “纺车。二哥不是捕了许多兔子么?我想养兔子,然后纺兔毛线织毛衣毛裤,等天再冷些,穿在棉服里头,贴身轻便又保暖。”

    擀好面条,正坐在炕上继续缝棉衣的公玉明溪失笑:“你这孩子怎么想一出是一出的。”

    七寻笑道:“娘,不在于您闺女我想的多,关健在于,我行动力强啊。虽说三姐姐和妹妹都厉害又乖顺懂事,是您的贴心小棉袄,可我就不一样了,我是个军大衣,别看不贴身也不好看,但备不住我实用啊。”

    军大衣又是什么鬼?

    公玉明溪嗔了她一眼,也懒得再说她。

    总之这孩子本来就淘气的厉害,这一恢复前世的记忆,就更想一出是一出了。

    罢了,她爱做什么做什么吧。

    七寻一边画图,一边还问公玉明溪:“娘,咱村里有木匠没?”

    “有的,族长那一支就有一房做木工的,人家父子都是木匠,手艺还不错。怎么,你这纺车想请人家给做?”

    七寻摇头:“我自己做,我就是想从人家借套木工工具回来。”

    公玉明溪给否了:“那可不成,人家吃饭的家伙事,轻易岂能外借?再说你个小姑娘家家的,人家就是能借,也不放心啊。”

    这倒是个问题。

    她要做的东西多,木工工具以后要常用的,最好还是自己买。

    可惜现在没银子。

    所以关健还是银子。

    七寻问了木匠家是哪一家后,就想着明儿去问问人家一套工具大概需要多少银子。等攒了银子,就去买一套。

    另外还有些零部件是铁制的,还需要去铁匠铺里定做。

    她打算先画好纺车图,再画构件图。

    眼见着太阳落山,屋里暗下来,公玉明溪便让她收了纸笔:“明儿白天再画。”

    光线不够,无论是看书还是写写画画都伤眼。

    正说话呢,左家阿婆送鸡蛋过来,足足小半篮子的鸡蛋,把七寻高兴的不行。

    左家阿婆和公玉明溪闲话:“你家小二郎以前被他爹拘着读书,可真没发现,这孩子打猎竟是一把好手,我家大郎今儿回来,带着那么些猎物,从来没有过的事儿,真把我吓了一大跳。大郎把你家小二郎夸的什么似的,说这孩子忒有本事。我家大郎今儿竟是沾了小二郎的光。”

    儿子被夸赞,公玉明溪心里美的很,面上却是谦虚:“他小人儿懂什么?不过是路兄弟照顾他罢了,该是我们家小二沾了他路叔的光才对。”

    左家阿婆笑道:“你可别与我客气,要不是小二郎,今儿哪能得这么些猎物?大郎说是明儿去县城卖,怎么也能卖上一两多银子。刚好他爹的药也没了,我原先还愁着,这下买药的银子是不必愁了。”

    以前外公还活着的时候,左家爷爷的身体都是外公帮着调理,很多药上山就能采到,因此很不必花什么银子。外公去世后这几年,左家爷爷请医问药的银子可花了不少。

    七寻便想到自家三姐姐的医术,别看外公是退休老太医,但论医术,三姐姐怕是还胜于他老人家。

    七寻便道:“回头让三姐姐给阿爷把把脉。看药是不是需要调整。”

    公玉明溪也点头:“让灵素给她阿爷瞧瞧去。”

    见左家阿婆纳罕,公玉明溪笑着解释:“三丫头自小也是跟着她外祖父学了医术的,她外祖私下里说过,她在医术上头极有天份,只是她之前年纪小,又是姑娘家的,咱们也没对外提。她如今也算是学成了。医术不比她外祖差。以前我是不放心她给人看诊的,且她小姑娘家的也不方便。您家阿爷这一年多方子没调整,我也就没提。不过我想着也是到调整方子的时候了,您家阿爷不是外人,灵素也算是他打小看着长大的孙女儿,给自家阿爷看诊不算事儿。”

    左家阿婆听了,极是高兴,公玉老头那可是京城出来的太医,公玉明溪既说灵素丫头的医术不比她外公差,那肯定也是极好的。

    她忙道:“那可得谢谢素丫头了。这一入秋,她阿爷身上就总不见好,之前的药方子一直吃着,越发不见起色,大郎原还说,等再存些银子,把老头子带进县城找医馆再瞧瞧呢。”

    公玉明溪便吩咐七寻:“你帮你三姐看火去,让你三姐随你阿婆去给你阿爷看看。要是调整药方,刚好你路叔明儿去县需就能把药抓回来。”

    七寻去叫灵素。

    灵素自是应下。

    等灵素回来,公玉明溪问道:“你左家阿爷的身子如何了?能调理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