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后我成了拼爹界杠把子 > 第九十四章节 天下没有这样的道理
    秦氏听出来大嫂的意思,应不应,能不能治好,都不会怨她不帮忙,或者怨三侄女没给治好。

    大嫂一直对她不错,她也不愿意拂了大嫂的面子,只是她可不会帮灵素做主,就道:“我帮着问问吧,嫂嫂您知道的,我家二伯哥是读书人,这女儿给人看诊,医女的名声传出去,以世人的眼光来看,总归不大好,所以我是不敢深劝三侄女应下的。”

    秦大嫂也知道小姑子的为难,笑道:“成不成的,问一声也就罢了。”

    实在是,她娘家侄女的病吧,是关乎往后的子嗣,不好大张旗鼓的寻郎中。

    之前不是没捎摸着找过医者,却没看好。

    家里人现在是真的急的不行。

    她这也算是病急乱投医了。

    说实话,一个才十二三岁的小姑娘要说医术有多好,外人还真是不敢信。

    可秦大嫂知道小姑子的婆家二嫂,出身杏林世家,祖上就一直行医,在杏林中极有名声的。那位二嫂的父亲,就曾是太医,人家极为低调,从未向外人提过。她要不是小姑子的嫡亲大嫂,也不会知道。

    小姑子说她那婆家的三侄女师从那位太医外祖,医术不错,她是信的。因为小姑子不是那种会吹胡瞎说的人,说出来的话,那都是收着三分的,她说那位侄女医术不错,放大三分听,那就是相当不错了。

    秦大嫂只盼着,人家能应下,如此她那可怜的侄女,人生还有点希望。

    否则,即便病好起来,不利子嗣,谁家敢娶?就是顺利成了亲嫁了人,这不能生育,那日子过的且苦着呢。

    打小看着长大的侄女,和自己亲闺女也没差别的,只有盼着她好的,要不然,她何必厚着脸皮求这一回,让小姑子为难?

    秦大嫂这边正觉得为难了小姑子呢,秦氏却没想太多,从娘家回去后,赶着把午膳才一做好,家里那父子两就从学里回来了,见桌了摆着几样点心,还打趣:“今儿是遇上什么喜事了?这一看就是上好的点心,不是咱们这附近的点心铺子里常卖的。”

    秦氏打了水让两人洗漱,笑道:“灵启和二哥家的四个孩子今儿来县城,顺道给咱们送了不少东西,有大伯父家做的豆腐豆干豆芽什么的,有爹和娘捎来的山货,二嫂让几个孩子也送了不少东西来,腊肉香肠还有虎骨酒,这些点心,都是三侄女做的,我尝了极好,比咱们县城点心铺子里最好的点心味道都要好,你们两也尝尝。”

    灵泽一听哥哥姐姐妹妹来了,开心的很:“娘,他们人呢?”

    一边说话,一边拿了快点心就尝。

    这一口下去,眼都亮了:“好吃,真好吃,爹你也快尝尝,是三姐姐做的?那三姐姐这手艺真是绝了。”

    “行,好吃你就多吃点,都给你留着,等娘学会了,天天做给你吃。”

    晏雍楼净手后,见儿子狠夸,便也捏了一块咬了一口,不由点头:“确实美味,我再尝尝另外几样。”

    又问秦氏:“孩子来了,你没留饭?他们人呢?”

    灵泽也边吃边点头附和:“是啊,二哥和昊哥还有三姐姐,小寻妹妹,玉儿妹妹,他们人呢?娘您也真是,为什么不留饭嘛,我都好久没见过哥哥姐姐了。”

    挺想的,跟着爹念书真累,在家跟着二伯念书那会儿,多自在啊。

    有哥哥弟弟们陪着,学习完,二伯也不拘着他们,每天都能玩好一会儿呢。

    到了县城有爹盯着,真是想歇一歇都不敢。

    好想回家。

    虽然这里有爹娘,也是家,但晏家村才是他打小长大的地方,是根。

    秦氏瞪了父子两一眼:“说的我好像是那种会亏待你们侄子侄子哥哥姐姐的人似的,我能不留饭吗?他们呀,说是有事要办,去码头寻小五叔去了。洗漱好了,就赶紧吃饭吧,点心别再吃了,省得一会儿吃不下饭。”

    等吃完饭,秦氏把想开点心铺子的事情和晏雍楼说了,晏雍楼倒是支持:“你一直想开个铺子,既然有这样的机会,那就开吧,和我成亲这么些年,也没让你过上好日子,是我对不住你了。”

    秦氏嗔他:“说什么呢?我过的挺好的,夫君体贴,儿子听话,公婆慈和,妯娌亲近,这世间女子,有多少比我过的更好的?我就是对做生意有兴趣,想试一试罢了。”

    也是想多赚点钱,这样夫君能轻松些,两个儿子,大的现在跟着他们夫妻两,小的还在公婆身边养着,以后肯定也是要接到身边的,儿子读书将来是大花销,现在就得多存点银子,省得以后到了用钱的时候,还得去拆借。

    再则,自己夫妻两赚的多了,公婆也省心些,老两口年纪越来越大,总不能让他们以后老了,还得种地干活,辛苦一辈子吧?

    说完做生意的事,秦氏就把娘家大嫂想请灵素帮忙瞧病的事情说了:“......我没直接应,就说帮着问问。二哥以后虽说可能是官了,家里闺女给人瞧病不大好,但我私心里想着,素儿虽是姑娘家,但一手医术要是就这么埋没了,到底可惜!凭什么女子行事,就叫人垢病?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治病救人还有错了?再说素儿,她要是不喜欢医术,没有天份,那这医术也不会好。既然喜欢,又有天份,还学的好,空有一身本事,却不能施展,那孩子不定多难受呢。兴许她自己乐意给人瞧病呢?她要是愿意,我可得跟你说好了,不能因为侄女给人瞧病,就有什么不好的想法。”

    晏雍楼失笑:“你想哪去了?我是那样的人吗?你还不知道我?我就没那么些酸腐的想法。侄女要是喜欢行医,那就让她行医,咱们农家人,在意那些虚名干嘛?就如你所言,治病救人,积善行德的事,还有错了?天下没有那样的道理!就是二哥二嫂,若不愿意让素儿行医,当初就不会叫她学,既学了,那就不会拘着她不让她给人看病。你见着素儿,问问就是了。真要有人因为这个背后抵毁,我们这些当长辈的,她那些兄弟,难道都是吃白食的?自会护着她。”

    秦氏听得这话,这才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