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后我成了拼爹界杠把子 > 第九十八章节 我那四十米的大长刀呢
    生平第一次被人临街打了,偏还打得人有苦说不出,明明全身都痛,那痛像是直往骨头里钻。

    也是生平第一次,他懂得了什么叫彻骨之痛。

    可是再叫痛都没用,全身找不点一点伤,那些没用的医者过来瞧了,只摇头叹息,觉得他装也装不好,像歹给自己弄点明眼看得见的伤,他们医者也好帮他作点假吧,都叫唤成什么样了?演的还挺用力,怪叫人不落忍的。

    但外伤内伤都查验不出,医者们不好睁眼说瞎话,只告诉他家长辈,道是贵府公子的病,他们医术有限,实在瞧不出哪里伤着了,让他家另请高明。

    以他们家在临江县的地位,好医者都请遍了,得来的都是翻来复去的那几句话。

    崔家家主差点气死,觉得丢人丢大了,甚至迁怒了夫人。

    崔家夫人也气,儿子被人打了她固然生气,更生气的是儿子不争气,为了怕丢人,还装伤,关键你倒是装的像一点啊?临江县最好的医者都请来看过了,仁德堂那位轻易不出诊只坐堂的退休太医都请来看过啦,结果人家只搭了把脉,甩袖就走人了。

    偏这种地位的医者,你还不能真得罪,不说自家以后有病人,还想请人家给看病,就说人家曾经在太医院待过,你哪知道他在京城那天上掉块青砖说不定能砸死三个天皇贵胄的地界,有什么人脉关系?谁家还没个病人?谁家还没请过太医?谁家还能不欠这些高明医者的一点人情?

    万一就有强硬的背景,是他们京城崔家都得罪不起的呢?

    开始时一家人见他喊痛喊的凄惨,还真当了真,要不也不会折腾那么多回医者来家,后来所有医者都是意思差不多一样的话,家里人都知道,他是装的了,便懒得再搭理,连他亲娘都忍不住又煽了他后胸壳几巴掌,只骂他丢人现眼的。

    亲爹更恨不得抽他几棍子直接抽死他。

    亲哥一开始还热心帮忙找医者,后来看都不来看他一眼。

    崔瑰那些日子,过的是真的生不如死,尼玛整一个月呀!

    这才好,结果才一出门,就又遇上这煞星,这回更离谱,这煞星上回打了他这名门贵公子就够猖狂了,这次他竟然胆大包天的,连康王府的人都打。

    当然,大家客气叫姓辛的一声小郡王,其实他也就是个康王府的嫡次子,还是继室生的,和康郡王府的世子并非一母同胞,据说关系还不怎么好,这位大概是在郡城金陵实在过的不大如意吧,不知怎的,竟来了临江县显摆。

    崔瑰他是崔家嫡子,身体又不疼了,不用整天鬼叫正想出来转转呢,因此他爹和他哥一说让他来陪这姓辛的,他就欢乐的来了。

    其实他也知道爹和兄长的意思,不就因为他也不是崔家的嫡长子,以后不可能是成为临江崔家的家主,但他又是嫡子,身份总比庶子贵重,让他这么个在崔家不大重要,但又是嫡子的儿子来陪姓辛的,既表面上体现对姓辛的这位郡王府继室子的重视,给足了面子,又向康郡王世子表示了,他们临江崔家,无意与这姓辛的真正交好。顾个面子情罢了。

    崔瑰再怎样,毕竟出身崔氏,该学的都学了,还是有些脑子的,爹和兄长的安排,他懂!

    他乖乖的来了,原以为跟着这位皇亲贵胄,至少能好吃好喝的耍上一回,全当散心了吧,结果倒血霉了,又遇上这混蛋!

    这混蛋连姓辛的都揍的这么惨,他上次阴测测的威胁自己要弄死自己的话,是不是真的?

    自己要是再B叨,是不是会被揍的更惨?

    那样的罪,他再也承受不来!

    崔瑰果断宿了。也不管猴哥是如何讥讽他的。

    但这种情况下,丢下姓辛的跑,那是不能跑的,他只得扭头就冲到姓辛的身边,跟死了爹似的嚎道:“小郡王,你没事吧。”

    问完还放狠话:“小郡王放心,我们定拿下这一家子的贱民,反了天了,连小郡王都敢做。”

    他不但放狠话,还故意咬牙切齿的,表示对那混蛋打了小郡王的愤怒和打杀了这兄妹几个的决心。

    当然,要是他声音大点,叫猴哥听到,猴哥还得赞他一声勇士。

    可惜他咬牙切齿的不就为了表达愤恨,显得低沉的声音,有多同仇敌忾么?

    其实......声音低点,那小混蛋听不到吧?吧??

    他真怕那恶魔再给他来上一顿老拳,让他在床榻上再躺上个把月,那他真活不下去了啊。

    疼了整整一个月,是人能受得了的?

    好恨,但是一点给自己报仇血恨的机会都没有。

    看着姓辛的惨状,崔瑰都有些感激这煞星上次到底给他留了脸的......应该是留了脸面吧?

    至少没把他揍的这么看着就凄惨可怜对不对?

    姓辛的差点叫崔瑰这狗东西给晃的晕过去,但他是真没力气说话了,脸好疼,张嘴说话更疼。

    他心里把姓崔的这二楞子记了了。

    踏马没看自己正伤着吗?被踩了那么多脚,还是踩在了脸上,不用照镜子,也知道被踩到发麻的脸,该成了什么样子。

    我都成这样了,还这么晃我,你是不是想死?

    你们崔家是不是被我那郡王府的世子长兄收买了,存心找机会干掉我是不是?

    要是崔瑰知道姓辛的是这么想的,一定大觉冤枉。

    他这不是为了显得看到小郡王受伤,特别激动和愤怒么?你们郡王府的内斗,关我们崔家屁事?招待你玩乐,那是为了给郡王府面子。你家是宗室,可我家是权贵,也不差的,你们一个郡王府的内斗,配让我们崔家站队么?就是皇子内斗,崔家站队,还得看能得到什么好处呢!

    那群公子不是什么人都跟崔瑰似的精明的,想着这时候正是表现的时候,都往猴哥那冲,也有扑向七寻和灵素的,这两人基本上都是轻功避让,然后狠狠补一脚,把人踹地上滑个几米,不缓缓起不了身的。

    七寻还有点小遗憾,我那四十米的大长刀呢?

    练了这么久的大刀,今儿好不容易有机会能使上,竟然没带刀!

    解决了几个以为她们姐妹是小姑娘就能拿下的蠢货后,灵素和七寻也不管猴哥,自觉的站到正护着灵玉的灵启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