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后我成了拼爹界杠把子 > 第九十九章节 全都是一脸死了上司的肃杀表情
    哪怕是小五爷,这会儿也是傻眼的。

    真的,孙子孙女们战斗力太强,显得他这当叔祖的老没用了。

    根本没派上用场嘛。

    所以他跟过来是干嘛的?为了混侄孙一顿至味楼的饭吗?

    他不是害怕几个孩子上街危险,所以才跟来的?现在这算什么?

    小五爷觉得他叔祖的威信受到了深深的打击。

    哎,话说回来,这几个孩子以前虽然也和别的孩子不一样,显得尤其聪明几分,但好歹也在正常人的范畴之内嘛,如今这是咋了?

    瞧我家小乖宝小寻那出腿的速度和力度!

    难不成是以前凤池这个当爹的把孩子管束的太厉害,凤池这一走,孩子们觉得天晴了,雨停了,爹不在家,他们可以很行了?

    好愁人,打人固然是很爽没错,接下来怎么善后是个大问题!

    小五爷觉得他年纪轻轻,再遇上几回这样的事,心脏真受不了,说不定就是个少白头的结果。不,只是少白头可能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这年头,当人叔祖也是个高然职业啊。

    他这边正叹着呢,猴哥已经干翻了所有人。

    他是连辛若暇那种三品武士都没放在眼里的,这些纨绔公子哪里够他玩的?他也没动用修为,全凭身体够强动作够快解决的这些人。

    大夏对于修者,也是有律法规矩的,凡是修者,无论何种修为,皆不得主动对凡人出手。凡人主动挑衅,修者可作惩罚,但无故不得伤人性命。

    这些事情吧,猴哥还是和辛若暇闲聊的时候才知道的。

    毕竟没和大夏修行界的人接触过,要不是遇上辛若暇,这些针对修行者的规矩,猴哥是不可能知道的。

    所以猴哥动手,也不怕这些人事后找麻烦,他是修行者嘛,至少宗师境以上的实力,他到时候就报个宗师境的修为,以他修行者的身份,打一个郡王府没有爵位在身的公子哥怎么了?

    这些人主动冒犯他,打死也活该。

    郡王府红鹰卫里,最高的领队实力,也不能过武士三品嘛。

    至于猴哥怎么知道人家没有爵位在身的,呵呵,要是世子,人家不会叫小郡王,这么叫,那就证明这人没有王位继承资格。

    至于这位是宗室皇亲,猴哥表示他不认,有本事你去朝歌城把记灵你宗室身份的玉碟拿出来给我看啊,我看不到皇家玉碟我就不会承认,谁来证明都没用。

    对于会不会给家族招祸,猴哥一点不担心,只要他亮出修行者的身分,足够威慑那些人。

    即便是郡王府,也不会轻易得罪一个年轻但实力强横的修者。

    真要是威慑没用,那来犯的统统打死,就不算他们死得冤死。

    猴哥骨子里的野性,让他即便在弱小时都不会对人屈服,何况如今相比这些人,他强大的有些可怕呢?

    他没有欺凌弱小的兴趣,但不代表弱小欺凌他时,他会忍耐。

    无论仙界凡界,都没有这样的道理。

    即便是最有家国情怀,把护卫普通百姓当成毕生责任的小寻,在面对别人的欺凌时,那也是上去就踩的啊。

    七寻:......

    我不是我没有大圣哥哥你误会了。

    对着一地哀嚎的家伙,猴哥笑的云淡风轻,完全没把打了一群临江县最顶级的权贵子弟当成一回事。

    晏家三姐妹表情淡然,仿佛打人的不是她们,瞥了一眼地上的一群人,就打算走。

    她们忘了,县城是有巡城司的,不只有巡城司,还有巡捕房这种存在,而四大街,正是捕快们经常出入的地方。

    当然,但凡权贵纨绔子弟当街闹事,甭管是巡城司还是巡捕房,永远都是翩翩来迟,就是人脑子打成狗脑子,人家也不会快一步,只要不出人命,总之就是等你们打结束了,他们才会出现,问一句怎么回事?

    然后该抓抓,该捕捕,直到这些纨绔们家里来捞人,然后县衙里再赚上一笔罚金,各司执法人员赚上一笔打点钱,衙牢里赚一笔生活费,闹事的被领回去,县衙所有人兜里都有了银子。

    皆大欢喜。

    县令严禁盘剥百姓,巡城司和巡捕房的人只能朝这些不差钱的纨绔子弟下手。

    都是被逼的,生活不易啊。

    不过还是感激县令大人,不怕这些后台背景硬的家伙,让他们有了发挥的余地。

    而不盘剥百姓就能赚着银子,这银子赚的大家心里舒坦!

    谁也不是天生的恶人。

    猴哥一行正打算走人呢,结果巡城司和巡捕房的捕快们,两队一南一北的赶了过来,脸上都一副死了上司的肃杀表情。

    “我等收到消息,有人当街闹事,可是尔等?大夏律法明文规定,当街闹事,扰乱治安者,当按律批捕!把所有人都带走!待入衙后问明事由,再行定夺!反抗者罪加一等!”

    其中有两个巡捕房的捕快上次正赶上猴哥打崔瑰的热闹,躲在暗处看的还挺爽的,结果这回一瞧,咦,怎么又是上次那俊美之极的小子?他这胆子是真够肥的啊,这次打的人,身份又升了。

    再一看那一地的纨绔的惨状,捕快们摇头叹息,表示......打的好!

    那两个捕快和自己一行来的捕快们嘀咕了几句,然后捕快们又过去和巡城司的人嘀咕了几句,于是猴哥的丰功伟绩,大家都知道了。

    话说,崔家那一月请医者闹的满城风雨的,他们这些街面上的执法队,消息最是灵通,当然都知道崔瑰是叫一个俊美异常却不知名的小子打的,合着,就是今儿这小子啊。

    胆子是真肥!

    这打了一次,又来一次,偏生崔瑰还都在。不,这次是临江几大世家的子弟,都有人在!

    再一瞧崔瑰,咦,其它人都面目全非,只这小子看起来完好无损,一点儿伤没受。

    难不成这少年小英雄,打人还讲究个只打一次?是不是太有原则了些?

    其实没必要的,真的。

    要不是身份所限,真想劝劝这少年小英雄,多打他们几回,让这些混蛋们长长记性,说不定以后他们还能干些人事嘛。

    内心各种戏面上冷酷无情的的巡城司和巡捕房十分默契的,把人给拎起来往衙门押送,去衙门的流程,这些纨绔们都熟悉了,谁还不是个几进宫了?

    除了姓辛的还嚷嚷,其它人竟很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