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后我成了拼爹界杠把子 > 第一百零八章节 本县很为难
    几人面面相觑,半响,崔环只得求李行简单:“是我等府上管教不严,才有今日之祸,不知如何才能叫这位郎君满意,还望县尊大人为我等居中调和,若能做到,必不推辞。”

    不愧是临江第一世家的继承人,还有点眼色,必要的时候也知道服软。

    李行简暗中点头,和气生财嘛,他客客气气道:“这位小郎君是位仁厚之人,并不想与尔等为难,他是修士,所需之物......并非本县看不起诸位府上,实是修士能看得上眼的,即便是我齐国公府,想拿出来也非易事,尔等既请本县调和,本县亦当尽力......”

    说到这里,李行简转头看向猴哥:“小郎君,还望给本县一个面子,非他们不愿令小郎君满意,实为小郎君能入眼的财物,他们是拿不出来的,不若赔点金银如何?听闻小郎君还有几位妹妹,赠些财物,小郎君给令妹买些小娘子家喜欢的首饰玩物,岂不是好?”

    猴哥冷笑一声,装X道:“财物不财物的,我还未看在眼中,便给县尊大人一个面子,今日我原是带妹妹们来县城闲逛,让她们散散心的,不想遇上这样的事,竟叫妹妹们受了惊吓,这会儿我被请入县衙,她们在外面还不定多担忧呢,买些首饰玩物哄哄倒也成,就这样吧。那几人的命,就留着吧。”

    崔环等人一听,心下都松了口气,不想猴哥却继续道:“但赔礼是赔礼,该受的惩罚也不能少!今日也就是遇上我,带着妹妹们不愿叫她们见血,若是他们遇上的是别的修者,多少命都不够搭!狠罚一次,也叫他们长长记性!就这样吧,天色不早,我答应了带妹妹们去至味楼,不好叫她们在外面久等。”

    说完,扫了众人一眼,才拱手对李行简道:“多谢县尊大人秉公执法,小子告辞。”

    都说了我在至味楼,回头赔礼可得给我送去,有了银子,也好给我家小寻买《大夏开皇律》嘛,再给娘和小五多买些上好的笔墨纸砚!

    最重要的是,新年给娘和妹妹们的礼物,也不用偷偷赚银子啦。

    猴哥相当满意,打架竟然也是发财的途径!这可比他打老虎容易的多了。老虎那得自己满山林去找,打人那是人家自己送上门来的。

    李行简也很满意,心道,这小子还挺上道,让他严惩那些混蛋,这是给他多罚些款的机会嘛,如此名正言顺的理由!

    崔环一行人同样满意,得罪了如此年少的二品武士,结果只一些金银财物就能把此事揭过。

    皆大欢喜!

    猴哥交待完就走,李行简还惦记着铧式犁和脱谷机呢,但有罚银还需要解决,暂时也不急着理会猴哥,那小子不是说了他要带着几个妹妹去至味楼吃饭吗?回头让捕头去送各家赔礼时,再把人约到县衙聊一聊。

    待猴哥一走,那几位也要打发人回去取赔礼银子,李行简一摆手:“赔礼的事情且放一放,不急在这一时半会的。先说说诸位府上的小公子们该如何处置,按说,小公子们虽打算抢人,但到底未遂,有罪,并不算严重,交点罚银,在牢里待上一待也就行了,但诸位刚才也听到了,那位小郎君要求本县严惩诸位府上的小公子们,这刑该如何判,本县很为难......”

    诸人一听这话,差点没翻白眼,这位是死要钱啊!

    打交道好几年了,谁还不知道谁?

    咱就不能简单点吗?

    要多少银子你倒是开口啊,觉得合理的,想捞人,我们出就是了,不合理的话,再讨价还价,这个流程我们熟!

    人肯定是不能真扔牢里不管的,毕竟各府还要脸呢。

    至于交了罚银不把人带回去的事,会不会让那位少年武士不满,这不是他们需要考虑的,收银子的是李行简,那位少年武士,自然也得由他去搞定。

    他们虽然对李行简不满,甚至痛恨,很想把他搞走,要不是得罪不起齐国公府,且这李行简单自己也是个手段厉害的,他们早就收拾他了。但李行简这人,也是个收钱就会办事的家伙,这点口碑还是有的。否则,他们每次交银子,也不会那么痛快。

    “大人,那些小子确实有罪,但罪不至死,那位小郎君虽说要严惩,但他也说了,只是希望他们得些教训,人我们领回去后,自会严加管教,绝不再犯,万望大人能看在他们年幼的份上,给他们一次改过的机会,我等愿意交上罚银,以赎其罪。另外,年关将近,县衙每年年终皆要给慈幼局送上钱粮,以使那些孤寡失怙者能过个好年,今年我等各府皆会跟着县衙送上粗粮千斤,白银百两,往后每年皆依此例,还请大人也给我们一个为临江百姓做点善事的机会。”

    一家千斤粮,百两银,对他们这样的人家来说,自然不多,但这十多家合起来,万余斤粮,千余两银,足够解决慈幼局的部分开销了。

    李行简笑着点头:“诸位有心了。只是罚银太少,算不上严惩,叫那少年武士知道,只怕要误会本县敷衍他,武士......不是我等能轻易得罪的。这样吧,在座诸位,每人两千两罚银,那位少年武士那边,本县自会去解释。”

    玛德,善款加罚银,这就是两万多两银子!

    李扒皮!

    但两千两银子,确实在他们的心里承受范围内,崔环等人懒得讨价还价,痛快的应下。

    至于赔礼银子,总不能比罚银少,各家也打算拿出两千,再另送些小姑娘喜欢的首饰头面,也就差不多了,那小郎君不是说了嘛,要给妹妹们压惊,小姑娘,不就喜欢些首饰头面的?

    “多谢大人为我等周旋。”

    谈好价,没人愿意再和李扒皮多说,皆起身告辞,只道回府后,自会把罚银和赔礼送上,劳烦县衙派人帮忙送给那小郎君。

    李行简自不会多留,打发了人,李行简叫了捕头过来,让他一会儿等各府送来银子后,把公玉昊那小子的一份,给他送去至味楼,顺便再请他用完午膳后,来县衙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