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后我成了拼爹界杠把子 > 第一百一十三章节 临江钉子户
    然而人类幼崽也最颜控,只喜欢美丽鲜亮的人和物,有模有样的见过礼后,便凑到了灵玉身边:“姐姐,我喜欢你。你长的可真漂亮啊,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姐姐。”

    李夫人逗他:“以前不是说娘最漂亮吗?”

    小家伙歪着头想了想,为难道:“娘也漂亮,但姐姐更漂亮,都漂亮。”

    七寻故意露出难过的样子:“难道我不漂亮?”

    小家伙这次很诚实:“没有漂亮姐姐漂亮。”

    逗的一屋子人都笑。

    气氛很不错。

    李行简却是打量了七寻几眼,心道,小丫头倒是英气,行动间完全没有时下女子的姿态,穿上男装,说是个小子没人会怀疑。

    晏凤池这家伙还真是好命啊。

    儿子且不说,只这三个闺女一见之下就觉不凡。

    大闺女沉静温婉,一双眼眸如银河星辰,让人的下意识的就忽略了她的长相。二闺女英姿飒爽,骨子里就透着恣意洒脱。小闺女娇娇弱弱,却灵气逼人。

    这种命好,全看老天安排,羡慕是羡慕不来的。

    李夫人也在心中暗赞。

    她亦出身京城世家,国公府之女,再怎样出色的闺秀都见过,万万没想到,能在乡间见到这等布衣不掩风华的小姑娘,人家往那里一站,就是风采气度,还各有出彩之处。

    只这么看着,就叫人喜欢。

    李夫人拉了灵玉的手,这小闺女长的是真好。

    “从前只知你父亲与我家夫君私交甚笃,却不知他竟藏了这么几个神仙一般的闺女,要是早知道,我定要接来我家里养些日子,说不得啊,以后我也有命能得个这么好的闺女呢。你母亲在家可好?若有机会,定要见见,真不知什么样的神仙人物,能养出这般出彩的儿女。”

    灵素纳言,七寻不擅交际,应酬的事情,就只能交给林妹妹了。

    林妹妹别看世人都道她言语锐利尖刻,实于人情世故上头,她是最通透的。她又长的这般好,叫人忍不住欢喜,在与人交际上,先天占有优势,与李夫人交谈甚欢,倒让灵素和七寻松了口气。

    应酬人真不容易呢。

    李夫人与灵玉闲话家常,李行简却问猴哥脱谷机的事。

    猴哥把话题交给七寻:“这得问我四妹妹,还是由她来说吧。”

    七寻正想推广改良农具呢,自然主动解答,李行简把她和猴哥带去了书房说话,七寻先画稿,猴哥给他研墨,画好后,七寻才把脱谷机如何操作,能节省多少人力一一做了介绍。

    李行简听得不住点头。

    不是他贪心,但改良农具这事于国于民,都太重要,他忍不住问道:“你可有想过其它农具的改良?”

    七寻笑道:“有,只是目前犁和脱谷机最实用,此外我还设计了磨面的机械,其实节约人力,也不只是改良工具的事,还可通过利用能源,如风力水力来代替人工,若是利用好,都可节约人力成本。”

    李行简大感兴趣:“你详细说说。”

    “最简单的,莫过于制作风车,利用自然风力和水流之力,可进行农田灌溉,甚至作为驱动机械的动力源。比如磨面,就可利用水流。我冬时除了每日早课,余时都闲着,倒能把想到的都制成详细的图稿,到时交给世叔一份,您看着能推广的,便着人制作推广就是了。”

    李行简大喜,玩笑道:“你父亲此次十有八九能高中,回乡祭祖后便可授官,你就不把这些留给你父亲?”

    七寻笑道:“那倒不必,我的本事,难道不是父亲教出来的?我的功劳,自然也是我爹的功劳啊。再则,政绩,又并非只有农事的改善,文教,农事,水利,医疗,商业,税收,孤寡病幼的安置,基础设施的建设,哪样不是?样样都可大做文章。更何况,农事又非单有农具即可的,我看过大厦水路交通的般舶,其工艺之发达,让人惊叹,难道大夏造不出更好的农具吗?不过是当权者嘴上说着农事如何重要,实则内心并不在意农民的死活罢了。”

    李行简:......

    这孩子的言词还真尖锐。真正好见识!

    这才是个作八九岁的女童啊。

    然而她说的,也确实是事实。

    为官者代君牧民,被尊父母官,然而又有多少人以父母之心,待治下百姓的?

    他当初正是因为看不惯京城官场,这才自请下放,到了临江,成了这临江的钉子户县令,任了两界,原本期满后该调任了,如今得了这些农具,并听说有改良粮种之法,他正想和京城家中沟通一下,在临江再待几年呢。他难道看重的只是政绩?他看重的,是能做点实事,有了政绩,高升后,加上几年经验,能改变些大夏官场。

    至少,能让上位的官员们,都能实实在在的,为百姓做点实事,能让大夏的百姓,日子过的更好些。

    不求别的,若天下百姓俱能饱腹,便是真正的天下盛世了。

    能让百姓饱腹的大夏,才是能传承万载的真正帝国!

    李行简默了默,才点头道:“多少大夏官员,竟不如一乡间女童。实令我辈汗颜。然,做一点是一点吧。做,总比不做要强。寻儿,我且问你,那改良粮种之事,可有可行之法?”

    七寻点头:“我从古籍上看过,但成不成的,还得试一试,既然古人成功过,那就一定能做到。但改良粮种,非一日之功,失败一次,便是一季之时,运气好,兴许三五年便成,运气不好,只怕更久。但提升亩产,也并非光种良即可,还得地肥,还有合理的种植方法,也能提升粮产。倒是制作农肥,更容易些。世叔不如选些深谙农事的老农,先行推广种植经验,并制农肥,来提升亩产,我这里也有些积农肥的办法,可以写给世叔。”

    “好,好,好。”李行简连道三声好。

    这几年他虽也重农田水利,但政绩其实更多的出在商税上,虽然治下百姓日子还不错,县城一派欣欣向荣,但乡间百姓多贫苦,说是不错,也只相比他任前的日子罢了。

    难道我李行简单还能去和别人比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