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后我成了拼爹界杠把子 > 第二十一章节 做豆腐
    不过,二哥空间里没银子,七寻空间里的银子拿不出来,天上也不会掉银子,所以赚银子的事还得提起来。

    所幸现在吃的粮食是有了,穿的虽然不讲究,但也勉强过冬。

    人应该学会满足。

    哪怕她家遭了一场大火,其实日子相比族中大多数一贫如洗的人家,也要好的多。

    不说别的,只她家现在幸存的这三间房,虽是土房,但也算宽敞,比不得族中仅有的几家的青砖大瓦房,却比普通人家的屋子要好的多。

    她外祖父建房那会儿是低调了,只弄了个土房,但也是讲究居住质量的,房间阔大不说,那些土坯都是糯米桨灌出来的,论结实程度,没比青砖差多少。且屋里这火炕,除了曾叔祖家,别家就没有。

    再说吃的,二哥如今能打猎,家里至少时不时的能见着荤腥。粮食也买了些,还能保证一日三餐吃干的。族中一半人家一日两餐还是稀的呢。

    还有穿的,族中百分之九十人家,用不起蚕丝棉,稻草蒲絮的将就着,过冬简直就是遭罪,这些年还好些,往前那些年,哪年不冻死几个老人?

    帝国强盛,不代表百姓就富足。不饿死人,就是好日子了。

    七寻一边叹气,一边去菜地里掰了几片白菘菜叶子去井边洗了喂兔子。

    兔子留了一公一母两只,特地挑的白兔子。兔子繁衍的快,要不是急用钱,昨儿二哥捕的那些,她都舍不得卖,留着剪毛多好。

    不过,那些毛色不好看的,卖了也不心疼就是了。

    以后就是养兔子,她也只打算挑纯色的白兔黑兔灰兔,毛色杂的,她可不打算留。

    喂了兔子,见黄豆泡发了几个时辰,全都泡开了,便拎了豆子桶,搬来小石磨,叫了采药回来正处理草药的三姐灵素帮她磨豆子。

    等到豆子磨好,已是太阳西斜的黄昏时分,二哥和路叔刚好从县城回来。

    正好等着二哥买回来的纱布做滤豆浆的吊兜呢。

    见二哥进了院子,七寻便迎了上去:“二哥,我要的纱布买了没?”

    吊豆浆,压豆腐和千张,都需要用到呢。

    公玉昊笑道:“买了。除了米面,我还给你们又买了些细麻布和绸缎,另买三十斤蚕丝棉,做四床六斤的棉被给你们和娘入冬后用,余下的六斤给你们做棉衣,以后不愁换洗了。被面及里布也买了。”

    猴哥心还挺细,七寻惊了:“哪来的银子?卖的野鸡野兔可远不够买这么些东西吧?”

    “嘿,不是卖野鸡野兔的银子,是我在县城救了人。街面上遇着受惊的马,我从马蹄下救了个差点叫马踩踏的小娃儿,小娃儿的家人和骑马的公子为着谢我,包圆了我和路叔的野物,还另送了些银子。左右也不认识,我受了银子,便了了这份救命恩情。两相便宜。”

    他倒不是贪人家的银子,但对受了恩情且不缺银子的一方来说,用银子了结欠下的恩情,是再便宜不过的事。

    七寻看他背篓里塞的满满当当的不说,还拎着个大包裹,显见买的东西不少,便笑道:“这是收了人家多少银子,买了这么多东西?”

    “我和路叔的野物卖了四两银子,各分了二两,另骑马的公子和小娃儿家人,各酬谢了我二十两银子,加上卖野物的银子,共四十二两。我还给你们买了笔墨纸砚,共花了三十六两,还余六两银子。回头交给娘留着家用。”

    得,你可真能花钱。

    七寻表示:“四十来两银子,咱再攒点,都够起三间青砖大瓦房了。”

    公玉昊把背篓放在堂屋的地上,又进屋把包裹放到炕上,才挥手道:“我都问了路叔了,一只大虎,光虎皮就能卖上几十上百两银子,虎骨也值不少银子呢,路叔说深山里就有老虎,回头我进山打两只老虎,什么都有了。爹和大哥不在家,我总不能叫娘和你们饿着冻着。再说了,你不是说还能卖你抄的医书么?”

    又对公玉明溪道:“娘,你看看我买的东西合不合用。”

    好吧,自家这几位其实都是没过过真正的穷日子的。

    别看如今缺钱,但对钱还真不是多看重,因此都欢欢喜喜的开包裹。

    包裹里有做里衣和中衣的细麻布和绸布,有做冬衣的缎子,虽不是顶好的,但也不差了。说真的,若不是他们爹有个举人身份,这绸缎他家都不能穿。

    丝棉足够做四床厚实的棉被外加一人一身棉衣的。

    笔墨纸砚都不是便宜东西,因此买的只是平常用的。

    又因七寻抱怨如厕问题,里面还有一大包草纸。

    如今倒不是没有草纸,至少她们家之前如厕倒一直用草纸。但还真不是寻常人家用得起的。自家如今穷啊,这也是七寻要自己造纸的原因。

    至于粮食,因之前买了些,公玉昊也不愁自己赚不来银子,因此只精米和精麦面只各买了二十斤。

    他把六两银子并几十个铜子交给公玉明溪收好:“我和路叔说好了,后天进山,等打着猎物卖了,再多买些粮食回来。”

    七寻跟公玉明溪商议:“娘,能给买套木工工具不?我还想多养些兔子呢,有了工具,我好打几个兔笼子。再则,我还想把纺车做出来呢。做好纺车,我还可以再做些家具。我和哥哥姐姐还有小五每天都得读书练字,娘也要写写画画,家里如今只有外公从前用的书桌,不够用呢。桌椅板凳箱笼衣柜什么的,都得重新做。找会堂伯做,还得花银子,不合算。”

    公玉明溪被她念的头疼:“行行行,给你买。回头你二哥进城,就叫他给你捎回来。”

    公玉明溪和灵玉在屋里收拾买来的东西。公玉昊把米面拎去米缸面缸里放好。

    七寻则剪了几块纱布,洗好后系上吊架开始滤豆浆。

    公玉昊和灵素在边上帮忙。

    滤好豆浆,灵素烧火,七寻在灶台上搅拌。等煮好豆浆,点好卤水,豆浆凝固后,七寻先盛了几碗做豆腐脑,余下的才装入模框,盖上木板,又叫公玉昊搬了石板来压。

    余下的一点,她开始细心的做千张。

    千张比较费事,需要纱布一层豆脑一层叠放,然后压。压完水后,再一层一层的揭开。

    不过千张切丝后凉拌,做汤,烧肉,炒菜都很美味。

    这会儿也没什么调味料,七寻是咸党,因此豆腐脑只用热油淋了葱蒜,加点盐拌了。

    公玉明溪吃着极好,又让公玉昊给左家阿爷阿婆,还有老太爷那边的两家都各送了一瓮去。

    等豆腐做出来,姐妹几个准备晚饭,七寻自己不大会做饭,但会吃,便指挥着灵素做了个油煎豆腐,并一个平桥豆腐羹。晚饭也就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