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后我成了拼爹界杠把子 > 第二十六章节 初见红鹰卫
    三小只一脸认真问她想玩什么,充分表示出了他们身为弟弟,对自家小姐姐的尊重。

    七寻欣慰的同时,其实很想表示,姐挺大一人了,真的不需要你们陪着玩。

    但三小只看在甜美的枣子的份上,觉得必须要让小姐姐玩的尽兴。

    七寻无奈,抽了根蒲草给她们编小动物。

    三小只很高兴。

    乡下孩子没什么玩具,大人们也极少会有给娃儿们制作玩具的心情,田间地头的事情且忙不过来呢。

    七寻手巧,小动物们编的活灵活现,对三小只来说,本来他们完全是看在大甜枣的份上才给他们小寻姐面子,曲尊纡贵的陪她玩的,谁知道竟有意外惊喜。

    三个小家伙欢呼着拿着手里的草编小动物相互攀比。

    这有什么可比的?不都差不多么?

    七寻觉得自己因为不够幼稚,显得和自家弟弟们格格不入。

    因此她的眼神忍不住往两只悠然的啃草的老黄牛们身上溜。

    想骑,怎么破?

    并且此时应该有长笛。

    上辈子大概是因为她的学习能力太超人了,为了分散她的注意力,给她一个正常的童年,以使她能显得正常一些,她叔拼了命陪养她的兴趣爱好。

    结果学其它的诸如书法绘画怠拳道骑术击射都进步神速的天才神童,在音乐上表现的特别轴,什么钢琴小提琴古筝古琴这些高雅的她统统不爱,一直到最后遇上蒙族的马头琴,才表现出了符合她人设的学习天份。

    再后来,老家一位同族的太爷爷去世,老人家辈份太高,因此哪怕到她这一代时,血缘关系已经出了五服,她叔还是带着她回乡参加葬礼。

    时值仲夏,参加完葬礼后,她叔带着她在老家住了两晚,乡下人晚上喜欢在院子里纳凉,那晚月色正浓,满天繁星,她和叔叔坐在月色下听乡下的新戚们聊着乡间趣事,隐隐的,突然听到远处传来清越的竹笛声。

    高手在民间。

    那是她听过的最好的笛音。

    清远悠扬,配着满庭月色,银河星光,成了她记忆中最美的夏夜。

    后来回了京市,她便让她叔给她找了专精笛乐的民乐大师来教她,认认真真学了一年。直到那位老先生觉得她能出师。

    或许是因为爱笛,所以对于骑牛的执笛牧童,莫名有了执念。

    这大概就是她一个几乎没有童年的人对田园生活的全部想象了。

    可惜几个小家伙玩的正嗨,完全没注意动他们的小寻姐姐对两头老黄牛的渴望。

    倒是两头老黄牛被她炽热的视线烧的有点慌,哞哞叫着踱着步子,离她远了些。

    七寻看着老只老黄牛一边踱步一边远离她的样子,啧啧了两声,为了保持自己小仙女的人设,决定暂时作罢。

    当然,这只是她的自我安慰,事实是,虽然上辈子她的骑术不错,但那也只限于马,老黄牛什么的......真的有点方呢。

    也许下次她猴哥在的话,有他保护,她可以尝试尝试。

    今儿还是算了吧,要是摔下来,还不够三小只笑话的呢。

    她丢不起那人。

    看样子,和三姐学武,和猴哥学修炼的事情,必须抓紧。

    秋日晴空如洗,阳光正好,七寻盘腿靠坐着捆好的蒲草上,看着眼前的幼童嬉闹,黄牛悠然啃草,竟有了岁月静好的感觉。

    只是这岁月静好不过享受了片刻,远处便传来马蹄声。

    七寻一惊,忙起身远眺。

    在她这一世有限的几年记忆中,还从来没有在宴家村这片地界上听闻过如此密集的马蹄声。

    她忙叫过三个幼弟,把她们护到身后。

    好在他们几人所处的位置并不在通往村落的大路上,与大路还隔着一片大约二十多米的田地。

    三个小家伙看着十多骑呼啸而来,也被吓的不敢吱声。

    待那十多骑近了,七寻才发现,这些人身上的穿作也不一般,头顶黑色无翅幞帽,身着黑色长袍,背后是绣着红色展翅雄鹰。

    七寻看着呼啸而去的十多骑,安抚的摸了摸明显被吓着了三个幼弟,心里却在想着,这些人究竟是什么人?

    只是搜寻了有一下记忆,也搞不明白。

    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这些人肯定不是一般人,应该是大夏军方的人。

    她自己前世就是军人。那种特属于军人的味道,她一下子就能闻得出来。

    只是,这十多名骑士肯定不是普通的军士。那满身的血勇彪悍,真不是普通的军队能有的。更重要的是,服装太炫啊,那是普通军人能穿得起的么?

    安抚好几个小家伙,七寻才叮嘱:“我瞧着这两头牛也吃的差不多了,一会儿二哥来接我的时候,你们也先回吧,谁知道刚才那些人还回不回来,别冲撞了。”

    三个小家伙赶紧点头,小八还问:“小寻姐,刚才那些人可威风了,你知道是哪里的贵人吗?”

    七寻摇头:“姐也不知道啊。”

    小九道:“那我回去问太爷爷,太爷爷肯定知道。太爷爷什么都知道,太爷爷年轻的时候还去过盛京呢。”

    七寻亲太爷爷年轻的考中进士,在翰林院当了一辈子的小京官,因此曾叔祖父去过京城探望过兄长。

    小九这一提,七寻皱了皱眉头。

    她爹她娘都是在京城长大的,奇怪的是,她爹和她娘,从来没和她们提过京城的事。

    等回家,先问问她娘。

    如果以前是觉得他们小,因此不提的话,现在她娘也知道她们兄妹几个是什么人了,不至于再把他们当小孩子看。

    正想着呢,就见二哥快步跑了过来。

    看到七寻安然无恙的和三个小家伙在扯闲篇,大圣松了口气。

    “小寻,哥来接你回去。”

    把两捆蒲草用棍子挑好,又拎了小九和小十放到牛背上,交待三小只:“小八,你也带着小九和小十赶紧回家。”

    三小只也不敢继续放牛了,听话的随着堂兄堂姐往村里去。

    到了七寻家门前,七寻跑进院里拿了几个柿子给了三小只,等三小只高高兴兴的往村里去,七寻才和二哥回了院里。

    七寻这才问猴哥:“哥,刚才那些人你见着了?”

    若不是见着那群人,她猴哥应该不会急冲冲的跑去接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