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太宗皇帝成长计划 > 第二章 动手!
    茶楼门口,数人结伴走出。

    京兆尹洪安怡一边抬手抚须,一边轻笑着道:

    “哈哈哈,这间茶楼,茶叶、所用之水、茶具,皆是极好。日后闲暇,又多了一处好去处。我洪安怡在京师为官十数年,要不是温大人领着前来,只怕还不知要多久才能找到此地呢。”

    “是啊是啊,日后我等同僚,多来聚聚,也是不错!”

    “我简某也素来爱茶,竟也是不知道此处。还是温大人,会给自己找消遣的地方。”

    温体仁闻言,张嘴哈哈大笑,道:

    “诸位大人事务繁忙,哪里顾得上这些。也就是温某此前落魄,一事无成,这才有闲暇时光找地消遣啊!”

    众人附和着笑了起来,气氛一派和谐。

    温体仁笑容微微收敛,又瞥了一眼身后紧紧跟着的两名武者,一脸随意地指了指,询问道:

    “我这身后跟着的两位,是……”

    洪安怡像是刚刚想起一般,拍了拍脑门,拱手赔笑道:

    “嗨,差点忘记说了!这是提前离去的那位留下的。温大人好歹也是位列九卿之一,身边却无高手护卫,实在是不像话。这两人,都是六阶以上高手,虽谈不上多厉害,但也能够在危急之时,护上一护温大人啊。这也是那位,对温大人的看重之意啊!”

    温体仁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轻笑着没有说话。

    一旁的廉兴业也开口笑道:

    “呵呵呵,温大人也不要误会了,那位也是真的担心我等安全,毕竟这种事情……咳咳,您看我三人身边,都有那位派来的高手护卫呢。”

    廉兴业一边说着,一边指了指三人身后紧紧跟着的数名护卫。

    这几名护卫,脚步轻盈,双眼之中精光闪烁,周身气势凝实,明眼人一看便知是高阶武者。

    当世武风盛行,不说江湖之上了,便是文官世家,也多习武功强身。几人又都是官阶不低的大臣,身边养着几名高手护卫,倒是也不担心别人怀疑什么。

    先不说温体仁心中是如何想法,反正脸上是堆起了笑容,拱手道谢:

    “既然如此,那温某就却之不恭了!还请几位大人,代温某向那位道谢一番啊。”

    其实这几人心里都是清楚到不能再清楚了,这所谓派来的两名护卫高手,首要任务是监视几人,次要任务才是保护。

    毕竟如此大事,万一有人心中起了退意,将别人一卖,那岂不是满盘皆输?

    每个人都留着这两名高手在身边充作监视,让所有人都放心的同时,也绝了每个人心中的那一丝退意,挺好!

    洪安怡闻言,笑着摆了摆手,道:

    “何必让我等相替?数日之后,一切尘埃落定,温大人自去便是……到时候,我等只怕还需要温大人,多多照应才是啊。”

    温体仁笑着附和几句,方才拱手行礼,道:

    “既然如此,温某现在便立刻回去,为后面诸事,早做准备啊!”

    洪安怡三人闻言,拱手行礼道:

    “温大人慢走!”

    温体仁亦是躬身回礼,方才慢悠悠地坐上了马车,在两名被派来的高手护卫之下,缓缓离去。

    看着温体仁离去的车架,简侯眉头微微皱起,扭头看着身边两人,低声道:

    “这温体仁,当真能够信……”

    不等简侯说完,洪安怡当即抬手阻止了他,然后环顾四周,见无人注意,便带着两人上了自己的马车之中。

    一上马车,廉兴业也是忍不住开口,道:

    “这个温体仁虽说也是太师府出身,但此前皇帝杀鸡儆猴时,可是将朝中位高权重的太师心腹,全都交给了他判罪惩处。那时候,温体仁为了献媚,手段可是相当凌厉,不留半分情面呢!”

    “是啊,这种人,便是表面点头,还不知道心里在想着什么东西呢!”

    洪安怡闻言,亦是冷笑一声,道:

    “这件事,我自然知道。当初太师还在之时,就曾对左右说过,温体仁权欲熏心,可用不可信!”

    简侯一听,顿时一急,道:

    “既然如此,那你为何执意要拉着温体仁参与进来?实在要藏人,你京兆府大牢不也一样吗?”

    “京兆府衙门距离尚书台,隔着半个中庆城。等动手的时候,只怕还没走多远呢,尚书台那边便已经知晓了。等人手穿过半个京城,赶到尚书台,那边早已调集好禁军等着了!而他廷尉衙门,距离尚书台不过数百步。突然杀出,尚书台猝不及防,根本反应不过来。”

    说到这里,洪安怡顿了顿,又道:

    “如今尚书台重设,百官职权都被拿走大半,廷尉职权削弱尤为严重。温体仁又曾是太师府出身,皇帝必然不敢信任,不可能将他调入尚书台。而像他这样贪图权欲之人,如何能够甘心手中职权损失大半?我等找上他,这就是给了他最后的希望,他岂能不把握住?”

    洪安怡如此之言,让两人颇为认可地点了点头。

    他们三人在这个时候和慧痴勾搭上,难道会是为了替汪晓报仇?

    别闹了!人都死了,再大的恩情忠义,也总不能让他们效忠一个死人吧。

    他们心中动了异心,主要原因有二。一是真的怕萧承清算。二是手中职权被夺走大半,心中实在不甘。

    简侯沉吟片刻,点头道:

    “这倒是很有道理。”

    廉兴业亦是点头,道:

    “而且在他身边安排了护卫,就算此时温体仁有心告密,有感业寺高手在侧,也是没有办法了!”

    洪安怡笑着点头,道:

    “好了,不要多想了!如今也算是万事俱备,两位还是回去多多准备。皇帝车架,估摸着也就是这几日到。提前动手,只怕走漏风声,所以一定要在皇帝归京的那一日动手,不能太早,也不能晚了!”

    二人闻言,连连点头,道:

    “好!”

    “就这般行事!”

    -----------------------

    中庆城城门之处,十数名衙役,看押着三四十个剃着光头,烫着戒疤,带着锁铐木枷,绑得无比严实的和尚,光明正大地来到城门前。

    有做僧侣打扮的人犯事被抓,在云国其实也不算稀奇事。

    民间便经常听说,哪里那里有僧人作恶,为祸一方。

    但往往官府未曾出手,各地寺庙便已经派护教武僧出手,压送至官府。最后一经查实,便是那个山野匪徒剃光了头冒充的。

    可就算不是稀奇事,眼前这一来便是三四十个大光头的景象,着实让人有些啧啧称奇。

    城门守将目瞪口呆,一边检查着为首差役的腰牌公文,一边咂舌惊叹道:

    “这些,都是假冒的?”

    为首差役点了点头,摇头道:

    “是啊,这伙儿土匪占据了一间废弃寺庙,剃了光头伪装僧人,白日里烧香礼佛,夜里出去劫掠,竟然还真隐藏了多年。前些时候,方才露出马脚。这不,京兆府的大人们派咱们去将人带回来……”

    守将闻言,忍不住上前仔细看了两眼。

    为首差役二话不说,连忙拦住了他,提醒道:

    “唉,将军注意些!这可都是一些悍匪,身上功夫不浅的。你看着锁铐木枷,慎重到不行的样子,也知道这些人的厉害啊!”

    守将闻言,心中一跳,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旋即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忍不住轻咳一声,多打量了几眼这些人,颇以为然道:

    “嗯,一个个的,看着便是有功夫在身……咦,说起来这些土匪,胆子可真够大的!咱们云国哪地没有寺庙啊,他们就不怕哪天哪位高僧,找上他们辩经,然后露出马脚?还能够隐藏多年,也算他们有本事!”

    为首差役闻言,脸上一僵,强笑一声道:

    “这……嗯,许是这寺庙位于深山之上,少有人烟,这才没人发现吧……哈哈哈,好了,将军麻烦快一点,我还要赶回去交差呢,这一趟可是辛苦呢!”

    城门守将闻言,连忙将手中公文腰佩递了回去,拱手道:

    “哎呀,是兄弟我话多了。公文没问题,你赶紧回去交差吧!”

    差役暗松一口气,连忙拱手谢道:

    “多谢将军了!”

    城门守将毫不在意,憨笑道:

    “兄弟客气了!”

    差役不愿再多生事端,连忙领着手下并这些假僧众,快步走入城中。

    可还没等差役走上几步,城门守将突然转过头来,眉头皱起,道:

    “等等!”

    这一句话,顿时让这些差役身子齐齐一僵,手下意识地按在了腰刀刀柄之上。便是被押送的几十名僧众,浑身也是一紧。

    “兄弟,你拐错弯了!京兆府在北城,你这是朝南走啊!”

    差役头子舔了舔因紧张而有些发粘的嘴唇,眼睛一转,扭头笑道:

    “多谢兄弟提醒了!只不过这是件大案子,京兆府已然移交廷尉了。所以兄弟们这是将人送去廷尉大牢,不曾走错。”

    守将有些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道: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差役头子接着拱手,恭敬道:

    “这伙儿山匪,人数不少。我等只是第一批押送之人,之后我那些兄弟们会陆续押送犯人赶来,还请将军帮忙照应一下啊。日后有机会,兄弟我请将军喝酒!”

    守将略显憨憨地挥了挥手,大包大揽道:

    “好说,好说!”

    差役头子假笑着恭维了两句,方才转身领着人离去。

    而就在差役头子转身离去之时,刚刚还一副不是很机灵的城门守将,突然看向身旁一名士卒,微微低头,略显得意道:

    “兄弟,如何?我这装傻充愣的本事,可是一流!”

    士卒轻咳一声,道:

    “嗯,之后稍微往回收一点就更好了……咳咳,好了,我等配合无间,之后回禀督主,也不会忘了你的功劳的!”

    守将闻言,丝毫没注意他前半句话的冒犯,大喜过望道:

    “多谢东厂兄弟了!”

    在有京兆府公文批注之下,也在冯保有意无意地放水之下,三百佛门精锐,大摇大摆地走入了京城之中。

    在温体仁的示意之下,这些佛门精锐,被一股脑地关进了廷尉大牢,静静地等待着时机的到来。

    -----------------------

    尚书台中,马敏文、曲诚、冯保、郭解,萧承如今最为信重的熟人,齐齐聚集于此。

    看着手中,东厂搜集而来的情报,郭解脸上露出阴冷弑杀的笑容,冷冽道:

    “就这?当真是痴心妄想!我这就吩咐下去,让手下人连夜动手处理一下。”

    萧承不在的这段时间,众人和郭解也算是共事了一段时间,也已经很清楚他这句显得轻飘飘的“处理一下”,到底会有多么血腥。

    别以为这段时间,就只有这三个人跳出来!

    在此前城中戒严的这段时间,蠢蠢欲动的朝中官员,不下十数人。

    有的人想着萧承不一定能够回来,贪念从龙之功,四处串联,拜见在京宗室子弟的。有和佛门勾勾搭搭,一心想要找机会给感业寺送去消息的。甚至还有觉得云国社稷就此覆灭,提前准备联系夏国、黎朝两方的。

    但是这些人,此时都已经被郭解处理掉了,全家死光的那种。

    一夜过后,满府上下尽数诛杀,家主头颅被摘,只剩下一具身躯,手段残忍至极。鲜血遍地,顺着都流出了府外,这才被人发现。

    出手次数不多,但只这种血腥到令人生畏的手段,已然让粘杆处成了中庆城流传的恐怖传说,让朝野上下,闻之丧胆,畏惧不已。

    马敏文听到郭解杀气腾腾的话语,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出言阻止道:

    “此等手段,先前局势危急,可震慑暗中有异心之人,用便用了。但如此恐怖,引得京中人心惶惶的手段,必然不可多用。否则百官生畏,民间恐惧,朝野离心!”

    郭解也是皱起眉,看着马敏文,轻哼一声,道:

    “陛下此前离京之时便说过,值此时节,若有异心者,不需留情的!”

    “可是今时不同往日,局势早已明晰,陛下更是即将归京,这些人本就是秋后蚂蚱,蹦跶不了几日了,何苦用这种手段?”马敏文辩驳道。

    马敏文身为朝臣,对于郭解这种超脱于现有秩序之上,不经过律法定罪,便动辄灭人全家的手段,天生就有些抗拒。

    而郭解手下的尚虞备用处,是护卫皇权,为皇帝做阴暗之事的特务机构。若是此事不表态,还有什么存在的必要?

    二人之间并没有什么矛盾,当初汪晓势力仍在之时,两人相处还算愉快。非要说二人为何而争论的话,也只是立场不同,天然对立而已。

    见二人隐隐之间有针锋相对之意,一旁的冯保心中暗自庆幸。

    自己一心要将粘杆处交出去的想法,果然没错。

    冯保突然轻咳一声,开口道:

    “陛下倒是有密旨传来,先且放任他们暗中谋划。感业寺那边,陛下需要动手的借口,绝不可惊扰了他们。”

    萧承亲自出征,解秀山郡之围,收服边军,领兵奔袭夏国腹地,又拿下夏国西南门户三平关。

    种种事迹,被市井之间的小说家门人添油加醋,四处宣传。如今萧承在民间声望,已是日渐高涨。

    但佛门那边,毕竟根植云国数百年,民间威望极高,根深蒂固,若是毫无缘由下手,必定有所反噬。

    所以在知道慧痴跳出来找事,主动将把柄送上来之后,萧承是乐得没边儿了,连忙传旨,不需冯保他们打草惊蛇。

    听到冯保说完,马敏文、郭解二人当即住嘴,不再争论。

    曲诚则是轻咳一声,道:

    “既然如此,派人盯着就是了。陛下仪驾今日已过善阐府,不过两日,便要归京。诸多例如迎驾、祭祀、封赏有功之臣这些事情,还需尽早谋划准备。”

    众人闻言,齐齐点头,道:

    “是要提前准备了!”

    ------------------------

    “哒哒哒”急促马蹄之声,从城门处传来。

    只见数名身着甲胄的骑士,疾驰跑入城中。为首士兵,手持金色龙旗,随风翻飞,猎猎作响。

    这几名骑兵,口中更是齐声高呼,道:

    “捷报!捷报!陛下御驾亲征,击退黎朝十万大军,领边军攻陷夏国雄关,得胜还朝!”

    “圣驾已至京师八十里开外,百官速迎!”

    夏国乃是公认的天下强国,虽没了当年强盛,但底蕴尤在。

    黎朝屡战屡败,那也是近十年才有的事情,往前推上十几年,那也曾有过欺负得云国找不着北的时候。

    两国齐齐攻打,又兼朝廷动荡,边军还不听号令,似有要谋反的意图。云国社稷颠覆,便在眼前。

    如此危急时刻,便是此前京中流传着诸多前线得胜的传言,也还是有些百姓,认为是谣言罢了,满心沮丧。

    而此时,报捷骑兵手举龙旗,齐声高呼,让那些不再相信的百姓,也开始相信前线是真的大胜了一场。

    顿时之间,原本还算平静的中庆城,彻底引燃。

    百姓欢呼庆贺之声,响彻整个中庆城,让整个云国京师,变作热闹沸腾的海洋。

    洪安怡身坐京兆府大堂之中,听着城中响彻的欢呼之声,心中猛地一跳。

    错了,错了,竟然低估了皇帝亲征得胜之后暴涨的威望。就该冒着风险提前动手,断绝皇帝得胜归来的消息……

    “动手吧!”洪安怡身后,一道声音响起。

    洪安怡背后发凉,也知道自己再无退路,只得一咬牙,颤颤道:

    “好!动、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