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龙婿李长安李一诺笔趣阁 > 第0008章 师兄弟
    院内。

    树叶凋敝,百花凋零。

    只有正中央摆放着一个巨大的丹炉,可已经被灰尘掩盖。

    进门之后,左右两边是两排砖瓦屋。

    声音从左边传来。

    刚只传出一声,然后就没了声音。

    李长安最讨厌装神弄鬼的人,所以直接冲着屋内走去。

    门开着,只有半条破布门帘阻挡。

    嘭!

    李长安没有看清黑漆漆的屋内有什么,刚走进去,就直接撞到了一个身影。

    “妈的,哪里来的小兔崽子,撞着老子了!”

    李长安只感觉到一股巨力袭来,紧接着自己直接被撞飞了出来。

    落地。

    连退好几步。

    勉强稳住身体!

    李长安抬头,看到的是一个侏儒老头。

    只有自己一半高,但油光满面,脸色极佳。

    看不出年岁。

    “妈的臭小子,就你还旧人?毛都没长齐,滚滚滚,撞死老子了!”

    小老头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喊道。

    谁撞谁?

    要不是自己有点功夫,这下早摔出个狗吃屎了!

    小老头老脸不要啊!

    “前辈,你可有点欺负人了,我家老头子,让我来找你。”

    李长安知道自己打不过这小老头,忍下脾气,说道。

    “你家老头子又是哪个孙子?”

    小老头骂骂咧咧的说道。

    “不二老鬼。”

    话音刚落,小老头纵身而起,冲自己袭来。

    一拳轰出。

    这架势,丝毫没有要给李长安面子的感觉。

    “日!”

    李长安大惊,他开始后悔了,老头子这怕不是把自己送到仇人面前来了吧!

    以他的尿性,也不是做不出来这种事!

    李长安没有跑,一掌拍出,速度看起来不快,绵软无力一般。

    柔劲。

    以柔克刚!

    嘭!

    李长安再次倒飞出去,这一次,他直接撞到了后方的墙上。

    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

    柔尼玛!

    差点嗝屁!

    李长安来了脾气,深提一口气,就要冲出去和这老小子拼命。

    “哦,原来是师兄的人,不打了不打了。”

    李长安都冲到一半了,全身力气蓄势待发,谁知道这老小子竟然一脸恍然大悟之相,如此说道。

    李长安感觉一口老血都要喷出来了。

    尼玛这老头也太不要脸了吧?

    “前辈!您是不是!有点不要脸了?!”

    李长安咬牙说道。

    “臭小子怎么跟我说话呢!你不是不二老鬼的徒弟吗?论起来,得叫我师叔!来,乖乖,给师叔我磕几个响头!让爷乐呵乐呵!”

    小老头笑着说道。

    “去你的吧!我又不是不二老鬼的徒弟,也就跟你没屁大点关系!”

    李长安头一次被人气成这样,也不顾什么尊老爱幼了,直接喊了出来。

    “哦?”

    小老头这次倒有些意外,他跨出两步,来到李长安面前,一把拉过李长安的手,然后开始为他诊脉。

    李长安想要挣脱,可发现自己就像是被铁钳牢牢钳住一样。

    “果真如此,不二老鬼果然没骗我!”

    小老头脸色变换,好一会之后,才放开手,惊叹道。

    “不二老鬼叫我来做什么?”

    李长安开口问道。

    他虽然知道要来这里,但见什么人,做什么事情,全然不知。

    “不知道做什么你就来了?小子,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小老头恢复了刚才那副键盘侠的德行,抓住每一次机会狂喷。

    “老头,要不是我打不过你,我非揍你!”

    李长安愤愤道。

    “行了,小子,跟你开个玩笑而已,他让你来,不过是想要让我告诉你你最想知道的事情罢了。”

    小老头撇嘴,一副“你行吗”的样子,但他也没有太在意,开始严肃了起来。

    “我最想知道的事情?”

    李长安愣了一下,不太明白什么意思。

    二人沉默。

    风又起,树叶飘散满地。

    “我爹妈?”

    许久之后,李长安终于说了出来。

    自从懂事起,李长安就跟随那个糟老头子在大山中生活,对于自己的身世,来历,一概不知!

    直到懂事,下山到过几次小村子之后,他才知道,人是有父母的!

    但他每次向不二老鬼问起这件事情,老头子从来都只是摇摇头,只有一句“还不到时候”。

    李长安只好等。

    这一等,就是二十年。

    如今,终于能知道了吗?

    李长安心中有些忐忑不安。

    “嗯,他们死了。”

    小老头点点头,总算没让李长安失望,但是结果,却是更大的不如意。

    “怎么死的?”

    李长安声音有些冷了下来,说实话,他对素未谋面的二人,并没有什么感情,但这二十多年的盼头,却顷刻消失。

    他不难过,却很生气。

    非常生气。

    “不知道,没调查出来,当年师兄让我将天清观迁到这青云市来,就是为了调查这件事情,前后十几年过去了,都没调查出什么来。”

    小老头脸色微微和蔼一些,说道。

    “多谢,告辞。”

    李长安点头,转身就要离去。

    “但是——有些头绪,可能过段时间就有线索了。”

    “哦。”

    “你知不知道自己活不久了?”

    “知道。”

    “咦,心态不错!挺好,这样吧,给我三个月时间,我给你关于你父母的线索,如何?”

    “那就谢谢前辈了。”

    李长安转身,深深鞠了一躬。

    “不用谢,不过你得自求多福了,我家那小子挺记仇,估计现在正在堵着你呢。”

    小老头透过破门,看到远处自家那个淘气鬼带着一群人向这边气势汹汹的走来,他“善意”的提醒。

    “揍他没事吧?”

    “没事!尽管揍!”

    “好。”

    李长安走了出去。

    小老头搬来了木凳,坐在门边,一脸激动。

    多少次,自己想要揍臭小子,可就是舍不得下手!

    不知道师兄选中的人,有没有这个本事!

    “师兄啊,你可真是够执着的,你为什么就是不信,这种人,活不久的!毕竟那只是存在于古书之中啊!”

    小老头眯着眼,自言自语。

    另一边,战斗开始。

    偷钱小子嚎叫着率先冲来。

    “对,小子,就是干!对,拿板砖往头上敲!不行啊!准头差点!撩阴脚!嘶~这要是踢中了,还不得疼死?笨蛋!不靠着你的灵活,非要跟人正面刚!傻!”

    将近半个小时。

    李长安从街头打到街尾。

    等他出来的时候,衣服已经破碎不堪了。

    他嘴角已经出血了。

    但他却笑了。

    这一架,舒服!痛快!

    另一边,天清观。

    “哇!!!老头子,我被揍了!妈的,这小子揍我倆熊猫眼!你要帮我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