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龙婿李长安李一诺笔趣阁 > 第0026章 你来一下我房间
    李长安终于明白为什么李一诺会是这个样子了,特别是见到自己一阵猛如虎的操作之后,更生气了。

    换做自己,也生气啊!

    出了机场,外面已经停好了加长的豪车,可李长安一点都没觉得旁边人羡慕的目光让他有多骄傲。

    唉……有钱人的苦恼,你们想象不到!

    上车后,气氛一度尴尬到结冰,李一诺依旧一句话不说,李长安也沉默了,不敢张嘴,只有慕容乐珍,一边关心一诺俩兄妹,一边询问李长安的情况。

    李长安每次都回应,但却没了之前那撩妹时的激情。

    “唉,一诺,最近你父亲身体不太好,一直没时间照顾你们,这才特意让我先回来。你知道我听说昨天发生的事,真的吓坏了,万幸万幸,没事就好啊。”

    慕容乐珍说着说着,眼眶红了,泪水也滴答滴答落下来,情真意切,李长安也忍不住叹了口气。

    后妈也真是难当啊,他甚至都有些同情这个女人。

    “不用你假好心。”

    李一诺没有任何反应,冷冰冰的回应。

    李长安也不知道人家家里的情况,只能是“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内心默念:我听不到我听不到我听不到……

    终于,煎熬的时光过去,他们回来了!

    刚停车,李一诺就啪的一下关了车门,然后径直开了另一辆车,离开了庄园。

    只留下站在原地的李长安瑟瑟发抖。

    “愣着干嘛?进去啊?一诺这孩子就是爱玩,没办法,年轻人嘛。”

    慕容乐珍笑道,率先走了进去。

    李长安也不想继续待下去,可奈何那丫头现在估计还生着自己的气,根本不会理睬自己,算了,只能找大舅哥去了!

    可让他绝望的是,进去找了一圈,李严秦根本不在!许慕寒也离开了。

    他打电话询问了一下,李严秦说有要事,有关许半青的问题,晚上才回来。

    “不行,我也走!”

    李长安觉得此地不能久留,想要溜之大吉。

    “长安,你来一下我房间。”

    就在李长安要离开的时候,二楼传来了慕容乐珍的声音。

    “好的……”

    李长安硬着头皮来到了二楼,然后敲了敲门。

    “门没关,进来就行。”

    这话怎么那么有歧义啊?再加上慕容乐珍这姐姐……不对,阿姨的声音天然苏苏柔柔的,李长安真感觉这不对劲啊!

    但他还是走了进去。

    打开门的一瞬间,他就想跑出去了。

    因为慕容乐珍此刻只穿了一件薄薄的丝质睡衣,后面的拉链还是开着的。

    “来,帮我一下,拉链卡住了。”

    慕容乐珍背对着李长安,说道。

    “那个,我去叫一下李姐,您稍等。”李长安说着,就要退出去。

    “没事,帮我拉上就行,怎么,你一个大男人,害怕我吃了你不成?”慕容乐珍笑了起来,这一笑,后背大片的雪白肌肤也跟着轻轻晃动。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李长安觉得自己肯定是被老头子教坏了,就不能大晚上跟一群村里小屁孩趴寡妇家窗户!

    嗯,就是老头子的错!

    这么想着,李长安走了进来,他把门全都敞开,让自己显得正义凛然一些。

    来到床边,他轻轻伸手,想要帮忙拉上拉链。

    手抖了起来。

    李长安,你真不争气,瞧你这点出息??

    一狠心,李长安用力一拉。

    拉链断了……

    只见原本薄薄的睡衣直接滑落了一半。

    慕容乐珍一声轻呼,连忙扯住自己的衣服,李长安忙转过头,连说:“慕容阿姨,我不是故意的!”

    “没事没事,好久没回来,这拉链估计坏了,我去换一件。”

    “我先下去了。”

    “不用,在这坐会吧,我马上就好,一会和你谈谈你和一诺的事。”

    李长安刚要走,可是一听“长辈”要和自己谈心,他只能硬着头皮停下来。

    但他依旧保持原来姿势,身体冲着门口,目光坚定不移。

    背后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好一会之后,终于停了下来。

    “好啦!诶?你傻站那干嘛?怎么,你就这么怕我?还是我长得就这么难看啊?”

    慕容乐珍的声音传来。

    李长安这才敢动身,回头发现这阿姨已经换好了正常的衣服,这才松了一口气,连忙说道:

    “怎么可能!谁说阿姨你难看我跟谁急!我就没见过您这么好看的!”

    “小嘴抹了蜜,来,喝口水,看把你吓得,我叫你进来,就是想问一下你和一诺的事情。”

    慕容乐珍轻轻一笑,亲自给李长安倒了杯水,然后说道。

    “我们……的事?”

    李长安接过来,喝了两大口,这才恢复了正常。

    “对,说实话,当我听老李说这事的时候,我很生气,一诺这孩子这么好,怎么就说嫁人就嫁人?还是来路不明,不知底细的,我这么说你别生气啊。”

    “哪能啊,换我我也觉得不靠谱,说实话,我一开始也不信,还以为我家那老头子逗我玩呢。”

    “哈哈哈,你理解就好,本来呢,我这次回来就是要把这亲事给否决了,可是直到昨天,我听说你们出事了……唉,不说了,我知道事情原委了,你救了兄妹二人,就是我李家的恩人!”

    慕容乐珍语气坚定的说道。

    现在的她和之前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仿佛能让人随着她的情绪而改变,而且奇怪的是,李长安就是觉得她说的对!

    “没,什么恩人不恩人的。”

    李长安害羞的说道。

    “我现在想呢,给你一个机会,年轻人这不都讲究自由恋爱?所以如果一诺最后也喜欢你,那我肯定支持!不拦着你们,不过你也不能这么闲着,去承天集团上班吧。”

    “我明白您意思。”

    李长安不是傻子,知道这是一个考验,但他不知道这是慕容乐珍的意思还是李承天的意思。

    “我希望你能明白我们当家长的苦心啊,唉这孩子,就不喜欢跟我说话,你有时间还要多帮我劝劝她。”

    “那是肯定!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出去了”

    李长安点了点头,迫切想要离开这里。

    “去吧,你这孩子,以前追我的人都排着队,但是你居然这么怕我,唉,人老了啊。”

    慕容乐珍笑骂道。

    李长安逃似的跑出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