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龙婿李长安李一诺笔趣阁 > 第0036章 幕后真凶?
    敲门声不小,再装下去就没什么意思了,李长安只能装作刚睡醒的样子,说道:“您稍等!”

    李长安把床弄得乱了一些,然后走到门边,打开灯,带开门。

    果然,自己的小丈母娘正站在门口,不,应该说是靠在门口,她满脸透红,身体微微摇晃,身上散发着浓郁的酒气。

    喝大了?

    喝大了回去睡觉啊,敲我门干什么?

    姐姐...不是,阿姨!我的丈母娘啊!你这又要闹哪一出,我的小心脏真是受不了啊!

    不管李长安心中有多少无奈,他也只能笑着说道:“慕容姨...您喝醉了吧,我送您回去休息一下。”

    “我没事,这点酒,小意思!走,进去说,我找你有点事!今晚刚问出来的!”

    说着,慕容乐珍就拉着李长安走了进来,让李长安害怕的是,这阿姨竟然还一脚将房门给重重的关上了。

    这...李长安推开慕容乐珍的手,想要去把房门打开。

    这样他感觉自己的心里还能踏实一些!

    “关着吧,我要和你说的事情很重要!帮我倒杯水来。”

    慕容乐珍一下就坐在了李长安的床上,双脚踢掉高跟鞋,然后斜靠在床边。

    最让人受不了的是她的眼神还直勾勾的看着李长安。

    “好,好,您稍等。”

    李长安赶忙去倒了一杯水,递了过去。

    慕容乐珍喝了一大口,还不小心撒出来一些,胸口的衣服有些湿了。

    “前几天的事情,你知不知道,哦对你知道,可是真正的幕后凶手,你肯定不知道吧!”

    慕容乐珍深呼吸了一下,然后说道。

    “幕后凶手?不是许家的许半青吗?”李长安小心翼翼的拿过来水杯,然后靠在远处的沙发上,保持安全的距离。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还是要安全一些的好。

    “林恭。”

    慕容乐珍似乎恢复了清醒一样,她冷笑着说道。

    “谁?林恭?您是说恭叔?”

    “嗯,表面上是许半青干的这一切,但其实就是林恭幕后主使,他一方面许诺许半青将一诺嫁给他,另一方面派人在国外暗害老头子,好狠的算计!”

    慕容乐珍眼睛微微眯起,她的声音很低,但是却让李长安的心里出现巨变。

    李严秦说过,这老头是李承天的左膀右臂,跟了他好几十年,现在怎么说背叛就背叛了呢?

    他不明白,也不想明白。

    城市套路深,我要回农村啊!

    “您是怎么调查出来的?听别人说的吗?毕竟这不是什么小事情,万一冤枉了他?”

    李长安感觉不太对劲,你慕容乐珍知道这些消息跟我说什么?我才来你们李家几天?

    李严秦说相信我倒还说得过去,毕竟已经是过命的交情,可你?一个后妈,还“撩拨”我!嗯...虽说可能是自己思想有些不太纯洁,这个暂且不提。

    怎么说都不至于和自己说如此重要的事吧。

    就在李长安思考着的时候,突然就看到慕容乐珍眼眶红了,她开始低声啜泣,一边哭一边说:“我容易吗?年纪轻轻嫁给老头子,外面那么多人议论我是一个狐狸精!严秦一诺也不喜欢我,这些我忍了,毕竟他们是我的孩子,可是外面那些人,你知道他们都在背后怎么说我吗?”

    如泣如诉,每一个字都像是有魔力一样,打在李长安的心头上。

    李长安甚至为自己刚才的想法而愧疚。

    是啊,这么一个女人,多难啊!

    他并没有发现的是,这种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每次在慕容乐珍哭的时候,他都不自觉的想要去帮助她,关心她,甚至有一股冲动,要帮她做任何自己能做的事情!

    “阿姨,你别哭了,哎呦,你这个样子别人知道了还以为我欺负你了呢,别哭了...”

    李长安站起来,却不敢上前,劝慰道。

    “你个小坏蛋,还能欺负我?”

    慕容乐珍一边擦着眼泪,一边破涕为笑的说道,还不忘白了李长安一眼。

    一眼,就让李长安感觉心头痒痒。

    真是一个妖孽!

    “不敢不敢,我哪敢。”

    “过来,帮我揉揉肩膀,今晚喝了不少的酒,坐的我肩膀都酸了。”

    李长安知道自己不该上前,可是经过刚才那一阵,他就像是着魔了一样,不自觉的上前,来到慕容乐珍的身边,然后伸出手,放到她的肩膀上,开始帮她按摩。

    “嗯,舒服,再用点力气,不错...嗯~”

    慕容乐珍闭上眼睛,身体轻轻随着李长安的力气晃动,她的声音也不自觉的加大。

    李长安并没有注意到的是,门外面,保姆赵姨恰巧经过,听到了这一幕。

    “阿姨,这力气还行吗?”

    “嗯~就这样,长安~再用点力气~嗯...”

    赵姨愣了一下,拿出手机,打开了录音功能。

    她捂住嘴巴,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二人的“声音”持续了不短的时间,赵姨录完之后,小心翼翼的走了下去。

    好一会之后,慕容乐珍慢慢没了声音,她睡了过去。

    李长安将其轻轻放倒在床上,不敢去看她有些不整的衣服,迅速的将被子给其盖好。

    这找谁说理去?看着这个对自己毫无防备,大大咧咧熟睡的女人,李长安叹了一口气。

    关灯,离开,关上门。

    李长安索性来到一楼,躺在大厅沙发上,准备在这里凑合一宿。

    “赵姨,您还没睡呢?”

    李长安正巧碰到刚要出门的赵姨。

    “没!没...这就去睡。”

    赵姨吓了一跳,连忙摇了摇头,然后低着头一路小跑着离开。

    李长安没在意,躺在沙发上,思考着刚才的事情。

    他不是吃惊于林恭是幕后黑手,而是震惊自己怪异的举动。

    “我是有点不正人君子,可也不至于这么...那可是我老岳父的女人啊!不对,肯定不对!”

    李长安仔细思考,越想越不对劲。刚才那样子,可不是自己平时的作风。

    突然,李长安灵光一闪,他想到了小时候老头子曾经在自己刚成年之时说过的一件事!

    这世界上,有些人天生媚骨,一颦一笑皆能让男人为之痴狂,这种女人本就万里无一,遇到一个,都是祸国殃民的主。

    “若是遇到这种女人,说明你走运了,嘿嘿,她们可是很厉害的,保证玩的你团团转!但说实话也就那样,等你时间长了也就有自制力了,老头子我就遇到过不少,但都入不了我的法眼!”

    “老头,你就吹吧!”

    “嘿嘿!不是我吹,当年我真遇到一个生媚骨修媚术的女人,那才是...我都沦陷了!当年,因为她,老子几乎惹了半个江湖!唉!英雄难过女人关啊!”

    "我才不信!""嘿嘿,但愿你遇不到啊!"李长安想着想着,就进入了梦乡,梦里,他还能看到慕容乐珍的一颦一笑,勾魂摄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