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龙婿李长安李一诺笔趣阁 > 第0050章 拆迁?
    李长安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反应了过来。

    夏婉君估计是要和自己,哦不是,是和“深山里的小一休”借钱吧。

    深山里的小一休:嗯嗯,在。

    小碗儿:老板...有件事情...深山里的小一休:嗯你说小碗儿:算了...老板,晚上记得看我直播呀~发完这一句,夏婉君就没有继续给自己发消息了。

    李长安摇了摇头,也没有再回话。

    她如果真向自己借钱,李长安估计也不会借给她,毕竟刚认识一天。

    昨晚帮她打赏了五万让她休息,已经超出一个合租室友该做的事情范围了。

    “唉,没啥事,去天清观逛逛吧。”

    李长安闲了一上午,觉得浑身难受。

    在青云市,除了李家,他也就认识天清观的那二位了。

    真论起来,那才是自己更亲近的人。

    出门,打车,直奔天清街。

    正值正午,李长安提前下车,在路边买了一堆饭菜,还有酒,准备这一次换个策略!

    硬来,是肯定打不过那侏儒小老头的,所以,得来点别的办法!

    给你灌醉!

    然后套出来有关自己父母的线索。

    可是当他走到天清街不远处的时候,就看到一堆人围在那里。

    里三层外三层的。

    好不热闹。

    怎么回事?

    心中想着,李长安快走了两步。

    然后发现这里不仅仅有非常多围观的人,还有一些重型的机器!

    “老哥,能问一下前面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李长安找了一个围观的大哥,开口问道。

    “听说是天清街要拆迁了,可是天清街里面的居民们不让,现在双方对峙上了。”

    这大哥简单的说了一下。

    “拆迁?为什么?”

    李长安疑惑。

    “明面上说是天清街影响市容,太过混乱,其实就是被有钱人买下,要开发成楼盘,赚钱呗!”

    大哥了解的还挺多,跟李长安侃侃而谈。

    “这样啊,谢谢您!那我得去管管了。”

    李长安说着,从人群中挤了进去。

    “管管?现在的年轻人是真能吹牛X啊,说管就管,难道不知道人家开发商背后是什么人嘛?唉,年轻!”

    大哥摇了摇头,一看手表,一声“卧槽晚点了,还得接孩子呢!”一溜烟跑走了。

    李长安幸好是练了点功夫的,不然还真是挤不进来!这里人实在是太多。

    终于,他用尽浑身解数挤到了前面,眼前的画面,和刚才那老哥描述的也差不多。

    只见众人分成了两波,一方是要拆迁的开发商,为首的几个人西装革履,后面则都是一群穿着同一款式衣服的农工们。

    他们手里都拿着各种各样的“武器”,锤子,铁锨,样式倒挺齐全。

    最唬人还是那两辆大挖掘机!

    反观另一方,人更多,但都是赤手空拳的,站在最前面的,正是那个侏儒小老头!

    嘿!

    你还别说,这小老头站在最前面。

    最起码气势上,是输的死死地!

    “不知道的还以为找出来个残疾人耍无赖呢!”

    李长安暗暗想道。

    “老道士,你们就别在这里挡着了,现在天清街,已经属于我们夜之阁房地产公司了!你再阻拦我们,就是违法!你懂吗?”

    拆迁队伍这边,为首的是一个梳着中分的中年人,带着墨镜,看起来就一副欠揍的样子。

    “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是怎么弄来的这地方,这天清街是文化古街,不能拆!”

    小老头别看个头小,但是中气十足,丝毫不怕!

    “文化古街?屁!整个青云市谁不知道,最乱的就是你们天清街,看看你们的样子,一群流氓,要饭的!狗屁文化街!”

    说话的人名叫周虎,就是这次开发的总负责人!

    这是他经手的第一个项目。

    新官上任三把火!

    这不,他亲自带人,开着挖掘机就冲来了!

    之前也不是没来过,可都被天清街的人给赶走了。

    这一次,说什么也要给他办了!

    一旁的李长安听到,愣了一下,自言自语:“夜之阁?夜阁?有什么关系吗?”

    “我说了不行就是不行,你们要拆,就先从我们身上跨过去!”

    侏儒老头继续说道。

    “妈的,老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能打,好!我倒是要看看,你能打几个!兄弟们,抄家伙!”

    周虎也来了脾气,他都已经下了“军令状”了,今天必须把这些“刁民”给搞定!

    后面的人群走上前来,蓄势待发。

    只不过最唬人的还是那两辆挖掘机,只见它们发出轰隆轰隆的声音,慢慢开了过来。

    与人斗,侏儒小老头是厉害!

    可是和这两个铁皮大怪物斗,那就有些玄乎了!

    李长安都觉得这实在是太不公平了。

    见双方情况不妙,李长安直接冲了出来,快速的跑到了两伙人的中间。

    “慢慢慢!诸位,有话好好说!”

    李长安笑着说道。

    “你小子怎么来了?”

    “你又是什么人!滚开!”

    侏儒老头和周虎同时开口。

    李长安冲小老头眨了眨眼睛,然后转过身来对周虎说道:“这位兄弟,我问一个问题,你刚说你们是夜之阁啥啥啥来着?”

    李长安要先确定一件事情,然后再赌一把。

    “哪里来的神经病,快滚开!”

    周虎已经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摧毁这条街道了。

    “唉,我好人不跟狗一般见识,我就问你一句,你们身后的大老板是不是夜阁的人!”

    李长安就烦这种没有素质的人,他懒得客气,直接追根问底。

    “呦呵,小子还知道的挺多,怎么,你是哪位大少爷?”

    周虎一愣,重新打量了一下这个小子,居然知道夜阁?

    “不是。”

    李长安摇了摇头,真诚的说道。

    “那你费什么话!今天老子把话撂这儿,甭管你是谁,就是哪个集团的大少爷,也别想阻止我们!既然知道夜阁,就老老实实滚一边去!”

    周虎冷笑道。

    也确实,在青云市,他们夜阁的人,还真不怕什么大少爷大小姐的。

    这就是底气!

    “那就好那就好,你别急哈,我打个电话。”

    李长安松了一口气,然后拿出手机,就自顾自的打了出去。

    看这小子根本就没有把自己放在眼中的样子,周虎就气不打一处来。

    “喂?你好!我是...我是那个李长安,你还记得我吗?嘿嘿,对对对!就是那个臭流氓,我问一件事哈!”

    更让周虎忍不了的是,这小子打出去电话之后,一脸贱兮兮的样子,再加上说的这些话,让他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

    这不就是一个神经病吗?

    亏得自己还以为这是个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