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龙婿李长安李一诺笔趣阁 > 第0056章 快上车!(四更,求支持~)
    慕容乐珍做梦都没想到,自己居然在最引以为豪的媚术上。

    失败了。

    她是个厉害的女人,野心之大,无法言说。

    可对付李长安,却一而再再而三的失败。

    “你到底是什么人?”

    李长安此刻状态并不好,和这个女人在一起,比和别人连续大战几场。

    都要累!

    而且战场,是自己的身体!

    他感觉体内有一股奇特的力量,在不断翻涌。

    虽然没有接触过,但李长安知道,若真是被这股力量控制。

    那他真就着了慕容乐珍的道了!

    所以,他拼命抵抗着!

    两个人的“战斗”非常奇怪。

    不打不闹,就是两个奇怪的气流对战,但却凶险万分。

    整整一夜!

    在李长安最后终于要撑不住的时候,他的腹部丹田处。

    出现了一股莫名的热流。

    炽热无比!

    不仅将慕容乐珍的气全部驱散,就连李长安自身都受到了灼伤。

    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可不管怎么说,总算是捡回了一条命!

    这是李长安第一次参与这种战斗!

    “我?我倒想问问你!到底什么来头?什么时候见过李承天!”

    慕容乐珍同样震惊,她震惊的是李长安体内的那股热流!

    李长安看她句句不离李承天的样子,心中有了一些猜测。

    他缓缓站起身来,想要离开这里。

    这女人肯定是留有后手的!

    “想走?你做梦!我算是明白了,原来你就是李承天的秘密!”

    慕容乐珍想要强行提起一口气,拦住李长安。

    但是起身刚到一半,她直接喷出一口鲜血!

    李长安现在可以带走这个女人,但他不敢冒险。

    自己身体的情况远比想象中的还要差!

    所以,保险最重要!

    “慕容阿姨,我们后会有期!”

    李长安说了一声,然后直接冲出窗外。

    现在从城堡内走,那岂不是找死?

    在空中画出一道弧线,李长安终于逃到了外面,不过事情果然不出他所料。

    原本空空荡荡的城堡,下一刻突然出现了无数道灯光,全都照向了他。

    数不清的人从四面八方冲出来,直奔李长安而来。

    “抓住他!!”

    李长安见势不妙,也顾不上辨认方向,撒丫子就跑。

    “妈的,幸好没带着那女人!”

    李长安一边强行咽下一口已经到嗓子眼的鲜血,一边狂奔。

    那女人对自己造成的伤害早已经消失,但现在自己体内出现了一股可怕的气流。

    正在毫无顾忌的冲击着自己!

    有些跑到李长安前面准备拦截的人,刚冲到近前,就感觉到一阵高温袭来。

    嘭!

    嘭!

    李长安靠着蛮力撞开二人!

    这两个人直接被撞出去不说,他们与李长安接触的位置,竟然出现了烫伤的痕迹!

    “别靠近他!这小子怪得很!用麻醉针!”

    有人大声喊道。

    原本寂静的庄园,此刻,热闹无比!

    李长安本就状态不好,一夜未睡,和慕容乐珍“战斗”了一晚上不说,体内又莫名出现了一股奇怪的气流。

    现在的他真的是精疲力竭了!

    用尽最后的力量纵身一跃,李长安跳出了庄园的围墙。

    “妈的,这小子怎么跳这么高?这得有两米了吧?”

    “这就是一个怪物!!”

    “继续追!他中了好几枪麻醉针,一定跑不远!”

    追踪的人气急败坏。

    如这些人所料,李长安此刻踉踉跄跄的冲到最近的马路上,想要拦下来一辆车。

    可是这荒郊野外的,哪有...诶?

    还别说,不远处真的冲过来一辆车。

    一辆十分破旧,一路冒着黑烟,跑起来还一颠一颠的小轿车。

    李长安也顾不了那么多了,直接冲了过去。

    “您好!请带我离开这...师叔???”

    李长安强忍着猛烈袭来的昏迷感,靠近过去。

    可是他第一眼,发现这车上哪有人?

    见鬼了?

    这车在自己开?

    还是说自己此刻的情况并不是很好,出现了幻觉?

    但是当这车停下之后,他才发现。

    原来是师叔在开车!

    妈的!

    这也太矮了!

    坐在里面就跟没有人一样!

    “快上车!”

    侏儒师叔带着一副墨镜,叼着一根不知道哪里弄来的野草,一副拽拽的样子说道。

    “你...搞我!”

    李长安打开车门,整个人扑到了后排车座上,说出这么一句话之后,他就直接昏迷了过去。

    “臭小子,不错!逃出来了!嘿嘿,不枉老头子我把我的小宝贝给开出来了!”

    侏儒师叔哈哈一笑,然后一脚油门踩了下去。

    轰鸣声大响,汽车屁颠屁颠的冲了出去。

    不得不说。

    这辆车和侏儒师叔一样,十分的有脾气!

    半小时之后,刚开进市区,侏儒师叔就被拦了下来。

    “停车,熄火,驾驶证,行驶证,身份证!大爷!你吓死我了!大老远我还以为这车自己在跑呢!”

    “嘿嘿,小哥,多见谅,我这不是长得矮嘛,我这已经是极限了,我下面还坐着个小板凳呢!”

    侏儒师叔哈哈大笑,将自己的证件全都交了出去。

    “行,大爷,以后注意啊!你这车,也该换换了!”

    “嗯嗯!这不是儿子喝大了,我迫不得已才开车,以后我不开!”

    侏儒师叔别看平时大隐隐于市,可是该有的东西,一个不少!

    有惊无险,侏儒师叔带着李长安,回到了天清观。

    “师父,你这车咋冒烟了?”

    天清观内,小鬼头看着冒着烟的轿车,吃惊的问道。

    “又不是一次两次了。”

    “不是不是!不是黑烟,你快看!”

    “卧槽,这小子身体出问题了!快,抬他出来!”

    二人这才发现,后排座位上的李长安,状况不妙!

    “烫死我了!不行!他的身体太热了!”

    小鬼头打开车门,刚伸出手,直接抽了回来。

    侏儒师叔一皱眉,双袖一挥,缠绕几圈,然后直接将李长安抱了下来。

    “去,关上门!告诉街上的人,这几天封锁大街!不准外人进入!”

    侏儒师叔带着李长安直接冲到了自己的小屋内。

    小鬼头也知道事情闹大了,不再调皮,直接冲出天清观,传达自己师父的意思。

    “妈的,不二老鬼!你真是找了一个好徒弟啊!”

    侏儒师叔将李长安放到盛满凉水的水盆中。

    滋——刺耳的声音不断发出。

    此刻的李长安,浑身通红,就好像是被烫熟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