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龙婿李长安李一诺笔趣阁 > 第0066章 我第一次
    好好的一顿饭,李长安却觉得味同嚼蜡。

    不用说为什么。

    因为他满脑子都是接下里的事情。

    尴尬,紧张,刺激!

    刘诗柔也一直不说话。

    两个人就这么安安静静且迅速的吃完了饭。

    “咳咳,那个,吃完了吗?”

    李长安鼓足勇气,开口说道。

    “嗯。”

    刘诗柔点了点头。

    “好,我去付钱,稍等。”

    李长安起身说道。

    “不用,在这里我不需要花钱,走吧。”

    说着,刘诗柔擦了擦嘴,收拾东西,站起身来。

    动作依旧没有任何的瑕疵。

    完美。

    这就走了?

    李长安心中有点点小失望。

    哼,女人都是骗子!只会开开玩笑罢了!

    他心中如此的想到。

    但却松了一口气。

    二人一前一后离开。

    上了电梯。

    不过奇怪的是,刘诗柔并没有按一楼的电梯,而是拿出一张卡,刷了一下,然后点到了二十一层。

    “不是走吗?”

    李长安愣了一下,疑惑的问道。

    刘诗柔转身瞪了他一眼,一副你闭嘴就好的样子。

    李长安刚落下来的心,又提到嗓子眼里了。

    刘诗柔拥有这里一个房间的使用权,期限是多少,已经不记得了。

    这是整个会雅居最豪华的房间之一,和别的房间不同的是,这里是专门为刘诗柔建造的。

    温暖,是它的主题。

    电梯缓缓地上升,就如同李长安的心。

    滴~

    电梯门打开。

    走在铺满柔软地毯的走廊上,前面还有一位有着修长白皙长腿的美女带路,这场景。

    做梦一般。

    李长安都不知道走了多久,好像没一会,又好像是很久。

    终于到了。

    刘诗柔用门卡打开房间,一股热气扑面而来。

    “那个...不好吧?”

    李长安虽然心中十分期待,但理智还是让他说了这么一句。

    “随你。”

    刘诗柔淡淡的说了一句,就走了进去。

    门却没关。

    人生啊,真的很难。

    因为需要做选择。

    就像现在。

    进去?还是不进去?

    这是一个问题。

    “嘿嘿,不进去那是傻子!”

    最后,李长安脸上的笑容逐渐猥琐起来,他左顾右盼,确认没人之后,走了进去。

    还不忘把门关上。

    走进来,李长安迎面看到的就是一个大壁炉,整个房间也是他从来没有见到过的西式风格。

    此刻,他的注意力落在了壁炉旁边,一张椅子上,慵懒斜躺着的刘诗柔。

    她翘着二郎腿,一只脚还半勾着高跟鞋,轻轻晃着。

    “男人。”

    她淡淡的说了一句。

    很是不屑,但隐藏不住语气中的紧张。

    她也是在强装镇定!

    李长安走到近前来,一屁股坐到另一个靠椅上,认真的对刘诗柔说道:

    “我第一次!”

    “啊?”

    刘诗柔愣了一下,做梦也没有想到这小子居然会说这种话。

    “是真的!”

    李长安认真地重复了一句。

    看着李长安认真的眼神,刘诗柔噗嗤笑了出来。

    这人,莫名有些可爱!

    “你想什么呢?我只是想让你帮我治病!”

    刘诗柔白了他一眼,说道。

    “对啊,就是治病,我第一次帮你这样的病人治病,你想成什么了?”

    “滚!”

    “不滚!床呢?”

    李长安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脱下来自己的外套,还象征性的活动了一下筋骨,扭了几下腰。

    嘎巴嘎巴作响。

    刘诗柔看向李长安,一副你要真耍流氓,我肯定打死你的表情。

    “治病!快点的!和你共处一室,时间再长,我怕真的...”

    李长安故作正义的说道。

    “是吗?不需要我先洗个澡?”

    刘诗柔越来越觉得李长安有趣,他和自己见过的所有男人都不一样,越是如此,她越想调戏一下他。

    看他是真小人!还是伪君子!

    “随你,反正我弄完之后,你肯定会出汗,不嫌弃麻烦我才不管。”

    李长安耸了耸肩膀。

    "滚蛋!"

    虽然骂着,但刘诗柔还是带着李长安来到另一个房间,一张看起来就柔软舒适的大床摆在中央。

    “愣着干啥?脱鞋上床啊!”

    李长安笑着说着,自己先忍不住脱鞋,跳上了床。

    柔软无比。

    他忍不住在上面跳了几下。

    “乖乖,你们城里人,床都这么好!”

    刘诗柔到现在都觉得不可思议,她从没有和一个男人有过亲密的接触,更别说这样...开房了。

    可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摆脱不了那种李长安身上的那种炽热的吸引。

    这种吸引力,对她来说简直是致命的!

    所以,局面发展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她自己都很诧异。

    明明是一个臭流氓,可她打心底里并不讨厌李长安。

    就算是现在他在自己的床上对自己手舞足蹈,她还是没有想要打死这个神经病的念头。

    “来啊,上来,躺好了。”

    李长安咧开嘴,笑道。

    “但愿你能治我的病。”

    刘诗柔咬了咬嘴唇,最后索性果断一些,直接上床,然后平躺下,她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在加速。

    扑通扑通...

    从没有体验过的感觉。

    李长安瞪大眼睛,上下打量了一下躺在自己身边的刘诗柔。

    鼻子不争气的流出了鼻血。

    和第一次见面时一样。

    “咳咳...见谅见谅!天热,躁!”

    李长安尴尬的去一旁抽了张纸,擦了擦。

    “那个,你转过身来,从后背开始吧,你现在这样,我实在控制不住身体的本能反应。”

    李长安咬紧牙关,放弃了这美妙景色。

    “哼哼”

    刘诗柔细如蚊蝇的哼哼了一声,但还是乖乖的转过了身子。

    看着往常打人不眨眼的疯婆娘在自己面前如此乖巧,李长安感觉...

    此生无憾啊!

    强提起一口气,他跨出一只脚,然后半蹲。

    “我要来了!”

    李长安轻轻说道。

    “嗯...”

    刘诗柔没有反抗。

    李长安没有和正常男人一样,直接扑上去,哪管什么治病不治病的。

    他伸出双手,双指指出,在刘诗柔的后背上不断的点着,同时,另一只手掌,慢慢的贴到了其后背之上。

    刘诗柔身体直接颤抖了一下。

    但是随着一股炽热的暖流流入体内,她竟然不自觉的吐出了一声:

    “啊~”

    啪!

    “不准让我分心!”

    李长安鬼使神差一般,伸出手拍了一下某个位置。

    这手感...

    还是那句话。

    死而无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