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龙婿李长安李一诺笔趣阁 > 第0067章 自己转身!
    刘诗柔整个人都傻了。

    她的身体颤抖了一下。

    如同遭受到电击一样。

    她刚想起身狠狠的暴揍李长安一顿。

    “啊~~”

    下一刻,她又情不自禁的叫出了声。

    只因为李长安继续按摩了。

    这一次,他可是使出浑身解数。

    双指手掌并用。

    顺着刘诗柔的周身经脉,不断按摩。

    奇异的场景出现。

    只见从刘诗柔的身上,竟然升腾起丝丝白烟!

    这是一股股寒气!

    “你这病,从小就有?还是遇到了什么意外?”

    李长安有些吃惊,开口问道。

    “自打有意识起,就有这病。”

    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刘诗柔强忍着不让自己发出奇怪的声音,然后说道。

    “那就是天生的了,和我一样,你还别说,我们还真是有缘!居然都是这种奇怪的体质。”

    李长安啧啧称奇。

    他之所以同意帮忙治病,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他理解刘诗柔的感受。

    “嗯...那个...”

    刘诗柔从未如此舒畅过,这发自身体内的温暖,让她简直失去了自控力。

    但她还是强忍着舒服的想要叫出来的冲动,开口说道。

    “怎么了?”

    “我听你的意思,你和我相反,那就应该是天生阳体,你不会遇到什么问题吗?”

    刘诗柔问道。

    她看李长安的样子一直都很正常,看起来也并不像需要被救治的样子。

    “不啊,我的痛苦比你多了千倍万倍,哈哈哈,如果我告诉你我还能活三天,你信吗?”

    李长安笑着说道。

    “鬼才信你!嘴里没一句实话!”

    “嘿嘿!”

    刘诗柔自然不信,李长安也没有解释什么。

    “起来,自己转身!”

    李长安站了起来,松了一口气,说道。

    别看他看似赚大发了,可实际上付出的真是太多了!

    特别是他今天真的很累!现在几乎是到了体力的极限。

    刘诗柔乖乖的嗯了一声。

    转身。

    愣住。

    李长安没有下床或者挪到一旁。

    他只是站起来罢了。

    但还站在自己面前。

    角度诡异。

    饶是见过大风大浪的刘诗柔,这一刻,也觉得脑海一片空白。

    但为什么,她就是没有生起一丝的愤怒?

    这要是放在平时,出现这种事情,这个人此刻估计已经在大海里喂鲨鱼了。

    但现在,刘诗柔紧紧地咬着嘴唇,没有说话。

    她的脸色通红,还带着汗水。

    这种诱惑,让李长安叹了一口气。

    “我跟你说,控制住我自己真比给你治病还要难上千百倍!”

    李长安蹲了下来,然后继续开始治病。

    刘诗柔本已经闭上的眼睛微微颤抖。

    长长的睫毛微微晃动,嘴唇紧咬。

    李长安没有去管,索性闭上眼睛,继续双指和手掌配合,在刘诗柔的小腹处轻轻按摩。

    刘诗柔抬起手,捂住自己的嘴巴,让自己不像刚才一样下意识的叫出来。

    但温暖的腹部让她浑身都在颤抖。

    这就好像是已经冻结千百年的冰山,从内部开始慢慢消融一般!

    她现在已经没有办法形容此刻的感觉。

    “果然,丹田之处,最为难办!”

    李长安却一心治病。

    他发现,这疯婆子的丹田处,有一股“顽疾”!就算他配合“按摩之法”,也无法消除那顽固的寒冷!

    只能一点一点的温暖。

    一分钟...三分钟...十分钟...二人都是大汗淋漓。

    刘诗柔的衣服本就是薄薄的一层,现在更是被汗水完全浸透。

    也就是李长安现在无心观看,一心对抗她那体内寒气。

    不然的话,他肯定彻底忍受不住这令人疯狂的诱惑!

    二十分钟后。

    李长安感觉眼前一晕,直接昏了过去!

    刘诗柔并不知道,只感觉一股重量直接压到了自己的身上。

    “啊!”

    刘诗柔下意识的叫了出来。

    她以为李长安要做出什么事情!

    “李长安...你...”

    刘诗柔没有一脚踹开压在身体上的李长安,而是张嘴想要说什么。

    但她感受到这具身体传来的炽热时。

    沉默了。

    可是好一会之后,她发现李长安并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她睁开眼睛。

    “李长安?”

    刘诗柔伸出修长的手指,轻轻推了推李长安躺在自己胸前的头。

    没有任何的反应。

    等李长安醒过来之后肯定会后悔,自己这人生的光辉时刻!

    居然昏迷了!!

    又叫了两三次之后,她才确定李长安昏迷了过去!

    刘诗柔叹了一口气,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中居然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她想要推开李长安,然后想办法将他叫醒。

    但她又舍不得这全身的炽热。

    最后,她居然伸出双手,搂住了李长安。

    此刻,温暖至极。

    这是她自打出生以来,感觉最温暖的一次。

    如果每天都这样...如果能够一直这样...如果李长安一直在自己身边,如果真如传说中那般...阴阳体质互补...那自己的病岂不是?

    不自觉的,她如此想到。

    “刘诗柔!你真是...”

    最后,刘诗柔自己都觉得自己想的有点多。

    这种情况,就这么持续了不知道多长时间。

    昏迷过去的李长安,也慢悠悠醒来。

    “嗯...好软...”

    李长安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就感觉自己的脸非常舒服,好像是躺在什么非常柔软的地方上。

    他不自觉的说道。

    下一刻,他就感觉自己身体一空,整个人跌落一旁。

    这下,他彻底醒了过来。

    瞬间睁开眼。

    看到的是满脸怒火瞪着自己的刘诗柔。

    脸上还是如此之红!

    “咋了?”

    李长安疑惑的问道。

    嘭!

    一脚扑面而来!

    李长安直接被踢下了床。

    但在那一瞬间,李长安看到刘诗柔满是汗水的衣服上,有一个奇怪的椭圆形。

    就在身体正面。

    但他没有反应过来这就是自己的大脑袋压出来的!

    不然的话,他的鼻血,是止不住的。

    “咳咳...看来刘小姐的病是好一些了,那我先...走了!”

    李长安一看表,这都十点多了,不知不觉两个多小时过去了!

    他总不能真的死皮赖脸的说要住在这里。

    刚才那一脚,足够让他清醒了。

    说着,李长安一溜烟的穿好衣服,溜了出去。

    看着李长安离开,刘诗柔竟然不自觉的伸出手,她好像要说些什么。

    但她最后还是忍住了。

    红的通透的脸似乎在说明她刚才的想法多么的让她羞耻。

    “哼!!”

    最后,听到房门关闭的声音,她重重的拍了一下床。

    也不知道是在和谁较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