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龙婿李长安李一诺笔趣阁 > 第0079章 巧了,他也是我未婚夫
    李承天打开门,出现在门外的,是慕容纯。

    “李叔叔,您好!”

    慕容纯抬头一看开门的是李承天,连忙恭敬地说了一句。

    但她的眼睛却往里面滴流乱转,似乎在找着什么。

    她的任务很简单,就是来看一下李承天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纯丫头,是你大姨让你来的吧?”

    李承天有脾气自然不可能冲小丫头发,他笑了笑,说道。

    “嘿嘿,李叔英明,大姨让我来看看李长安,有没有需要什么帮忙的?”

    慕容纯笑道。

    “没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回去和她...”

    李承天说到一半,这丫头直接一侧身,然后灵活的进了门里面。

    李承天自然是能抓住她的,但是还没到对一个丫头动粗的地步。

    走廊外面没有人,但李承天知道,慕容阮清肯定也已经回来了。

    一群老狐狸。

    “李长安?李长安?你在哪呢?没事吧你?”

    慕容纯进来之后,大声喊道。

    但就是不见人影。

    “我说了,他没什么事情,你还非要进来。”

    “李叔,您可别凶我,我这不是有任务在身嘛,而且刚才大姨都说了,要把我许配给李长安,唉,没办法啊!”

    小姑娘一副我也很为难的样子。

    慕容纯逛遍所有房间都一无所获,只剩卫生间没有进去了。

    “咦?一诺姐姐也不在,他们都在卫生间里面?”

    小丫头听到卫生间里面传来的水流声,疑惑的问道。

    李承天没有说话,也不阻止她。

    慕容纯敲了敲卫生间的门,没有任何的反应。

    想要推门。

    但却紧紧关闭着。

    她总不能硬撞开。

    慕容纯有些焦急的来回踱步。

    一边走还一边看一旁的李承天。

    两个人就这么耗着。

    卫生间内。

    李长安和李一诺还是保持一个姿势。

    不过这前后差不多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了。

    李长安算是度过了危险期。

    至少,他能够感觉到体内的热流不再乱转。

    自他有记忆以来,热流就时不时的在他体内乱转一番,好像无头苍蝇一样。

    每一次出现,都让李长安受尽折磨。

    可和李一诺接触之后。

    就好像是缺了的什么被补齐了一般!

    体内的热流也像是走上了正轨。

    一切就好像是...本该如此!

    又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

    李长安终于感觉丹田之处的火热慢慢降了下去。

    他感觉自己渐渐能控制自己的身体了。

    他再次睁开了眼睛。

    眼前依旧一片美好。

    他轻轻一动。

    最先感觉到的,是嘴唇传来的一阵柔软。

    啵~体内情况慢慢好转,他轻轻抬起头,但只听一声轻响。

    两个人亲在一起时间太长了。

    这一分开,自然就发出了声音。

    “啊!!”

    李一诺下意识的吓了一跳。

    她睁开眼睛,看到的是。

    李长安眼睛瞪大,死死的盯着自己。

    随着他喉结一动,又是一声“咕嘟”。

    滴答!

    滴答!

    最后,就是两行鼻血顺着脸流了下来。

    直到现在,她才反应过来!

    “你给我闭上眼睛!!”

    她发出惊呼。

    同时双手快速抬起。

    捂住。

    但已经晚了。

    李长安这小子眼神好的和什么似的。

    早就全都看了一遍!

    他知道这样不好。

    可架不住头根本就移不开啊!

    这种场景下,谁能移开?

    那根本就不是男人!

    “咳咳...”

    李长安干咳一声,想要说话。

    “闭上眼睛!”

    啪!

    李一诺再次大声说道。

    同时,她伸出手,拍到了李长安的身上。

    李长安乖乖的闭上眼睛。

    可是闭眼之前...嗯,真大。

    “咚咚咚!”

    外面早就着急的慕容纯听到里面传来声音,连忙敲门。

    “李长安?”

    她开口喊道。

    没有人答应他。

    但里面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她不住的敲门。

    几分钟之后,门被打开了。

    可出来的却不是李长安,是穿着浴袍的李一诺。

    李一诺本来就高,慕容纯矮一些,这一比…

    李一诺俯看着慕容纯。

    “让开。”

    “你们在里面干什么?”

    “关你什么事?”

    “你!关我的事!李长安...他...他是我未婚夫!”

    两个女人,谁也不让谁。

    “巧了,他也是我未婚夫。”

    “不!你是我云哥哥的女人!”

    “他不配!”

    “你!”

    语言十分激烈,卫生间内已经披好衣服的李长安觉得自己现在最好不要出去。

    李一诺冷笑一声,推开挡在门口的慕容纯。

    然后走了出去。

    “你敢动我!”

    慕容纯气急。

    “好狗不挡道。”

    李一诺反击。

    照这么下去,这两个女人非要打起来不可!

    李长安一脸尴尬的跟在李一诺后面,出现在了门口。

    慕容纯看着光着膀子的李长安,大声质问道:“你们在里面做什么!”

    “做...小孩子不要多问!少儿不宜!”

    李长安挑了挑眉,笑道。

    “你!你们!你们都欺负我!”

    气急的慕容纯忘了观察李长安的状况,直接转头跑了出去。

    在里面李长安就已经听到。

    这小丫头怎么也以自己“未婚妻”自居?

    两个未婚妻?

    这...听起来真刺激!

    李长安干咳两声,不管那慕容纯,走到李承天面前。

    “李叔...”

    “臭小子,算你命大!没想到居然这么早就发作了!幸好一诺在身边!”

    李承天站起来,仔细的看了一下李长安。

    然后才笑了出来,说道。

    一旁的一诺低哼一声,直接离开这里,去自己的房间换衣服。

    “李叔,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一诺...到底为什么能救我的命?还有,我的身体现在...”

    “嘘。”

    李承天打断他的话,走到没有关上的门口,看了一下外面。

    确定没人之后,他这才关了门。

    “在外面,要多加小心,特别是你,现在可是有很多人在暗中盯着你呢。”

    李承天关心的说道。

    “我知道了,李叔。”

    “你和一诺...唉,怎么说呢,都是苦命的孩子啊!”

    昨天二人谈过,可并没有涉及他们的身世问题。

    现在李长安两次历经生死,都被李一诺救了回来。

    他更加不解,到底是为什么。

    这超出了他的理解能力。

    “李叔,这到底怎么回事?”

    “唉,真要是说起来,一诺也是苦命的孩子,李叔实话和你说,刚才,救不救你的命,我让一诺自己做的决定。如果她不喜欢你,不救你,我不会阻拦的...你怪就怪我,我实在不忍心看到一诺...”

    “李叔,您跟我说说到底什么情况啊?而且我肯定不会怪您啊!就算我今天真死了,也肯定不会埋怨您啊!”

    “唉,其实...一诺是你的药鼎。”

    李承天压低声音,生怕另一个房间内的一诺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