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龙婿李长安李一诺笔趣阁 > 第0097章 你想...死吗?
    事情传的很快。

    大家都知道天清街有一场隆重的葬礼。

    有很多人,甚至还有一些记者,专门跑过来。

    可无一例外,他们都被挡在了天清街外。

    今日,天清街不许外人入内。

    李长安久久的跪在地上,泪水不断流下。

    街上的人慢慢都站了起来,去拦住外面的想要进来的人。

    只有他,一直跪着。

    跪着。

    不知道跪了多久。

    小鬼头静默了很久,终于来到李长安的身边。

    他开口说道:“你知不知道,我想杀了你。”

    李长安身体一颤。

    他不是害怕这句话。

    而是听懂了它所代表的意思。

    “师叔的死...是因为我吧...”

    他握紧双拳,艰难的说出了这句话。

    “是。”

    小鬼头点了点头。

    李长安沉默了,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毕竟…说什么也换不回侏儒师叔的命。

    明明只见过两三面,可李长安感觉自己的心。

    很痛。

    “可师父他说,他想让你活下去!”

    小鬼头似乎是用尽全力,才说出来这句话。

    然后,他再也撑不住,嚎啕大哭了起来。

    两个人,一个跪在那里哭,一个站着哭。

    谁也没有再说什么。

    直到,一个陌生人的出现,打破了这份"宁静"。

    这人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溜进来的,手里拿着一个照相机,溜到了天清街里面。

    他是一个记者,名叫陈庆炎,在记者界也算小有名气。

    因为他经常会报道一些独特的事件。

    他觉得这一次天清街的事情,是一个好的素材,所以,他想办法翻墙,溜进了天清街。

    大部分人都在天清街口,堵住外面的人。

    里面人少,反而让他钻了空子。

    “真刺激!”

    不知道为什么,陈庆炎感觉自己这一次行为非常的大胆!

    他来过一次天清观,上过香,所以对这里还比较熟悉。

    等他走到尽头的时候,就看到了这一幕。

    一个小孩子,披麻戴孝,里面是一身宽大的道袍。

    他的身边,是一个年轻人,正跪在地上。他的身上似乎还泛着一圈淡淡的光。

    二人的背景,也就是天清观内,是一缕青烟直上天空,所连接之处,似乎有霞光出现。

    他直接拿起了照相机,拍了下来。

    “这张照片,一定会引起轰动!”

    陈庆炎被这副场景震撼到了。

    他以前从不相信神啊,鬼的,唯一一次来这里上香,还是因为有人说这里的老道士有通神。

    可见过一面之后,他觉得也就那样。

    但现在,他感觉自己遇到了神迹!

    可他的出现,特别是照相机发生的声音,还是打破了这份平静。

    小鬼头抬起头,李长安转过头。

    “那个...”

    陈庆炎看到两个人的目光,感觉身体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

    “我...我是一个记者,不不,我想要来吊唁一下老道长。”

    陈庆炎刚说到一半,就感觉自己身上有一股无形的压力!

    他注意到李长安的目光,简直要将自己吞噬一样。

    他注意到在李长安的周围,原本淡淡的气体此刻变得浓郁起来。

    没一会,他头上开始出现汗水,甚至都站不起来身子。

    “你想...死吗?”

    李长安开口。

    语言中没有任何的感情。

    他不允许有任何人打扰侏儒师叔的最后一程。

    可有些人,偏偏要闯过来。

    “你!你这人怎么说话的!我只是想报道一下而已!你居然还敢威胁我!”

    陈庆炎后退了好几步,这才感觉到安全了一些,他十分的不服气,直接开口道。

    “滚,再不滚,你就别走了。”

    李长安冷声说道。

    “威胁我?你敢威胁我?好好好!我今天就不走了!我倒要看看你能怎么样,不管你怎么说,这篇报道,我写定了!”

    离得越远,那种压迫感越低,陈庆炎也越有底气。

    李长安没有说话,他慢慢地站了起来。

    腿已经跪的没有知觉,他整个人都有点站不稳了。

    “来!打我呀!相信我,你只要敢出手一次!我就能让你身败名裂!什么天清观,狗屁!就是一群跳梁小丑!老道士也只是个老骗子罢了!”

    就在他刚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他瞪大眼睛,整个人都被吓懵了。

    刚才还离自己那么远的李长安,走了没几步,直接来到了自己的面前!

    “你!你动我一下试试!”

    陈庆炎双腿颤抖,但还是强撑着。

    李长安一拳轰出。

    陈庆炎直接被打飞到几米开外!

    他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要被打出来了!

    “李长安,不要闹出人命!但,也要教训一下!”

    小鬼头,哦不,现在的他已经是天清观的观主,也叫,天清老道。

    “是,小师兄!”

    李长安点点头,冲着陈庆炎走了过去。

    他知道这个小记者是无心的。

    可他现在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师叔死了...因为自己...可偏偏这个时候,这个人突然出现,打扰了师叔的仙去。

    让他忍?

    这怎么能忍!

    这怎么可以忍!

    “你!你这是在故意伤人!我要告你!”

    “哎呦!疼!我错了!我真错了,我把照片还给你们!”

    “我真只是来找个素材而已!”

    陈庆炎现在真是后悔得要死。

    自己闲着没事来这里干什么?

    现在想走?

    走不了了!

    但李长安也没有一直打下去。

    其实只有第一拳,他真用出了力气。

    后面这些,他只是吓唬这个人罢了。

    打到最后,他叹了一口气,收回了手,说道:“你走吧,对不起。”

    说完这句,李长安转身离开。

    “就这么结束了?”

    小鬼头疑惑的问道。

    “他没什么错,稍微教训一下就行了。”

    “行吧。”

    说着,“师兄弟”二人就走进了天清观内。

    只留一个捂着肚子的陈庆炎,在地上哀嚎。

    “你!你们!你们给我等着!居然敢打我!妈的,气死老子了!我报道死你们天清观!”

    陈庆炎现在满肚子愤怒,一点都不记得刚才自己哭爹喊娘求饶的样子。

    而是还是越想越气,越想越气。

    天清观内,李长安和小鬼头,回到了有些昏暗的房间内。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一人一个墙角,坐在土炕上。

    冰凉。

    “以后跟我一起吧。”

    许久之后,李长安说了这么一句。

    “嗯...”

    小鬼头犹豫了好久,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