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龙婿李长安李一诺笔趣阁 > 第0135章 但可以折磨你
    “喂,小子,醒醒!”

    不知道过了多久。

    李长安被一道吵闹的声音叫醒。

    伴随着的,是胸口的一阵疼痛。

    一整夜,李长安都保持着盘坐的姿势。

    现在的他,身体情况并没有好转。

    但他内心却非常的激动。

    老头子并没有骗自己。

    这本《纯阳心诀》,确实能够帮自己理顺体内狂暴的“气”。

    虽然过程艰难,但总算看到了一丝希望。

    可显然,有人不想给自己时间。

    睁开眼睛。

    看到两个年轻人站在自己面前。

    李长安低头一看,自己的胸口有一个脚印。

    很明显,有人刚才踹了自己一脚。

    “小子,你就是李长安?”

    一男一女,此刻是男的在说话。

    和刚才的声音一样。

    踹自己的,估计也是他。

    “嗯。”

    李长安从喉咙里挤出来一声。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声音都变得沙哑了。

    “嘿!小子有胆量啊,还敢待在这里。”

    年轻人冷笑。

    李长安打量了二人一下。

    虽然是一男一女,但长相十分相似,像是龙凤胎。

    “小子,告诉你,我叫何焱,她是何淼,我们是大少爷的手下。”

    男生继续笑道。

    他一脸不屑。

    而后面的那个女生,则是离得远远的,眼神中也透露出一股子厌恶,似乎靠近李长安一点都会让她觉得不舒服。

    “哦...”

    李长安点点头,说道。

    他就知道,这事肯定没完。

    最坏的打算他都已经想到了。

    所以,他并不怕什么。

    “哦?小子,死到临头还在这里装?听说你把大少爷打的挺惨啊!来,让我们见识一下!"何焱说着,一把抓起了李长安的衣服。

    一股巨力。

    直接将盘坐着的李长安拉了起来。

    “咳...咳...”

    李长安不自觉咳嗽出来。

    经过一夜的休息,他已经恢复了一些力气,可肯定不是眼前这两个人的对手。

    而且,李长安也不打算打架。

    在明家的地盘上,自己能够打败一两个,但总不能打败所有人。

    所以,他并没有生气。

    “一个病秧子,我看,就是你小子故意造谣罢了,就你还能打败大少爷?狗屁!”

    何焱原本战意很浓,想要来帮大少爷出气。

    可一看李长安这个样子,顿时失去了兴致。

    松开了手。

    李长安又跌坐到了地上。

    “老姐,这没意思啊?”

    何焱回头看向自己的姐姐,说道。

    何淼摇了摇头,又摆了摆手,意思是:你自己看着办。

    “好!”

    何焱转过头,俯视着李长安,露出了笑容:“虽然不知道你怎么傍上了三少爷,但是你的小命算是留下来了,我不会杀了你。”

    说完,他拖了一个长腔之后,继续说道:“但——我可以折磨你呀!”

    话音刚落,何焱直接一脚硬生生的踩到了李长安的脚踝上。

    李长安的骨头发出清脆的声音。

    断了。

    这一脚,直接将李长安的脚给踩断了。

    李长安脸色瞬间煞白,但他并没有说话。

    “还挺硬气,不求饶是吧?”

    何焱眼前一亮,来了兴致,脚没有移开。

    而是一点一点的转动着。

    越来越用力。

    可以清楚地听到李长安的脚踝处不断发出脆裂的声音。

    没一会儿功夫,李长安就痛的满身大汗。

    但他就是咬紧牙关,一句话也不说。

    他的身体都在颤抖着,双手紧紧握拳,可愣是一声没吭。

    “可以啊!小子!有点骨气!我看你能忍到什么时候!”

    何焱没有听到李长安的求饶,有些不爽。

    他冷笑一声,抬起脚,然后再次用力的踹下。

    这一次,对准的是李长安另一条小腿。

    只见李长安小腿下的地面都裂开了缝隙。

    凹陷下去一部分。

    这一踹,何焱用出了自己的全力,先天二重的实力!

    声音只有一声。

    但是却十分的刺耳。

    李长安脸上的冷汗如豆大一般,一滴又一滴的落下来。

    他全身颤抖,剧烈地疼痛让他险些晕过去。

    可体内一股股热流不断翻涌,提醒着他还清醒的现实。

    这一次,就连何焱,都皱起了眉头。

    他挪开自己的脚,仔细的看着这个已经毫无还手之力的人。

    好一会之后,他淡淡的说了一句:“没劲!”

    说完之后,他转头,看向自己的姐姐,何淼。

    “姐,要不你来?我是没什么办法了,这小子骨头硬,硌的我脚都疼了。”

    何淼瞥了一眼他,慢慢上前两步。

    “是有骨气,可是招惹了大少爷,你早晚都得死。三少爷只不过是一时兴起才保住你罢了。”

    说完,她从袖中弹出一根银针,直接戳中了李长安的胸口。

    “走吧。”

    扔完之后,她转身离去。

    “老姐,果然是最毒妇人...我呸,女人心!这小子都不一定能活几天,你还把封魄针都用上了,真要死在你手里,三少爷那边可没法说呀。”

    何焱跟了上去,小声的说道。

    “那又如何,我们是大少爷的人,又不是三少爷的,更何况,他真会为了一个半死不活的人,向我们问罪?”

    “也是!老姐英明!”

    “去掉前面那个字。”

    “是是是!姐姐英明!”

    ......两个人就这么你一言我一语的离开了。

    他们并没有管此刻已经倒在地上,浑身颤抖的李长安。

    何焱心狠,直接废了李长安的两只脚。

    但何淼更狠,她的那根针,是专门针对人的经脉的!

    往往中了她这根针的人,先天之气逆流,轻者内伤,重者“走火入魔”甚至直接绝命!

    但她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

    李长安!

    是绝脉!

    此刻的李长安,感觉自己胸口处一阵冰凉,就好像是有一堆冰块砌在这里一样。

    这股力量想要四散,可架不住经脉不通,只能堵在这里。

    而另一边,体内的热流,好像是受到了挑衅一般,也都慢慢汇聚,冲着李长安胸口处“进攻”。

    但同样经脉不通,堵在这里。

    丹田之处火热无比。

    胸口之处冰凉无比。

    两股截然相反的力量,让李长安当真是处在水深火热之中!

    若是别人,受到如此的酷刑,恐怕早已经支撑不住,命丧黄泉了!

    但李长安,就是如小强一般,坚强着活着。

    不就是痛苦吗,这算的了什么?

    李长安在心中暗暗的对自己说道。

    同时,他艰难的坐起来,继续闭上眼睛,打坐。

    他要想办法,利用《纯阳心诀》,控制住体内的“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