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龙婿李长安李一诺笔趣阁 > 第0172章 夜入闺房
    晚饭,并没有中午那么丰盛。

    但几个人在一起,倒也十分的温馨。

    陈佳琪不知道多少次眼中泛泪了。

    这么简单的场景。

    是她几乎从未感受过的。

    吃完饭,陈父又精力充沛的去干活去了。

    陈锋也差不多。

    两个人根本闲不下来。

    倒是李长安、陈佳琪和刘诗柔三人,坐在小亭子里,一边赏月,一边聊天。

    好不自在。

    李长安在心里偷偷地想,这要是李一诺和夏婉君再过来。

    这场景...嘶~~李长安感觉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古代的皇帝,也不过如此吧?

    几个人玩到半夜,终于有了一丝疲倦,各回各的房间,休息了下来。

    李长安倒是没有真的睡觉。

    等所有人都回房间之后,他自己偷偷溜到院内,来到那棵梧桐树下。

    盘膝而坐。

    之前修炼到一半,被莫名的感觉打扰。

    现在,李长安准备好好的来试一下!

    默念纯阳心诀,李长安感觉丹田之处的“气”开始慢慢流转。

    和之前那个老头跟自己说的一样。

    在这里修炼,的确是对自己有很大的帮助。

    静下心来,李长安安心控制体内的“气”进行流转,虽然有很大一部分经脉走不通,但并不影响李长安的坚持。

    即便每一次运气到那些堵塞的经脉处,李长安都会感觉到一股股深入骨髓的疼,但他依旧一次次继续,一次次控制“气”去冲击。

    李长安不知道这对自己的病有没有帮助,但他总有种预感,只要自己坚持,总会有收获!

    夜,静悄悄的。

    如果有人在不远处观察李长安。

    会发现非常奇异的一幕。

    月光下,梧桐树上似乎撒下星星点点。

    而树下的那个人,身上也发出淡淡的金光。

    这星星点点不断灌入金光之内。

    似乎让金光更亮了几分。

    不知道过了多久。

    李长安体内的“气”运行完一次。

    他重重的吐出了一口浊气。

    “确实,很有效果。”

    李长安知道自己的决定没错。

    在这里修炼,事半功倍!

    体内的“气”粗壮了几分!

    往常,如果这么一次下来,一夜的时间已经过去了。

    可现在,依旧是夜晚,看着漫漫星光,李长安知道自己捡到了大便宜!

    一直到半月后的那场“盛会”为止,李长安打算一直住在这里了。

    “这么早结束...睡不着了也...”

    李长安想了想,站起来来到之前那个大坑。

    坑还没有重新埋上,几坛子酒也在里面放着。

    李长安拿出其中的一坛,然后找来一个带盖子的水杯,往里面倒了一些,然后迅速关上。

    就算是这样,酒香还是飘出了很远。

    幸好夜深了,大家都睡熟了。

    将水杯小心地拿着,李长安蹑手蹑脚的来到陈家的一排房子前。

    并没有回自己的房间,李长安来到了刘诗柔的房间外。

    他白天可不是开玩笑的!

    说晚上跑进你的房间,那我就来了!

    就是这么的讲信用!

    李长安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在心中如此的告诉自己。

    嗯,做人最重要的就是讲信用!

    可心里还是紧张的砰砰直跳。

    毕竟这种事情,貌似不是正人君子所为!

    但做起来,不得不说,李长安感觉还是很刺激的。

    不过让李长安又意外,又惊喜的是。

    刘诗柔的房间,竟然并没有关紧!

    留了一点小小的缝隙!

    给自己留门了?

    李长安的心跳的更加厉害了!

    没想到,这小姑娘平时看起来这么冷冰冰的!

    但内心里面也藏着一个狂热的小野兽!

    “嘿嘿!我来啦!”

    李长安满脸猥琐,悄无声息的推开门,然后走了进去。

    房间只是刚收拾出来的客房,并不是很大,走进来就能够看到一张床。

    虽然拉上了窗帘,但高处的窗户还是透进来点点月光。

    虽然朦胧,然还是能够看到床上侧躺着一个人。

    一个凹凸有致的女人。

    怎么回事,李长安,你是来干嘛的?怎么满脑子都是这种事情?我真看不起你李长安!

    李长安感觉自己都要得精神分裂了。

    脑子里有两个人在互相对骂。

    一个是本能,一个是理智...本想叫醒刘诗柔,但李长安还是鬼使神差的来到她的身边。

    虽有月光,但李长安也还是在黑暗之中,他轻轻唤了一声:“诗柔?”

    并没有反应。

    李长安又叫了一遍。

    依旧没有反应。

    估计是真的睡着了。

    李长安左右为难。

    犹豫了一会之后,李长安把水杯放到一旁的桌子上,然后来到床边,刚想要轻轻地拍打刘诗柔的肩膀。

    但没想到,刘诗柔竟然转过了身子。

    可能是刚才被李长安叫的有些清醒过来,她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

    此刻,李长安也愣住了。

    这哪里是刘诗柔?

    这分明是陈佳琪!

    看到陈佳琪睁开自己惺忪的眼睛,他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陈佳琪看了一眼李长安,然后又闭上了眼睛。

    似乎是觉得自己在做梦。

    李长安刚想要松开一口气。

    只见陈佳琪又慢慢睁开了眼睛。

    只不过很明显的是,这一次,陈佳琪眼睛并不是刚才那样的朦胧。

    她,真的醒了过来。

    “李...”

    陈佳琪眼睛慢慢瞪大,她满脸不敢相信,刚想要叫出声来,李长安下意识的伸出手,捂住她的嘴。

    “嘘!误会!佳琪,真的是误会!”

    说实话,李长安已经感觉自己后背上的冷汗流下来了。

    这叫什么事啊?

    放在以前,这是采花贼!

    放在现在,这叫臭流氓。

    不管是在什么时候,后果貌似都不太好!

    不过陈佳琪并没有反抗,她只是瞪大眼睛,紧紧盯着李长安。

    眼神中满是疑惑和意外,并没有太多的惊恐。

    "我真的只是走错房间了,佳琪,你别叫啊。"李长安小声说道。

    陈佳琪眨了眨自己的眼睛,表示自己不会叫。

    李长安这才松了一口气,放下来自己的手。

    他重重的喘了一口气粗气,然后坐到床边。

    好家伙,这可太吓人了。

    “你...你要干嘛...这么晚了...”

    陈佳琪下意识的往里挪了挪,把自己给裹了起来。

    “没...没事...这不是诗柔的房间吗?怎么你在这儿?”

    李长安转移话题,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