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龙婿李长安李一诺笔趣阁 > 第0182章 你是男人吗?
    “对啊,你不记得了?”

    李长安问道。

    他的眼睛就没从那双大白腿上挪下来过。

    “当然没有,哼!”

    刘诗柔哼着说道。

    “嘿嘿!”

    李长安没有多想,继续自己的眼福。

    好一会之后,刘诗柔终于吹干了自己的头发,她转头,看向李长安。

    眼神中有些莫名的意味。

    李长安心里“咯噔”一下。

    这是要干什么!

    不要...不要过来...我...我可受不了!

    越怕什么,就越来什么!

    只见刘诗柔径直来到床上,站到李长安的面前。

    刹那间,李长安感觉有点上头。

    血流都要涌到脑门了!

    “你...你要干什么!我...我不会屈服你的!”

    李长安下意识的往下低头,毫无底气的说道。

    刘诗柔轻轻弯腰,将李长安下巴给勾了起来。

    她轻抿一下嘴唇,然后挑逗着对李长安说道:“李长安,你是男人吗?”

    那一瞬间。

    李长安差点儿失去了理智。

    正值青春热血,面对如此的挑逗,谁能不心动?

    要真能岿然不动,那只能说明一个问题。

    不是脑子有问题,就是身体有问题。

    可偏偏的,李长安都没有问题!

    他一抹鼻子,直接站起来,说道:“我不是男人?”

    “你是吗?那你还在等什么?”

    刘诗柔靠到李长安的怀中,将自己的脸与李长安贴近。

    轻轻吐出一口热气,吹到李长安的耳边,低声说道。

    不行了!

    李长安感觉自己坚持不住了。

    他直接将刘诗柔横抱了起来,然后放到床上。

    “说,你是不是在勾引我!”

    李长安说着,自己也扑了上去。

    “是,就看你敢不敢了!”

    刘诗柔脸色红润,眼神迷离,咬着嘴唇,看着李长安。

    李长安直接扑了上去。

    就在干柴即将遇到烈火之际。

    李长安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感觉到一股心悸。

    毫无缘由的突然出现。

    “嗯?”

    李长安皱了皱眉,刚要从床上坐起来。

    只见刘诗柔直接贴了上来。

    她就像是一条水蛇一般,将李长安紧紧地抱紧。

    “你怎么了?”

    刘诗柔在李长安的耳边轻轻说道。

    “有点不对劲,但又说不上哪里不对劲。”

    李长安摇头说道。

    “是你...怕了吧?”

    刘诗柔说着,低头看了看。

    李长安摇摇头,刚才那种感觉十分的明显。

    虽然现在消失了一些,但李长安还是警惕了起来。

    他恋恋不舍的推开刘诗柔,从床上站了起来。

    刘诗柔一脸难以置信。

    这都到了这个份上了。

    怎么还有男人,能压制住自己的欲望?

    “你到底怎么了,你难道不喜欢我?”

    刘诗柔咬紧嘴唇,有些生气的说道。

    “不是不是,诗柔,我喜欢你,真的,不过在这里,不太合适,这里可是,龙潭虎穴,我还是需要时刻保持警惕的,下次,下次我一定好好表现!”

    李长安说着,冲向阳台,穿上自己的裤子,就要跑。

    “李长安!你要是现在走了,我们以后就别想见面了!”

    刘诗柔声音有些冷了下来,说道。

    李长安也不知道为什么,刘诗柔都已经说到这个份儿上了,他理应回去哄一下。

    可越是远离那张床,或者说是远离刘诗柔,李长安越会能感觉到自己松快一些。

    他不知道这到底是为什么。

    但他还是选择相信自己的本能意识。

    “诗柔,你别生气,我回去冲个澡,晚上一会一起去吃饭。”

    说完,李长安跑了出去。

    出门拐弯,李长安冲回了自己的房间里。

    等他看到钟离观还在呼呼大睡的时候,李长安才真的松了一口气。

    他拍了拍钟离观的屁股,喊道:“还睡!起来了!”

    没有醒。

    李长安觉得有点不对劲,加重了点力气,又拍了他一下。

    钟离观才慢悠悠的醒过来。

    “干什么啊,人家睡的正好,你为什么要叫醒我!”

    钟离观满是起床气的说道。

    “不对劲,有点不对劲,你平时睡觉很死吗?”

    李长安问道。

    “啥?”

    钟离观打了个哈欠,不知道李长安到底什么意思。

    “我刚才打你两下,第二下力气绝对不小,你才醒过来!”

    李长安说道。

    如果是普通人,也就罢了。

    可他们都是异人,别看钟离观战斗实力不强,可怎么说也是先天三重的天才!

    至少警惕性还是有的。

    他们刚到一个陌生的环境。

    四周到处都是强者。

    他们刚进来没多久,就睡着了。

    李长安这才发现自己刚才也睡了一觉。

    似乎很沉...“嗯?有点不对劲。”

    钟离观也反应了过来,他活动了一下脑袋,掐指算了算。

    “不对劲。”

    他连连摇头。

    小家伙走在地上,走了好几步,低着头掐算着,好一会之后,他径直走到窗边。

    将一直关闭的窗户给打开了。

    外面习习的凉风吹进来。

    两个人几乎同时感觉到一阵清醒。

    “有问题!”

    “有问题!”

    两个人同时开口说道。

    “你算出什么了?”

    李长安开口问道。

    “具体的事情没有算出来,因为在这里我不敢展现太多的本事,害怕被老家伙们发现,不过简单算了一下,发现刚才我们身边确实有问题。”

    钟离观并没有说出个所以然,但这就已经够了。

    因为已经能够说明,两个人刚才处于一种不正常的状态!

    简而言之!

    李长安刚才遇到的事情。

    不对劲!

    “刚才你发生了什么事情?你这怎么回事?怎么裤子都湿了?”

    钟离观开口问道。

    “刚才...刚才遇到一些难以言说的事情,你一等,我换条裤子,我们去验证一下。”

    李长安不太好意思说,特别还是对一个孩子。

    所以,他先去换了一条裤子,然后带着钟离观走出门。

    顺着刚才的记忆。

    找到了隔壁的位置。

    “咚咚咚!”

    李长安敲门。

    “你干嘛?”

    钟离观疑惑,怎么还敲别人的门?

    李长安摇头,没有解释。

    没一会,门被打开了。

    可是和李长安想象中的不太一样,出来的,并不是刘诗柔。

    而是一个大腹便便,光着上半身的大胖子。

    “干啥!”

    这个人一脸的不爽。

    “老公~~谁啊~~”

    里面还传出来嗲嗲的声音。

    那绝不是刘诗柔。

    “没...没事,大哥,我找错地方了,您继续忙...真是见鬼了...”

    “你说谁呢!”

    大哥刚要关门,听到李长安最后的一句,大声吼道。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您继续,我不是说您,不好意思!”

    李长安赶忙赔礼道歉,然后带着钟离观就开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