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龙婿李长安李一诺笔趣阁 > 第0206章 扶凌
    “没事的,不要去担心,我这不好好的吗!”

    李长安虽然心中有些震惊,觉得这可能并不是一个意外。

    但他还是嘴上开口安慰。

    毕竟如果真的告诉李一诺自己的猜测。

    那这小丫头以后就要经常为自己担惊受怕了。

    那对她实在是太不公平了。

    “嗯!”

    李一诺笑着点了点头,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

    “走,我去看一下李叔,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李长安握着她的手,往里面走了进去。

    “没什么大问题,不过需要修养一段时间,老爹说是遭受到了几个年轻人的抢票,幸好老爹身边还有一些人,再加上老爹自己,这才保住了票,回来了。”

    李一诺简单的说了一下之前发生的情况。

    “票没什么的,人没事就好啊。”

    李长安感慨。

    他再一次庆幸。

    幸好没有老家伙出手。

    不然的话。

    李叔是真的难以招架了。

    唉。

    异人的世界,果然是弱肉强食!

    来到城堡内。

    没有在大厅多留,直接来到二楼,前往李承天的房间。

    或许是自己实力不断变强的缘故。

    李长安能够感觉到在暗处,应该是隐藏着几个异人。

    自己靠近李叔的房间,能够感觉到他们对自己的觉察更加的明显。

    显然。

    这应该是暗影那一群人。

    他们在这里保护李承天。

    当李长安走到房间内的时候,李长安终于见到了一个人,站在门口。

    这个人李长安也见过。

    是“柒”。

    李承天身边的那个年轻人。

    “小姐。”

    柒恭敬地冲李一诺说道。

    “我爹好些了吗?我进去看一下他。”

    李一诺笑着点了点头,说着,走了进去。

    李长安也冲他点头示意,不过刚要走过门的时候,被柒伸手拦了下来。

    他面无表情,直直的看着李长安。

    他的责任就是守护在这里。

    里面的人不能出现任何的危险。

    但是李长安,并不在他“信任”的范围内。

    所以,不管李长安和小姐,和李家有什么关系,他都要拦下来。

    “小柒,让长安进来吧,他是自己人。”

    李一诺刚要说话,就听到里面传来李承天的声音。

    声音中满是疲惫。

    李长安冲“柒”笑了笑,虽然没有说话,但眼中满是赞赏。

    他并没有生气。

    毕竟柒只是在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

    仅此而已。

    跟着李一诺走了进来,又是熟悉的房间。

    李长安对这个房间有着一些不太好的回忆。

    之前差点被慕容阮清在这里给“暗害”了!

    所以,李长安进来还是有些拘束的。

    李承天在床上躺着,李严秦在一旁一点一点的给他喂饭。

    这一幕,十分的温馨。

    可看到李承天那明显发白的头发,李长安又是一阵自责。

    “李叔...”

    李长安走到床边,千言万语,到了嘴边却说不出来什么。

    “傻小子,这是做什么?我又不是出了什么事,老头子我虽然年纪大了一些,可还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这点事情,算什么?咳咳...”

    李承天笑骂道。

    可他分明现在说话都十分的勉强。

    “你们先出去吧,我和长安说会儿话。”

    李承天摆了摆手,并不打算留自己的儿子和女儿。

    李严秦一声“得嘞”就走了出去。

    李一诺撒娇好几次无果之后,也不得不走出去。

    “李叔,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您这样到底是被谁打的?”

    李长安坐在床边,开口问道。

    李承天没有立刻说话,而是先从自己的枕头底下拿出十几张门票,交到了李长安的手中。

    “这些票,你拿着吧,怎么处置它们,随你,只要你安全就好。”

    李承天笑着说道。

    李长安看到李叔将票放在自己手中的时候,分明是松了一口气。

    那一刻,李长安感觉自己的眼眶有些红了。

    就算是拼成这样,李叔都为自己守护着这些票。

    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能够让自己在上古之门内轻松一些?

    凭什么...人家凭什么这么对自己?

    李长安心中满是懊悔和不甘。

    懊悔让李叔参加这次聚会。

    不甘自己没有足够的实力去保护自己身边的人!

    “傻小子,这是做什么?先别感情用事,我要告诉你的是,你要在上古之门内小心一个人,一个年轻人。”

    李承天打断李长安的情绪,笑着转移话题。

    “谁?”

    “扶凌。”

    “没听过,这是谁?”

    李长安有些疑惑。

    “唯一一个从我手中抢走一张票的年轻人。”

    李承天摇了摇头,但他并没有觉得多么接受不了,只是有些感慨。

    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是他打伤的您?”

    李长安声音冷了一些。

    这一次李承天没有否认。

    他叹了一口,说道:“其实一开始我已经知道会有人对我的票有想法,所以我提前布置了一些后手,走的时候,果然是遇到一些年轻人,或者想买,或者想抢,但都被我打发走了。”

    李长安一看李承天要说很长的话,他连忙拿过水,给李叔递了过去。

    李承天喝了一口,继续说道:“虽然这些年轻人们够强,但我这么多年也培养出来一些苗子,我不想惹出事情,所以一直让他们拦住那些人,自己快走。效果也不错,直到遇到了这个扶凌。”

    李承天眼中露出对这个年轻人的赞赏。

    虽然自己输了。

    “这小子的速度比车还要快,他把我的车拦了下来。我没有下车,让几个小家伙去和他比试了一下,所有人一起上,都被他快速的解决了,就算是小柒也没有撑过几回合,最后我只能自己上。”

    李长安回头看了看房间门口那边,虽然门已经关了,但他知道柒还守在那里。

    没想到这小子被李叔这么看重。

    “我和你打一架,赢了,给我一张票,仅此而已。”

    这是扶凌对我说的唯一一句话。

    李承天无奈的摇了摇头。

    “我用尽了最强的力量,可还是在这个看起来刚成年的小子手里没有撑过十招,最后,我输得很彻底,票,也给他了一张。”

    李承天轻描淡写。

    但李长安知道过程肯定不会这么的简单。

    “扶凌...”

    李长安在心中记下来这个名字。

    上古之门内,他会想办法找到他。

    打败他。

    或者被他打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