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回忆如烟逆袭的通信兵 > 078:暴风雨前的宁静
    在俘虏营的日子里每天都有人像是参观动物园一样了来看他们几个人,为此卢大旺一直都拉着脸。

    赵虎蹲坐在他的一旁从始至终不敢过多的言语,这是自进入飞鹰连以来第一次感受到他发自内心的愤怒和不爽。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了,在苦苦的等待中终于等来了演习结束的日子。

    这一天连长和指导员开车来到了赵虎他们所在的营区。

    当看到连长的那一刻卢大旺瞬间从地上站起来,赵虎和王超他们四个人跟着也站起来。

    “等会不要说任何话。”卢大旺小声的提示道。

    “班长这件事跟你没有关系,我会跟连长说清楚的。”赵虎十分肯定的回答道,他的心里早已经做好了被劈头盖脸臭骂一顿的准备。

    自己做的错事绝对不能够让班长去背黑锅。

    “别废话,按照我说的做。”卢大旺没好气的呵斥了一句。

    话音落下连长跟指导员已经来到了他们的面前,他并没有发火也没有任何的不悦,反而看上去心情还很不错。

    “你们几个小子可真行啊,竟然还能被他们给俘虏了。”连长挨个的用手指了指他们的脸半开玩笑的说道。

    “连长,我们......”

    “行啦,有什么话等我们回去了再说,现在演习已经结束了出来吧。”连长说着打开了铁网,几个人胆战心惊的从里面走出来。

    他们是真的不知道连长是因为碍于面子没有发火还是因为演习的胜利没有计较,或者暴风雨要等回到连队之后才会爆发。

    看到他们极其不自然的站在那里连长拍打了几下赵虎的肩膀,从力度上来看这可不像是没有事,毕竟没一下拍下去都是那么的沉重。

    “别哭丧着脸,都给我开心点。”

    “连长......”

    “别总是连长连长的,我现在应该叫你连长。”连长的这句回答彻底让他们从希望变成了绝望。

    “连长你糊涂啦,我是赵虎啊,我不是连长,你是连长。”都这个时候了赵虎竟然还能够如此的憨,卢大旺走过来一把将他拉在了自己的身后,双眼怒视了一下,回过头来对连长憨笑两声:“连长,我们回去吧?”试探性的询问道。

    连长深吸一口气,微微点下头:“走吧,上车。”

    “是!”

    乘车返回连队的路上指导员故意坐下后排挨着赵虎和卢大旺,他用手轻轻的碰了卢大旺一下,用眼神在告诉他连长非常非常的愤怒,等会回去之后一定不要做任何的解释和狡辩,这件事非常严重。

    卢大旺深知这件事的严重性,拼命小幅度点头表示了解。

    卢大旺了解了不代表赵虎会了解,他现在一门心思的就是想要跟连长承认错误,表示这件事跟自己的班长卢大旺没有丝毫关系,他不希望卢大旺总是因为自己挨骂。

    汽车距离连队越来越近,车内的气氛一下子陷入到紧张不安,所有人大气不敢喘一下。

    吱!

    车辆停止之后一行人从车内走下来。

    “卢大旺,赵虎,王超你们三个跟我来一下办公室,你们两个回到自己的班级去报道。”连长下达了命令。

    “是!”

    两名战士快速离开这里,其他三人则跟在连长和指导员的身后前往办公室。

    在路上的卢大旺叫住了赵虎和王超,语气急促的提示道:“等会什么都不要说,听见没有?”

    “明白。”

    “班长我不想让你......”

    “别废话,按照我说的做,如果你想让我好的话就不要废话,好不好?”卢大旺低声呵斥住赵虎说道。

    赵虎不明所以的点点头。

    “嘀咕什么呢?”连长回头质问道。

    “没什么,没什么。”卢大旺回答之余加快了前进的脚步。

    来到办公室连长还是没有发火,他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端着水杯走出去刷洗一遍,在他离开的时候指导员对他们三个人小声提示道:“这次你们闯了大祸知不知道?现在这件事团部的领导非常不满意,连长刚刚替你们挨了一顿骂,等会不管他说什么都不要顶嘴。”

    “指导员我们知道了,你放心。”卢大旺作出回答。

    话音刚落下连长推开办公室的房门走回来。

    抬头看了一眼指导员:“你去帮我写一份报告吧。”开口说道。

    指导员楞了一下,皱着眉头反问道:“报告?什么报告?”

    “辞职报告。”

    “啊?辞职报告?”指导员彻底的被连长话正蒙了。

    “对啊,辞职报告,我带出了这样的兵还有什么脸面在当这个连长,我看我还是去看仓库吧。”连长的话虽然没有任何情绪,但是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把刀深深的刺进了卢大旺的心里,他知道这件事让连长不单单在团部丢了人,而且还丢到了整个军区。

    现在这件事肯定已经被传到沸沸扬扬,如果换做自己骂人都算是轻的了。

    身为一名战士擅自离开岗位这已经不是事情大小的问题,而是性质非常严重的问题。

    指导员走过去把连长拉倒了一旁:“你先不要太着急,这件事一定有我们不知道的内情,赵虎的性格你我都了解,他绝对不会主动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指导员的话都还没有说完就被连长伸出手给打断了:“你不需要替任何人说话,你我都清楚这里是部队,我们是军人,在军人的世界里只有对与错没有任何的借口和理由。”连长的语气开始变得严厉起来。

    指导员深吸一口气,向后倒退两步一转身走到沙发前坐下来。

    咚咚咚!

    门外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进来。”

    文书推开门走进来,先把卢大旺他们三个人看了一遍,随后大声回答道:“报告连长,团长来了。”

    “好,我知道了。”

    “你们三个先去门外站着,没有我的命令不能离开。”

    “是!”

    三个人转身走出办公室,随后连长和指导员也走出来,片刻的功夫就听到了团长和连长还有指导员之间的谈话声,话题围绕的全都是这次演习之间发生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