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回忆如烟逆袭的通信兵 > 005:如何习惯?
    何卫国跟着孙阿姨去了房间,赵虎一个人则站在院子里面东张西望。

    破旧的围墙已经缺少了一大块,院子内晾晒着粮食,那边的绳子上面则挂着一些刚刚洗完的衣服,看到这里的一切仿佛就看到了自己的家一样,看到孙阿姨就像是看到了自己的母亲,她们的脸上拥有的都是质朴和农民的单纯。

    “孙阿姨这边的线路老化已经不好用了,你让叔叔去城里的时候买一些新的线回来吧,买回来之后我们来帮你换一下。”何卫国一边说着话一边从房间内走出来。

    “那个......买这些线需要多少钱啊?”孙阿姨试探性的询问道。

    “这个的话我也太清楚,这个要看买多少平米的线来算,不过您这边用不到很粗的那种,买个最普通的那种就可以啦。”

    “孙阿姨是不是最近有点紧张?我这里......”何卫国说着就把手伸进了兜子里面去摸索了一遍,最后拿出了几张十元和二十元的钱,粗略数了一下后递到了孙阿姨的面前,“我这里不算太多,您先拿着。”

    “不行,不行,这个绝对不行,我不能要你的钱你们保家卫国就很不容易了,我怎么还能要你们的钱。”孙阿姨语气激动的做出了拒绝。

    “孙阿姨我们都已经认识这么久啦,您一直都对我们提供帮助和照顾,如果这点钱您要是不收下,那以后我们还怎么好意思麻烦您?您就手下吧,啊,听我的,等过年的时候小路回来了,让他还给我就行。”何卫国半开着玩笑回答道。

    孙阿姨的脸上充满了纠结,她想要收下这一百九十块钱,可是又不想收。

    何卫国看得出她的纠结,直接把钱往她的手里一塞,转身对着赵虎说道:“我们走吧。”说完头也不回的就往外走。

    赵虎还没有搞明白是怎么回事就看到了何卫国已经远去的背影,他急急忙忙追上去。

    孙阿姨的声音不断从身后传来:“何班长,何班长。”

    伴随着他们的脚步不断加快,那呼喊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小,最终消失在大风之中。

    “赵虎。”

    “到!”

    “知道刚刚我们去干什么了吗?”何卫国开口问道。

    “我们去给老乡家修电了。”赵虎回答道。

    何卫国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这里的人家每一个人都对我们提供过帮助,就刚刚孙阿姨还救过我和老张的命呢,人们都说军民一家亲,军民鱼水情,就是这个意思,你明白吗?”

    “我明白,班长。”

    “你真的明白?”

    “我真的明白,以后谁找我们帮忙,我都去。”赵虎憨笑着回答道。

    “呵呵......这句话可不是说出来这么简单。”何卫国苦笑两声说道,赵虎目前能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未来他会发现这里真的没有那么“安静”。

    从村子回到站点,何卫国站在山坡下对着最高处站岗的张立业用做了几下手语,张立业回复之后他才带着赵虎继续前行。

    来到站点的外面何卫国突然间停下来,扭头看了一眼满脸高原红的赵虎:“你现在是不是舒服多了?”

    “啊?班长什么意思啊?”赵虎被问的一脸懵。

    “我再问你的高原反应?要我说你既然要在这里工作,那就必须习惯这里的环境,既然改变不了环境那就去融入它,要不然带你去北面巡线可就危险喽。”

    “班长,我会努力习惯这里的环境。”赵虎大声回答道。

    看着何卫国走进房间,赵虎一个人站在原地陷入思考,如何才能够习惯这里的环境呢?如何才能够在这里恢复训练呢?

    高原反应简称高反(Altitude Sickness),主要是因为缺氧而引起的身体不适,通常情况下不会致命,但如果伴随着高反的进一步发展就会演变成非常严重的高山症,比如高原肺水肿和脑水肿,当我们想要去高原旅游的时候一定要提前了解这些。

    当我们出现疲劳,头痛,失眠,心慌,恶心,乏力等这些症状的时候,这就已经是轻微的高反了,此时就必须要进行调整。

    这些专业的东西对于赵虎来说就像是一个迷宫一样,他找不到出口找不到道路。

    过了大约一个多小时后何卫国从房间内走出来,他拿着一本书直奔赵虎:“认字吧?”问了一句废话。

    “报告班长,我认字。”赵虎从地上站起来回答道。

    “那就行,这本书给你看看,好好研究一下,想要在这里生存这是你的第一关。”说完把书递过去后转身走向了厨房。

    赵虎抬头看了一眼天空中的太阳,此时的太阳还高高挂在天空中怎么何卫国就要去做饭了呢?本以为他是去里面找东西,可没一会儿就听到了菜刀和切菜板发出了撞击的声音“做饭”这两个字立刻浮现在脑海中。

    拿着书悄悄凑过去,透过门边的缝隙看到了正在切菜的何卫国。

    何卫国停下手中的动作一扭头正好看到打算躲闪的赵虎:“赵虎,进来。”没好气的呵斥了一句。

    赵虎怀揣着一颗忐忑的心推开门走进去。

    “你小子偷看什么呢?”何卫国故作生气的质问道。

    “报告班长,我......我没有偷看什么,我......我就是好奇现在天还这么亮为什么你就来做饭了。”赵虎支支吾吾的小声回答道。

    “天这么亮?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

    “看外面这个太阳应该下午三四点左右了吧。”赵虎依照自己平日里对太阳的观察回答道。

    何卫国把自己带着腕表的手伸过去:“来,读一下现在几点。”

    赵虎低头看到上面的时间时顿时瞪大眼睛,按照现在的时针和分针所在位置来看此时已经是晚上的八点二十六分,这怎么可能?八点多外面的太阳还这么高,这么亮,“班长你的表是不是坏啦?”这是赵虎唯一能够想到的话。

    何卫国翻个白眼给他:“滚一边去,我的表上个月刚修好。”

    呲呲呲!

    “老何今天晚上什么饭菜?”兜子里的对讲机传来张立业的询问声。

    何卫国摁下通话按钮,回答道:“老三样。”

    “收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