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回忆如烟逆袭的通信兵 > 028:考试
    卢大旺跟随连长一前一后走进办公室,连长转身指了指办公室房门。

    卢大旺立刻心领神会走上前关闭。

    回过头来看了一眼已经坐在椅子上的连长,他的表情非常凝重心中一股不祥预感油然而生。

    连长抬头和站在那里的卢大旺对视一眼,语气冰冷的问道:“傻站着干什么?坐下。”

    “连长我还是别坐了。”

    “为什么?”

    “我怕我屁股还没有做热乎就被你骂一顿,到时候还是要站起来,我还是直接站着吧。”

    “样子吧,坐下坐下。”连长有些不耐烦的挥下手说道。

    “是!”

    卢大旺胆战心惊的坐下去。

    短短的两分钟沉默时间却好像过了一个小时那么久。

    吱!

    连长拉开抽屉从里面取出了几张写满了密密麻麻字的纸,粗略的扫了一眼之后扔到了卢大旺的面前。

    “这是我给你买的一份模拟考试题目,来,给我做一遍,我倒要看看你小子能得几分。”连长的这一番话吓得卢大旺差点没从椅子上摔下去,这场考试来的实在是太突然了。

    “连长这……”

    “这什么这,做吧,今天你做不完咱俩谁也别离开。”连长说完扔过来一支笔,随后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书站起来走到一旁沙发上坐下不再言语。

    办公室内瞬间变得十分安静。

    卢大旺拿着笔呆呆的看着面前这份“试卷”他在想自己这次是死活躲不过这一劫了,好吧,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但愿这份试卷里面的题目都是自己学过的。

    整理好自己的心情深吸一口气,将试卷摆正握着笔开始这一场特殊的考试。

    当他看完第一题眉头就皱起来,这是一道自己压根就没有学过的题目,别人都是开门红自己门都没得开。

    经过两分钟的思考果断放弃了这一题,向第二题看去。

    第二题自己学过所以并没有思考太久看完题目之后就挥笔写下答案。

    通信兵的记忆力不能说过目不忘但绝对比常人要厉害的多,多数都是跟他们长年累月的背密码有关,有人说过脑子那就是一台机器如果长时间不用一定会越来越笨,相反则会越来越聪明。

    接下来的四十分钟卢大旺只要是看到没学过的题目直接选择跳过,先捡着自己学过的作答,当所有会的题目全部写完之后回过头数了一便还没有写的题目发现足足有三十六道题,占比百分之三十左右。

    悄悄侧头偷瞄了一眼还在聚精会神看书的连长,心想,我这个成绩交过去结果可能只有一个“被打死”,可是不交卷自己剩下的题目也不会这样耗着不是办法。

    思来想去还是一咬牙一跺脚从椅子上站起来。

    他站起来发出的响声惊动了连长,连长扭头看了他一眼:“写完了?”低声问道。

    卢大旺机械版点点头,紧握着卷子走上前:“连长你先别看,我先说,这里面有一部分的题目我还没有学到所以……总之就是你看完不能生气,行不行?”递过去之前还是先试探性的问一问,让自己心里好有个底。

    连长冷哼了一声,说道:“哼,先拿过来让我看看再说。”说话的功夫便伸出手。

    卢大旺用舌头舔舐了一下嘴唇,犹豫片刻将卷子极其不情愿的递过去。

    连长一下子抢过去开始翻阅起来。

    暴风雨来的并没有卢大旺所想的那么快,但也并非不会来。

    就在这个时候指导员敲响了房门,听到他的声音就像是听到了希望之声,只要指导员在这里连长多少都会温柔一点点,不过在这件事上至于会不会温柔以待那就是未知数了。

    “指导员。”卢大旺立正喊了一声。

    “哎,你们两个开会呢?”指导员停下脚步询问道。

    卢大旺趁着连长还没有回答,急忙抢先一步:“没有,连长对我来个小测试,指导员你来的正好,等会我有几个题目可能需要请教你一下。”

    这一番话说完指导员立马就露出笑容,用手指了指卢大旺,心想,你小子的心思我还不懂。

    连长看完了所有的题目之后把卷子往面前茶几上一扔,刚刚还很平静的脸上顿时风云突起。

    他先是用手狠狠的挠挠头,突然间用力的拍下茶几。

    嘭!

    这一声闷响吓得卢大旺跟指导员浑身一颤。

    指导员走过去还没开口连长就传来了愤怒的质问声:“卢大旺啊卢大旺你能给我解释一下这题让你做的是什么玩意吗?”

    “连长我这里面有一部分题确实还没有学到,你在让我多学习几天。”卢大旺低声做出解释。

    “放屁,从我通知你到现在你学习多久了?你卢大旺什么脑子我还不知道嘛,我告诉你这件事我很生气。”

    “我算是看透了,你小子压根就没打算考这个军校,既然你不打算考那还学个屁啊,等今天退伍时间到了就给我脱衣服滚蛋。”连长气不打一处来,所以说话也就不会太多的去思考。

    卢大旺彻底的低下头不在做任何解释,他非常明白连长之所以这么愤怒就是因为自己对这件事的态度,他也清楚连长从内心非常希望自己考上军校以后可以更好的在部队发展,自己拿出这样的成绩换做谁都会愤怒。

    指导员看完了卢大旺的卷子后放回到茶几上。

    “要我说你们两个谁都没错,如果非要说有错那就是我的错。”

    “跟你有毛关系,我告诉你啊别一干嘛就往自己身上揽,你在这给我和稀泥玩呢?”连长没好气的做出回击。

    指导员深吸一口气,继续说道:“是我提议让赵虎去一班跟着卢大旺的,如果我要是不这么做他也不会把自己该学习的时间都拿出来训练赵虎,这样你也不会生气,对不对?所以说都是我的错,这样吧,我们给赵虎先换到二班训练,现在距离考试还有三个多月,这三个月里面你玩命学还有很大的希望。”

    指导员给出了一个听上去可行的办法。

    “怎么样?”连长拉着脸质问道。

    卢大旺抬头和两位领导对视一眼,他接下来所说的每一句话甚至是每一个眼神都可能改变这场“战火”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