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回忆如烟逆袭的通信兵 > 015:你个怂包
    何卫国坐下来之后并没有开口说话,赵虎也从不主动跟人交谈,他笔直的站在那里两眼目视着前方。

    时间过了大约有十分钟何卫国发出了声音:“赵虎。”喊了一句。

    “到!”

    “你为什么来当兵?”何卫国冷不丁的问出了这样的一个问题。

    赵虎顿时一愣,片刻后做出回答:“因为我们家特别穷我没有办法上大学,去工作父母不太放心,所以就让我当兵训练一下。”他没有说任何豪言壮语只是如粗茶淡饭一般说出了一部分人的实情。

    有的人因为热爱军营而选择军营,有的人因为出生军人世家所以选择参军,还有的人为了某个人的嘱托选择参军,而赵虎则属于另外一种,他来之前对军人并没有太多的想法自己所了解的军人也都是从电视上看到,所以不能说因为热爱而选择,只能说因为无奈而选择。

    何卫国微微点下头,从地上站起来转身两眼直视着赵虎,让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四周充满了压力。

    “那你有没有想过当好这个兵?”

    “报告班长,我不知道。”

    “不知道?什么叫不知道?”何卫国的语气变得严肃了很多。

    “我......我也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做,我就是不想给卢班长丢人,我不想让别人因为我被人嘲笑挨骂。”赵虎支支吾吾的小声做出回答。

    何卫国挥手就想给他一拳,深吸两口气:“我告诉你,如果你一直有这样的想法那你还是趁早去申请一个舒服一点的部门工作吧,不要当通信兵,等两年之后你就退伍回家,到时候找个工地搬搬砖或者找个工厂上上班都可以,别在这里占着茅坑不拉屎,知道吗?”他在强压着自己内心的愤怒去刺激赵虎的心。

    赵虎听完后没有做出回答。

    “你只要告诉我一句“好”我马上就跟上级申请把你调走,我们X17号站也好,还是通信连,通信团也好在这里没有孬种,你不配通信兵这三个字,知道为什么?因为你的骨子里面就是软弱的,你骨子里面就是个怂包,一旦上了战场你别说保护别人你不害死别人就是好的。”何卫国的嘴丝毫没有给他留任何情面。

    这一番话刺激的赵虎浑身都开始颤抖起来,他攥着枪带的手不停的在用力,他的牙齿不停在用力,他的眼神中充满了愤怒在跟何卫国对视。

    何卫国看到他的这番表现后感觉火候差不多了,继续说道:“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难道我说错了吗?你别以为X17号站距离你们飞鹰连很远我就不知道你的事情,从你在新兵连开始到进入到飞鹰连,你的所有事情我都知道,联合大演习期间你擅离职守,因为你导致演习出现了重大失误。”

    “还一口一个不想让卢大旺因为你被人嘲笑被人训斥,我就问问就你这样的他能不被人嘲笑?能不被人训斥吗?我最最最受不了的就是你竟然给我说不知道怎么当好一个兵,你在新兵连学的都他么就这饭菜吃下去了吗?”

    何卫国训斥赵虎的声音传到张立业的耳中,他站起身来凑过窗户向外望去,看到岗位亭钱的两个人时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呵呵,小子你的苦日子终于要开始啦。”忍不住的嘀咕了一句。

    “我没有,我一直都在努力,我不想让班长因为我被人嘲笑。”赵虎扯着嗓子大声做出回击,他自己都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敢这么说话,不过话说出来那一刻就没有在收回来的余地。

    何卫国挑下眉毛:“呦呵,你还敢冲着我喊叫?你别跟我比嗓门,喊得响算个屁,你有能耐去大比武拿个冠军,没有实力喊的在响你也是个怂包。”一脸嫌弃的说道。

    赵虎咬的牙齿吱吱作响。

    “别以为来了X17号站你就可以舒舒服服等到退伍,从明天早上开始你会发现这里不是天堂而是地狱,我就是地狱里的魔鬼,哦,对还有张立业那也是个魔鬼,你想要在我们这里生存下去那就看你有没有本事了。”何卫国似笑非笑的说完后转身走出去。

    走到一半的时候听下来,转身看向赵虎:“一句话,只要你想要离开随时告诉我,毕竟在这种地方可是有“生命危险”的。”这不是恐吓而是事实。

    赵虎有那么一瞬间想要逃离这里,他感觉这里的人不如飞鹰连的人好,不如那里的人对自己的友善,刚来的时候感觉何卫国跟张立业都挺好的,自己也不知道做错了什么他突然间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转过身看向远处的丛林,用力的拉了一下枪带,心里愁绪万千,离开那自己将会成为卢大旺的耻辱,留下每天都要面对这样的两个家伙日子绝对不会舒服很多。

    天色渐渐的暗下来,远处的丛林从绿色变成了黑色。

    呜呜呜呜!

    远方传来了阵阵狼吼声,声音划过天空,这是他第一次真真切切的听到狼吼声。

    赵虎吓得急忙用手去摁探照灯,可是他发现自己如何摁开光这个灯就是不亮,越是不亮心里越是慌乱。

    啪啪啪!

    用手拍打几下灯罩,心中期盼着赶快亮起来,赶快亮起来,怎奈何这个灯就像是故意的一样死活不亮。

    赵虎一边慌乱的弄灯一边两眼不停的看向前方丛林。

    他之前从电视上看到过狼吃人的画面,所以脑海中不断的在重复这一画面,导致本来就慌乱的他变得更加慌乱。

    此时此刻也顾不上天寒地冻,直接脱掉手套快速的摆弄着探照灯,他的手不受控制的开始哆嗦起来。

    扭头看了一眼身后不远处的宿舍,如果这个时候用最快的速度冲进去肯定会转危为安,可是他能这样做吗?

    宿舍内的何卫国跟张立业也听到了狼吼声,两个人翻身坐起来走到了窗户边上悄悄的看着外面。

    “哎?他怎么不开灯?”张立业有些纳闷的问道。

    “呵呵,他开了。”何卫国坏笑着回答道。

    “啊?开了?灯坏掉啦?”张立业被他的话搞得一头雾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