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回忆如烟逆袭的通信兵 > 017:训练开始
    探照灯坏掉了吗?很显然根本不可能坏掉。

    何卫国用手指了指东边墙壁上连接探照灯的那根线。

    张立业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瞬间恍然大悟,原来这根线被何卫国给剪断了,赵虎不管怎么努力这个灯肯定是亮不了。

    “你别给他吓死了。”张立业有些担心的提示道。

    “吓死?我还没听说过人有被吓死的,他现在有两条路可以选择,一个是继续站在那里,一个就是转身跑进宿舍求救。”何卫国十分不屑的回答道。

    “那他要是跑进来怎么办?”

    “那说明他就是个怂包,彻头彻尾的怂包,我明天就跟上面请示把他调走。”何卫国想都没想就给出了自己的回答,不过他还是坚信赵虎不会转身跑过来,第一是因为他虽然有点憨但骨子里还是有没有志气的,第二那就是刚刚自己说的那些话,综合这两点来看他不会跑过来。

    就算是被吓死也得死在岗位上。

    一道道绿色的光如同火焰一般出现在距离自己一百多米外的地方,赵虎的双腿不受控制的在颤抖,眼看着探照灯是打不开了只能在慌乱之中举起枪,拉枪栓的那一刻他才意识到自己的枪里面根本就没有子弹。

    气的真想给抢摔在地上。

    此时此刻他唯一可以用的武器那就是枪口上方的刺刀。

    深吸一口气把枪举起来,正对着前方。

    “赶快走,赶快走,别逼我,别逼我。”赵虎跟老太太一样不断的碎碎叨叨念着。

    狼群对于他并没有太感兴趣,它们站在那里半小时后转身冲进了丛林内,一道道绿色的光从他眼前消失,最终又变成了黑漆漆一片。

    看到这一幕赵虎如释重负,整个人瘫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呼,呼,呼!

    宿舍内的何卫国跟张立业相互对视了一眼:“行了,你去把线帮他接上吧。”

    “凭什么你给弄断的让我去啊?”张立业没好气的埋怨道。

    “因为我是班长啊,赶快去,弄好了赶快睡觉,明天又是辛苦的一天。”何卫国躺在床上十分舒服的伸了一个懒腰,说完把被子一盖蒙头大睡。

    张立业小声嘀咕了几句之后拿出工具对线路进行连接。

    啪!

    突然间一声响,吓得赵虎浑身一激灵,翻身跳起来举着枪喊道:“谁?出来。”喊过之后他看到亮起的探照灯有点懵了。

    走过去把它从上到下观察了一番:“我需要你的时候你死活不亮,现在我不需要你了,你倒是亮了,行,看来你也跟我过不去。”语气中充满了不开心。

    这一晚上给赵虎折腾的真够呛,虽然后半夜没有任何的风吹草动,但因为前半夜的狼吼让他心里那根筋一直紧绷着不敢放松。

    在漫长的等待中终于迎来了初晨的太阳。

    何卫国跟张立业带着红旗走出房间履行每天的升旗仪式。

    “赵虎。”何卫国站在旗杆下对他摆摆手喊道。

    赵虎快速跑过去,立正:“到!”大声做出回答。

    “知道这是什么吗?”何卫国指着国旗问道。

    “报告班长,这是国旗。”赵虎不假思索的说道。

    何卫国微微点下头:“好,知道就好,X17号站立正。”

    赵虎跟张立业昂首挺胸笔直的站在那里。

    “下面进行升国旗仪式,唱国歌。”

    “起来,不要做奴隶的人们.......”

    升旗仪式结束之后何卫国站在两个人的面前:“今天我宣布一下咱们X17号站接下来一周的训练计划,每天早上第一项升国旗唱国歌,第二项我们将进入到体能训练,五公里负重,二百个俯卧撑还有二公里的蛙跳,然后吃早饭,吃完早饭在没有任何任务的情况下我们会进行技能训练,晚上睡觉之前按照早上的体能训练再来一次,都没问题吧?”

    说出这一系列的训练计划,这些对于张立业来说没有丝毫问题,但是对于赵虎来说几乎要了他的命,如果要不是在高原地区他咬着牙也会坚持完成,但是在这里他发现咬牙都费劲就更别说完成这么多训练了。

    “没问题。”张立业大声回答道。

    “赵虎?”

    “到!”

    “有问题没有?”

    “报告班长,我......”

    “你什么你,你个怂包,我告诉你啊想要留下来就别废话,我说什么就是什么,如果想要滚蛋现在就滚。”何卫国双眼怒视着他大声呵斥道。

    “报告,没问题。”赵虎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哎,这就对了嘛,行了,今天的体能开始吧。”何卫国说完喊着口号带他们两个人跑到山底下,按照规定的路线跑步前进。

    路上遇到了几名出门劳作的老乡,大家对于突然间开始跑步的三个人表示好奇:“何班长你们这是在搞训练吗?”小声询问道。

    何卫国满脸笑容的回答道:“这是我们的日常训练,从今天开始你们会经常看到我们三个的。”

    “哦,那你们加油啊。”

    “好嘞,加油,快点,一二一,一二一......”

    穿过村庄绕了一大圈,赵虎总感觉这不是五公里,这像是五十公里,因为他怎么跑也跑不到头,伴随着身体内的氧气不断被消耗,摄入的氧气又不够多他开始出现了高反,伴随着头晕和恶心症状不断出现,脚步减慢了许多。

    正在带队跑步的何卫国看出了他的情况示意张立业停下来。

    两个人来到赵虎的身旁:“什么情况?”开口问道。

    赵虎摆摆手,发出两声咳嗽,一脸痛苦的看向他:“班长,我头晕,我好想吐。”回答道。

    “高反,那行吧,那咱们从跑步改为快走,还有最后的二里路我们就当终点了,坚持住。”何卫国苏日安很厉害,但不代表他不懂得有些事情还是不能强做,要不然真的会出事。

    不用跑步改为走路,这让赵虎多少有了一些缓和的余地,随后又从快走改为慢走,看他是在无力坚持的时候何卫国就地指着喊道:“终点到了,大家原地休息一下。”

    张立业对他冷笑一声,其实五公里的路早已经到了,这老小子真会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