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回忆如烟逆袭的通信兵 > 026:准备出发
    赵虎能够听出来张立业不是在跟自己开玩笑,而且自己所要走的线路按照他们所说的除了丛林就是沼泽地,最关键是今天何卫国竟然让自己把一个弹夹都压满子弹,这说明一路上不一定会遇到什么。

    自己绝对不会因为今天跟蛇有一次肢体接触就放下对它的恐惧,可这正如何卫国所说不能够跨过这一步,那其他的练习就没有了任何的意义,因为没有一个有线兵可以当温室里的花朵,想到这里他知道自己没得选择。

    退出X17号站容易,可用这样的方式去面对卢大旺那才是最难的事情。

    赵虎毫无感觉的用勺子把半个土豆都挖掉了,要不是张立业提醒两句剩下的那半个土豆也将会受到摧残。

    急忙停下手里的动作:“班长……”

    “没事,没事,你挖掉的正好做成土豆泥明天带着吃。”张立业半开着玩笑说道。

    赵虎听完也跟着笑起来。

    第二天的行程会是怎么样赵虎心里没有一点底,他无数次幻想自己如果遇到蛇之后的样子,可没有一次是好的,这对于他来说增加了很大的心理负担。

    时间转眼间来到了晚上,何卫国带着他们两个人准时到迈着正步走向国旗。

    “赵虎你来降旗,收旗。”何卫国命令道。

    “是!”

    赵虎一下一下的将国旗从旗杆下拉下来,然后按照何卫国所教的方法进行折叠,完成之后双手托举着国旗走进房间,将它平整的摆放在桌子上面。

    降旗仪式举行完毕三个人又来了一场激烈的拉歌大赛,这一套流程走下来赵虎心里比刚刚要平缓许多。

    晚上在饭桌上何卫国并没有跟他说任何的话,全程都在跟张立业说明天的事情。

    赵虎第一次不用站岗所以他在确定可以躺下的时间第一个冲进了被窝,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不是睡一觉可以解决的,如果有那么就多睡一会儿。

    啪!

    何卫国关闭了宿舍的灯光,周围的一切瞬间安静下来,阵阵风声拍打着窗户发出吱吱吱响声,赵虎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就是无法入眠,他一闭眼就会出现蛇的样子。

    哒哒哒!

    何卫国用手敲打了几下床头的铁管。

    “咱能不跟蛆一样来回的拱吗?”埋怨道。

    本想翻身的赵虎听到这话立刻停止了自己的动作,乖乖侧躺在那里,身体不动可是心和脑子却根本闲不下来,他在想如果卢大旺在这里会怎么对自己?会不会也会像何卫国那样强迫自己去跟蛇正面接触呢?

    不,他肯定不会那样做的,他肯定会告诉自己慢慢来,不要着急。

    时间来到了凌晨的十二点多困意袭来赵虎的眼皮开始变得越来越沉重,一旁的张立业跟何卫国早已经进入了梦乡,他谨慎的转个身后终于闭上了眼睛。

    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被床发出的吱吱作响声给吵醒,睁开眼发现一个身影在快速的穿衣服,赵虎见状跟着翻身坐起来,短暂的迟疑片刻之后也开始穿衣服。

    “你干什么?”张立业听到了声音回头看向他问道。

    “起床。”赵虎回答道。

    “起床?这才三点多你起床干嘛去?”张立业种皱着眉头很是不解的问道,心想,这家伙该不会现在起床要去锻炼吧?

    赵虎被他的问题搞得也有点懵,心想,你们不是都在起床出任务嘛,怎么还会问我这样的问题。

    就在这个时候何卫国翻身微微睁开眼睛:“你们两个去拉屎能不能小点声。”没好气的说道。

    张立业翻个白眼给他,没有说话把外套穿上用力的裹了一下快步跑出房间。

    赵虎呆坐在床上一脸懵的看向何卫国。

    这一刻他才明白原来张立业起床是为了去厕所,想到这里他忍不住的露出了无奈的笑容,把自己刚刚穿好的衣服脱下来,躺在床上继续睡觉。

    啪啪啪!

    睡得正香甜耳边传来了刺耳的响声,赵虎从梦中惊醒一下子坐起来。

    张立业跟何卫国两个人正笔直的站在自己面前,一手一个铁块不断的敲打着。

    “班长,有事吗?”赵虎揉了揉眼睛小声问道。

    “你说呢?赶快起床。”何卫国大声命令道。

    赵虎听到命令下意识的掀开被子开始穿衣服,换做之前父母喊自己起床那都要在床上翻个身,醒个觉才动地方,自从参军之后一听到起床的口令立马就会掀被子穿衣服,仿佛已经形成了肌肉记忆一样。

    赵虎起床洗漱完毕回到房间看到了桌子上热气腾腾的玉米面糊糊感觉如此的亲切,何卫国对他摆摆手,说道:“别愣着了,赶快过来吃,吃完了我们就要出发。”

    “是!”

    赵虎走上前端起碗喝上一口熟悉的味道,不仅身体暖洋洋心里更是满足,这是家乡的味道,喝着碗里的玉米糊糊脑海中情不自禁的想起来远在家乡的母亲,曾经多少个还未天亮的早晨母亲一个人站在昏暗的灯光下帮自己熬玉米糊糊喝。

    “虎儿,多吃一点,吃多了身体暖,脑子精神。”母亲一边欣慰的看着自己一边小声说道。

    “妈你也吃,我吃不下这么多。”

    “吃吧,这个就跟喝水一样,多吃一点并不会怎么样。”

    这也许就是母亲,一个有一口吃的总是会先赛到孩子嘴里的女人,一个本性柔软但有了孩子之后却变得非常坚强的女人,一个让孩子不管离家多远都念念不忘的女人。

    赵虎想到了之前的那些事情鼻子有些酸楚,为了不让何卫国跟张立业看出自己的变化,他几乎把整个脸都要埋在碗里面了。

    “锅里还有一碗你们两个谁去吃掉?”何卫国第一个吃完放下碗说道。

    张立业跟着也放下了碗筷,用手抹了一把嘴:”我是吃不下了,赵虎你去吃。“

    赵虎十分爽快的点点头,站起身就走出房间。

    “咱俩去最后确定一下,如果没问题的话等下出发。”

    “好,走吧。”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出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