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回忆如烟逆袭的通信兵 > 041:毫不知情
    指导员在这里跟赵虎又聊了一些其他的事情,抬手看了一眼腕表后从椅子上站起来。

    “连队还有些事情需要我去处理,今天就不跟你在多聊了,你好好休息争取早日归队,还有如果你出院之前想改变自己的决定随时可以联系我。”指导员临走之前又说了一遍。

    赵虎憨笑着点点头:“谢谢指导员来看我,你慢走。”

    指导员离开了病房,听到了房门被关闭的声音后赵虎坐在那里发起了呆。

    他也不知道自己做的决定是否争取,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还可以继续在X17号站待下去,他也害怕如果下次真的再晕倒而且还没有被何卫国跟张立业发现会是怎么样的一种情况,自己会死吗?

    想到死亡他有些犹豫了,世界上的任何一个人没有不害怕死亡的。

    “害怕你就退缩吗?既然选择了这身军装就意味着你已经做好了为祖国为人民牺牲一切甚至生命的准备,否则你就不配当一名军人。”耳边回荡起卢大旺曾经指着自己鼻子训斥的这番话。

    赵虎深吸一口气,双手紧握着拳头从犹豫变成了坚定,“回去,必须回去”。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了,自从指导员来看过他一次之后在没有任何人出现,无聊的日子让他有些难熬,终于在第四天的时候医生通过对赵虎的身体进行全面检查确定了他已经完全康复可以出院,得知这一消息别提多有开心。

    回到病房用最快速的速度穿戴好自己的军装,收拾好自己的行李。

    走出军区医院的大门仰头深吸一口气。

    哔哔!

    正准备感叹一番的时候听到了汽车的喇叭声。

    回头向右前方看过去,看到了卢大旺的身影,只见他正站在一辆军车旁看向自己。

    赵虎见状撒丫子就跑过去:“班长,班长你咋来啦。”兴奋的喊叫起来。

    卢大旺用手对着他的胸脯子就是一拳:“怎么,我还不能来啦?”故作生气的埋怨道。

    “不是,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是......我就是看到你可开心咧,班长。”赵虎急忙做出解释。

    卢大旺笑着对他摆下手:“行啦,别一见面就给我来这一套,赶快上车。”

    赵虎应答着跑到了副驾驶一旁拽开车门就跳上去。

    卢大旺启动汽车离开军区医院,赵虎根本就不知道这将是他跟心里最最最最重要的卢大旺班长最后一程路,所以这一路上两个人聊得都很平淡。

    “你确定还要去X17号站?”卢大旺侧头瞄了他一眼后问道。

    赵虎抿着嘴点点头,十分肯定的回答道:“恩,我要回去。”

    “行,你小子现在越来越有志气了,好好好,继续保持啊。”

    “班长我一定继续努力。”

    汽车在道路上疾驰着,历经了将近四个小时的路程后停在了山脚下,赵虎刚要打开车门下去的时候被卢大旺给叫住了。

    “关于这件事我不发表任何的意见,说不说都由你来决定。”自己临出发之前指导员说出了这番话。

    卢大旺一脸为难的站在那里,眼神不断的看向连长希望能够让他来帮自己下这个决定。

    赵虎不是自己带过的最优秀的战士,但绝对是让自己印象最深的那一个,并且他还知道自己在赵虎心里的位置有多重要,正因为这样才让卢大旺面对这个问题非常难以做出决定。

    连长两手一拍沙发扶手站起来,卢大旺跟指导员纷纷注视着他,本以为他会给出决定谁知道他却径直的走出了办公室。十分钟之后推开门走回来,两个人的目光好像就没有挪动地方一样依然停留在办公室房门的位置。

    “你们两个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搞得好像我知道要怎么做一样。”连长翻个白眼没好气的回答道。

    “连长......”

    “这件事我支持指导员的决定,你必须自己选择,我没办法替你选择。”当连长也不知道怎么做的时候指导员的决定就显得尤为重要了,“不过如果我要是你的话,我也许不会告诉他,至于为什么我说不出来,我也不知道要怎么说。”随后连长又附加了一句,也算是给了卢大旺一个指引的方向。

    卢大旺微微点下头,回答道:“我知道要怎么做了。”

    “那就好。”

    卢大旺在前往军区医院的路上并没有在过多的去思考这个问题,他害怕自己想着想着在改变计划。

    身为赵虎在通信生涯之中的引路人卢大旺比任何人都希望他能够走的更远,走的更高。

    他非常清楚这将是跟赵虎最后一次用这样的身份来讲话,在他离开之前还是想要多叮嘱两句,把下车的赵虎叫回来,两个人面对面的坐在车内。

    上方的何卫国跟张立业两人安静的站在那里,没有打扰两人的交谈。

    “赵虎你能够在遇到这样的危险情况后依然选择回到X17号站我真的替你感到骄傲和开心,同时我也多少会有些担心,今天我过多的话不跟你说了,只想再跟你说两句实在话。”卢大旺说话的语气非常平和,不像是班长和战士之间的谈话,更像是家人一样在交谈。

    赵虎很认真的点点头:“班长你说吧,我一定都记住。”

    “我不需要你记住,我只希望你能理解我的意思就可以。”

    “虽说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可是这个社会上还是有很多的事情会因为先天性的因素导致我们无法完成,这和你的努力没有任何的关系。”

    “啊?班长这是什么意思啊,我不太明白。”赵虎一脸蒙的看着他问道。

    卢大旺嘴角微微扬起笑容,用手拍拍他的肩膀:“意思很简单,如果自己怎么努力都得不到结果那就换一条路走一走,也许另外一条路才是真正适合你的路。”用着十分轻松语气给出了解释。

    赵虎似懂非懂的点下头:“哦,可是我还是不太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哈哈哈,你会明白的,行啦,赶快去找你们班长报道吧,我还有事情也得赶快回去。”

    “班长天都已经黑下来了,你一个人回去可以吗?”

    “把那个吗字给我去掉,我一个堂堂飞鹰连班长别说这是开着车就算是走路我都能走回去,别墨迹了赶快下车。”

    “是!”

    赵虎说完打开车门跳下去,从后排拿下背包后笔直的站在那里向卢大旺行军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