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回忆如烟逆袭的通信兵 > 048:集训那些事【一】
    有些人是真傻,有些人是装傻,而有些人则是能装傻的时候就装傻,该强硬的时候也丝毫不会软弱,赵虎就属于最后的这一类人,他的强硬只针对于某一种特定的事物,除此之外全程装傻。

    在大家收拾宿舍期间何卫国把赵虎跟张立业叫到了一旁。

    “赵虎从现在开始你跟他们一起训练,不要以为你现在是X17号站的人我就会给你留情面,听见了吗?”何卫国低声说道。

    赵虎点点头:“是。”

    “张立业你的任务很简单就是把他们的人数给我不断的减少,减少,在减少,我可不希望咱们这一月的时间都跟这么多人天天在一起。”何卫国的话说的是如此干脆直接,张立业听完后努下嘴,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你这不是集训,你这是虐人玩啊。”半开着玩笑说了一句。

    “我可从来没有强迫他们过来训练,我也没有求着他们过来,这些人就是来找虐的。”何卫国翻个白眼没好气的回答道。

    “哈哈哈,好吧,既然如此那咱们就别手下留情啦。”

    “恩,要的就是这句话。”何卫国说完从兜子里拿出来一个口哨放在嘴里。

    嘟嘟嘟!嘟嘟嘟!

    憋足了劲用力吹响了集合的哨声,哨声响过后所有人快速的从房间内跑出来,整齐的站在院子里面。

    何卫国对着赵虎摆摆手,他立马就心领神会的跑到了队列的最后方立正站好。

    “开始集训之前我讲一下这里的规矩。”何卫国站在队列前方到背着手一边慢慢移动一边说道,“这里是X17号站,也是我们祖国北部众多站点中的一个,我们这里海拔高,环境恶略,人烟稀少但是野生动物却有很多,什么狼啊老虎啊,蛇啊,这些你们日后一定会经常看到,所以想要在这里生存下来单靠你们在连队里学的那些可是不行的。”何卫国说完这些话大家脸上的表情多少都有一些变化,唯独赵虎依然绷着脸站在远处。

    自从上次经历过狼群袭击之后他对动物仿佛并没有之前那么恐惧了,再加上自己本来就是X17号站的兵,如果这都害怕的话等会还不一定被何卫国骂成什么样子。

    “这是其一,其二就是来这里集训那就必须听我的命令,我不管你们之前什么样,在这来请你们把尾巴给我夹紧,千万别让我看到某个人翘尾巴如果被我看到我很可能会毫不留情的给你砍下去,第三就是关于训练的问题,这也是你们来这里的主要问题,每个人在这有一百分。”

    又是积分制度,战士们听完内心不断的叫苦。

    “如果你们无法完成我规定的训练,放心不会被扣分只会被淘汰,如果你们能够全部完成规定训练那么恭喜你可以在这里多待几天,至于能待几天那就看你们的分数情况了,我们每周一都会对积分最靠后的两位给予欢送,都明白了吗?”何卫国说完了所有的规矩后大声问道。

    “明白!”

    众人仰着头齐声做出回答。

    赵虎还在想自己怎么办的时候张立业走到了他的面前,把写着11好的号码牌递到了他的面前,赵虎伸手接过来。

    “这就是你们的编号,这个编号会一直伴随着你们直到离开这里。”

    “张立业。”

    “到!”

    “今天的训练任务交给你了,总之一句话不希望看到他们能够走上来。”何卫国低声说道。

    “是!”

    “全体都有,向右转,右后转弯跑步走。”伴随着张立业的命令,所有人迈着整齐的步伐向山脚下移动。

    来到山脚下张立业下达了今天的第一项训练“五公里越野”,对于赵虎来说这五公里可不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他昨天才坚持跑到四公里就已经累趴在地上,今天能否突破成为了最大的难题。

    “一二一,一二一,一二三四。”

    “一二三四。”

    “不想第一天就被送走那就都跟上,不要掉队,后面的快一点。”张立业跟在队伍的一侧不断的发出斯喊。

    看到赵虎经过自己身旁的时候紧走两步跟上了他的步伐。

    “你能不能跑完五公里?”开口询问道。

    赵虎扭头看了一眼张立业,回答道:“报告班长,我......我也不知道,昨天我的最高纪录是四公里。”

    张立业听完后点点头:“那今天最起码得跑到四公里半吧,如果可以咬咬牙突破五公里是最好的啊,加油。”

    “是!”

    刚开始的路程大家速度都非常匀,队列也相对整齐,路程过半还没有一百米就开始出现了差距,赵虎本来是最后一个没想到不知不觉自己竟然跑到了队列的中间位置。

    “快一点,快一点,磨磨唧唧的干什么?”张立业见状不停的催促着。

    赵虎知道他们的速度绝对是快的,只是在高海拔环境对他们没有那么友善罢了,尤其是剧烈运动导致身体内的氧气极具损耗。

    正在奔跑的一名战士速度突然间减慢,最后停下来,他站在原地不停的大口大口穿着粗气,赵虎经过他的身旁的时候也停下来:“你现在是不是缺氧了?这个时候不要这么急促的呼吸会让你很难受的,慢慢呼吸不要着急。”十分友好的对他做出提醒。

    战士扭头看了赵虎一眼,并没有理会他的意见。

    “赵虎。”

    “到!”

    “你在那干嘛呢?我让你停下来了吗?”张立业大声呵斥道。

    赵虎急忙迈腿向前继续跑,临走之前还不忘扭头在提醒一遍:“千万不要大口大口喘气,这里的氧气没有那么足,你这么做只能让氧气越来越少。”说完头也不回的跑出去。

    战士并没有打算接纳赵虎的意见,可是当他发现自己的头变得越来越昏沉,整个人也开始有些变化时停下了正在大口喘气的嘴,脑海中不断的回荡着赵虎刚刚临走之前对自己说的那些话,他开始从大口呼吸转变成慢频率的小口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