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回忆如烟逆袭的通信兵 > 057:集训那些事【十】
    利剑特战队只属于最高领导,地处神秘地带,除了本队战士以外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具体位置,就算是参加选拔的战士也都不会被带到那里面,这是一支神秘的影子部队,也是很多战士向往的地方。

    赵虎听完何卫国的讲解后并没有太大的感觉,不是因为自己不向往,而是因为自己的实力根本不允许胡思乱想,别说参加选拔了,估计海选都得倒数第一。

    何卫国却不这样认为,他今天之所以跟赵虎说这件事就是希望在他的心里先埋下一颗种子,等到时机成熟的那一天希望可以开花结果。

    “班长你说的那个利剑特战队对于我来说实在是太遥远啦,我可不敢想。”赵虎憨憨的回答道。

    何卫国伸出舌头舔舐了一下嘴唇,嘴角露出了一抹微笑:“对于现在的你来说那肯定是比登天还要难,但是未来那可不一定,难道你没有听说过这样一句话嘛,叫“当你拼尽全力去做一件事的时候,老天都会为你让路”。”

    “我们人活这一辈子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人最怕的是什么?是死亡吗,不,每个人都会死,不管你有牛逼,早晚都会有这么一天,可我们怕的是什么?怕的就是当有一天我们老了,我们无法在像现在这样能够生龙活虎,而我们却发现年轻的时候留下的没有回忆,全是遗憾,这才是我们最怕的事情。”

    “年轻就是资本,所以你明白我说这些话的意思了吗?”

    这是何卫国第一次用这样的方式跟赵虎交流,也算是对他进行了一下心灵洗礼,给他心中的种子施施肥,浇浇水。

    赵虎站在那里两眼目视着前方,他在消化何卫国对自己说的这些话。

    人生是什么?

    人生有需要做些什么?

    当自己老了之后又可以回忆什么?

    他的大脑就好像瞬间开窍一样,思绪万千过后对何卫国点点头:“班长我明白了。”十分肯定的给出了答案。

    “你确定你明白了吗?”

    “我确定,我要给我老了以后留下更多的回忆,而不是遗憾。”

    何卫国微笑着从椅子上站起来,用手拍了拍赵虎的肩膀:“好,希望你不是暂且的明白,而是要放在行动之中。”说完绕过他走出了宿舍,“如果没什么事你可以安排自己训练了。”片刻后门外传来了他的声音。

    “是!”

    赵虎快速的换好作训服跑出宿舍。

    此时张立业正带着剩下的七个人在进行射击训练,赵虎独自一个人去了那个特殊的训练场。

    说来也巧,自己刚来到单杠的下面一抬头就看到了那天看到的那条蛇,它一圈一圈的缠绕在横杠上面十分安逸的荡秋千,看到赵虎靠近立马就高傲的仰起头冲着他不断的吐信子,仿佛在告诉他“小子别靠近,这里是我的底盘,小心我咬死你”。

    要是之前赵虎肯定会被吓的向后倒退,甚至发生喊叫,如今他却发现自己怎么也害怕不起来,反而还感觉这条蛇蛮好看的。

    “小蛇,我要训练你乖乖的离开好不好?”赵虎站在下面跟它进行“谈判”。

    “你听话先离开这里,我锻炼完之后你再回来。”

    蛇怎么可能听得懂人话呢?它的头在跟随着赵虎的身体而移动,嘴里的信子依然在不断的向外吐。

    赵虎见跟它说半天没有任何的用处,只好改变一下策略,把挽起来的袖子放回去,两手用力的揉搓几下,十分谨慎的往前靠两步。

    突然间蛇头猛地向前突进,吓得赵虎急忙向后倒退两步,他本来想要按照张立业上次抓蛇的方法来完成,却发现自己好像并没有那么熟练。

    站在高处的何卫国看到了这里的情况后用对讲机呼叫张立业让他过去帮下忙。

    赵虎跟蛇还在对峙的时候听到了侧前方传来脚步声,扭头看过去:“班长,你来的正好,这里有一条蛇我不知道怎么抓他。”对着张立业发出求救信号。

    张立业来到赵虎的面前抬头扫了一眼横杠上的蛇:“这不是上次我抓走的那一条嘛,怎么又回来啦?”

    “也没准不是那一条呢。”赵虎回答道。

    “别管哪一条,我总不能没事就来帮你干这个活吧?你这要是在野外生存遇到蛇了怎么办?还得把我空降下来帮你?”张立业一脸嫌弃的对他说道。

    赵虎有些不好意思的用手挠挠头。

    “记住,我就教你一次。”

    赵虎立马瞪大了眼睛,竖起耳朵。

    只见张立业伸出左手开始在蛇头前方不断的来回摆动:“记住,这只手目前是用来吸引它注意力的,一定要保持在安全距离,别到时候蛇没有抓到让它咬你一口。”一边做一边还给他做出讲解。

    蛇还真的被张立业的左手给吸引过来,它把缠绕在横杠上的身体全都自行解开,开始不断的向眼前的目标发起试探性攻击。

    说事实那时快,只见张立业的右手突然之间快速出击,一下子就抓住了蛇头下方的位置,顺势向下一拉左手一把抓住了蛇尾。

    “看到了吗?你抓蛇就是要抓住它头部下方一点的位置,就相当于我们人的脖颈,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它不会翻身过来咬你。”张立业抓着蛇对赵虎说道。

    “那你这么抓着它,是不是会憋死?”

    “什么玩意?憋死什么?”

    “你刚刚不是说抓它的头部下方一点就相当于咱们人类的脖颈嘛,你这么用力的掐着他脖子会不会把它给憋死啊?”

    张立业听完这个问题差点没有当场吐血。

    转身把蛇往草丛里面一扔,拍了拍手,回过头来对赵虎没好气的扔下一句:“你这脑子里装的都是粑粑吗?”说完头也不回的走出去。

    赵虎看着他的背影小声嘀咕两句之后咧着嘴回到单杠下面。

    纵身一跃两手抓住了横杠,开始了对自己的突破。

    一个没有抓稳从上面摔在地上,赵虎站起来继续起跳。

    一次次的跌倒不是为了原地休息一会儿,而是为了重新站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