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回忆如烟逆袭的通信兵 > 076:大雪的夜晚
    何卫国对于张立业的想法表示非常的不理解,在11号休息一晚上这都不是事情,关键是这么大的雪你在那里休息一晚上第二天就更不要考虑回来的问题了,如果一旦这边有情况到时候自己跟赵虎很可能无法解决。

    思来想去何卫国决定让张立业必须归队。

    张立业收到之后侧头跟帮助他清理路障的战士对视一眼:“我们班长,狠不狠?”无奈的说道。

    “哈哈哈,何班长的作风我们不敢评价,既然让你回去要不我们给你先弄个雪车先开回去?等过几天你再给我们还回来?”11号站的班长到时提出了一个不错的办法,张立业立马就点头答应下来。

    这样回去也总比让自己跑着回去要快很多。

    “班长这雪要下到什么时候才能停呢?”赵虎跟在何卫国的身后好奇问道。

    “呵呵,这个可没准,也许一天也许二天,也许三四五天,老天爷的事情我可说了不算。”何卫国半开着玩笑回答道。

    “那我们这样的天气还需要出来巡线吗?”赵虎继续问道。

    何卫国突然间停下来,转身看向他,他的目光十分犀利看的赵虎不敢跟他对视,急忙把视线转移到一侧。

    “以后这种白痴问题不要问,这样的天气跟你巡线有什么关系?别说下雪就是下刀子线路出现了问题你顶着盆也得给我修,明白了吗?”何卫国瞪着双眼严肃说道。

    赵虎急忙点点头:“明白了。”大声做出回答。

    何卫国小声咕哝两句转过身继续往前走。

    从这一刻开始赵虎不敢再说一句话,只是低着头乖乖的跟在何卫国身后。

    两个人从17号地区回到X17号站的时候天色都已经黑下来,当他们看到山坡下面停靠着一辆雪地车的时候就知道张立业已经回来了,刚一进门何卫国就对张立业来了一句:“你小子可以啊,开着雪地车回来不知道去接我们一下?”语气中充满了埋怨。

    正在拍打着身上积雪的张立业扭头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大哥,我这前脚刚刚进来你们就回来了,再说我也不知道你们还没有回来啊。”

    “我信你个鬼,我敢说你车的发动机都是凉的你信不信?你还刚回来,你刚回来我就看不到你走过的印迹啦?我说你什么时候开始学会跟我动心思了?”何卫国并没有给张立业留任何的情面,当场就说出了所有他早就到了的理由和证据。

    张立业没有在说话,只是翻个白眼送过去。

    何卫国用帽子拍打了几下身上早已经融化差不多的雪花,一扭头看到了还站在那里发愣的赵虎:“哎,你傻站着干嘛?还不赶快把工具放下然后做饭。”

    这场大雪一直下个不停,晚上吃过饭之后赵虎拿着枪走出房间,院子里刚刚清扫干净没多久的地面又积上了一层厚厚的雪,把枪往后背一背扛着扫把就是一顿清扫,清扫完毕之后才走进岗位厅。

    房间内的何卫国跟张立业两个人坐在窗户前看着赵虎小声嘀咕了一句:“今天本来不应该是他站岗,我们是不是......”

    何卫国侧头看了他一眼:“我也是这样想的,要不我们......”

    “行,那我们关灯休息。”

    说完翻身一个飞扑回到了床上,片刻后忍不住的大笑起来。

    赵虎站在岗位厅看着雪花一片片从探照灯前飘落,他在想如果自己这一夜要是不清扫院子会不会被埋起来?思来想去还是决定每隔两个小时清扫一次。

    哗啦啦!哗啦啦!

    本来都已经睡着的何卫国被突然间出现的声音从梦中惊醒,他睁开眼翻身做起来。

    哗啦啦!哗啦啦!

    声音是从院子内传出来的,下床走到窗户前用手擦了擦玻璃上的水蒸气,一眼就看到了正在不断挥动扫把的赵虎。

    咚咚!

    有些生气的用手敲打两下窗户,这一敲打赵虎没有听到反而把张立业也给弄醒了。

    他做起来打了个哈欠:“什么在响?”开口问道。

    何卫国指了指外面的赵虎:“你说这小子是不是虎?”

    “是啊,他不就是叫赵虎嘛。”

    “滚一边去,我说的是彪的那个虎,大晚上他不好好站岗在院子里扫雪玩儿。”何卫国没好气的咕哝两句。

    张立业身体一倒用被子蒙上脑袋继续睡觉。

    赵虎扫完了院子这才回到岗位厅,周围的一切瞬间又安静下来,何卫国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心里默念着“你小子千万不要在给我搞出动静来了”。

    赵虎站着站着突然间灵机一动,在老家的时候每次堆雪人要么就是雪夹杂着泥土,要么就是因为天气的原因很快就融化掉,在这可不一样,这里的气温很低,而且雪也足够多,何不在这里堆一个雪人儿呢?想到这里他抬腿就跑出了岗位厅。

    蹑手蹑脚的推开宿舍房门,进屋之后摸着黑往工具房走。

    咣当!

    一不小心用脚提到了地上的一个铁通发出了一声闷响。

    张立业跟何卫国两个人几乎同时坐起来扭头看向了一脸不知所措的赵虎。

    “你干嘛呢?”张立业开口问道。

    “班长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咧,我就是想进来拿个铁铲。”赵虎小声回答道。

    “不是我说你站岗就站岗呗,拿铁铲干什么?”何卫国抱怨的声音随之传来。

    赵虎向后倒退两步:“班长我接着站岗去了。”说完转身就要跑。

    “你给我站住。”

    “班长,还有什么事?”赵虎心惊胆战的询问道,现在他的心里万分后悔大半夜的来干这件事,众所周知百分之八十的人都多多少少有一点起床气,尤其是特别困的时候被人吵醒那脾气简直是不受控制的往上涨。

    “从现在开始一直到天亮我不想在听到一次你扫院子声音?你听见了没有?你的任务是站岗,你现在擅自脱离岗位等明天我在找你算账。”

    “班长,我......”

    “别你你你的,我现在要休息,不想听你解释,赶快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