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回忆如烟逆袭的通信兵 > 086:众人关注
    赵虎没有想到自己这一系列的举动没有换来支持或者鼓励,反而换来的确实一句“被开除”,他有点懵,甚至还有点想笑,这到底是什么意思?怎么好端端的能被开除。

    赵虎想不明白,于是用对讲机多次向何卫国发出呼叫。

    何卫国的话让张立业也感觉到不对劲,他皱着眉头开口问道:“你这是搞什么?怎么好端端的要给人家开除?”

    “我不这样说他能退回去吗?你看看现在几点了,如果他要是在两个小时之内无法赶到X17号站就意味着危险系数要增加百分之八十,零下三十二度的晚上他靠什么活下来?”何卫国说出了自己所考虑的事情。

    张立业听完微微点下头,可就算是这样的情况跟赵虎这样说这小子也不一定会回去。

    “班长,班长,为什么要开除我?”

    “班长,班长,我是赵虎,收到请回复。”

    对讲机内不断的传出赵虎的呼叫声。

    何卫国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看上去并没有打算拿过来说话的意思,张立业害怕事情会闹大于是拿过了对讲机。

    “你......”何卫国刚想说你要干什么的时候,他已经摁下了通话键,“赵虎听我的现在退回去,不丢人,明天一早你按照现在的办法在归队,知道吗?这里的晚上有多冷你应该很清楚,在没有任何保暖措施的情况下你根本不可能扛过外面的温度,退回去。”张立业对赵虎好言相劝道。

    赵虎听到这里才明白两位班长的良苦用心,顿时心里的疙瘩也就没有了,可是自己抬头看着前方这段路,如果自己的速度可以在快一点,三个小时之内肯定可以回到X17号站,甚至时间会更短。

    扭头看了一眼来时的路,退回去的路也并没有那么好走。

    “班长我知道你们是为了我好,你们害怕我有危险,可是班长你不是经常说如果这是战场怎么办吗?如果这是战场我需要去前方维修线路的话,总不能因为天气寒冷就停下来吧。”

    赵虎的这一番回复惊呆了何卫国跟张立业两个人,他们用着不可思议的眼神看向彼此。

    张立业拿着对讲机一时间不知道要如何做出回答。

    这一次赵虎是一而再再而三的给他们制造惊喜,好像这次发烧把他脑子里的那根神经给烧开了一样。

    “我怎么回复?”张立业对何卫国询问道。

    “既然他这么想找刺激那就让他来吧。”何卫国冷言冷语的扔下了一句话,随后站起来走出房间,站在院子内仰头看着天空,感受着这里的温度变化。

    心中不断的默念着“赵虎你小子可千万不要出任何的事情”。

    “赵虎你可想好了,这是你最后的一次选择,如果退回去还是有很大机会在温度骤降的时候回到11号站,如果你要是继续往前的话危险会成倍增加。”张立业对赵虎说出了利弊关系。

    赵虎早就已经想好了这一切,在医院的这几天他总是重复做着一个梦,梦里的自己被卢大旺跟何卫国指着鼻子骂“怂包,软蛋”? 他面对上级交付的任务没有一次是出色完成的? 最后总是带着耻辱感退役。

    他不想要这样离开部队,虽说在大家的依依不舍中离开有些难以做到? 但最起码自己不要给自己留下任何的遗憾这才是关键。

    这几天的思考让赵虎也认清了自己的性格和脾气? 所以他才想要改变自己对待事物的态度。

    赵虎收到了张立业的提示后深吸一口气,选择? 自己还需要再去考虑如何做出选择吗?如果真的是这样那真的应该在选择好之后在行动,而不是行动到一半的时候再去做选择? 正如卢大旺所说当你已经行动的时候就已经做出了选择。

    “收到? 班长我已经做好了选择。”赵虎十分坚定的给出了答复。

    张立业十分欣慰而又充满担心的点下头,这样的天气在没有任何保暖措施的情况下他跟何卫国都不一定可以撑得住,除非赵虎可以找到那个临时的安置点,可依照目前的情况他估计很难找到。

    赵虎能否坚持下去? 就看他的了。

    挂断了对讲机赵虎打起精神准备开始继续自己的旅程。

    一步一步的往前挪动? 每走一步距离终点就进一步,前方的风景是什么样子的需要自己去观察,去发现。

    走着走着脚下突然间一滑,差一点整个人从电缆上掉落下去。

    用手拍打两下胸脯子,短暂的休整过后继续前行。

    赵虎的这件看似很不起眼的一件事却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 飞鹰连的连长跟指导员,11号站的班长? 何卫国还有张立业,甚至连团长都在知道这件事后跟何卫国取得了联系? 确认赵虎目前的情况。

    “报告团长,赵虎目前还没有抵达。”

    “如果他抵达之后马上告诉我? 这可不是一件闹着玩的事情。”团长十分严肃的做出了指示。

    “是!”

    “老何不是我说你? 这样的天气他一个刚刚出院的战士而且野外生存能力也没有那么强? 怎么能让他这么干呢?”团长话语中多少还带着一些埋怨,毕竟他们是一名战士不假,可他们还是一个儿子,在可以避免出现问题的情况下出现了问题这就是一件大事。

    “团长我知道您的意思,我现在用赵虎的原话来回答您“如果现在是战争,我需要去前方维修架设线路,天气寒冷难道就停下来吗?”正因为他的这句话让我没办法在去阻止他前行的脚步。”

    “这是他说得?”团长很显然有些不太相信。

    “是的,千真万确。”

    “好吧,那你随时跟他联系,确定他现在的情况,如果有任何问题马上向我汇报。”

    “是!”

    挂断了跟何卫国的通信之后团长马上联系了医疗兵让他们做好随时出发的准备。

    赵虎自己都不知道他能够牵动这么多人的心。

    当他走到16号地区的时候天色已经全部黑下来,寒风就像是一把一把尖锐的钢针不断的通过衣服刺进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