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回忆如烟逆袭的通信兵 > 088:治疗
    何卫国带着赵虎一路回到了X17号站,此时此刻张立业正焦急的站在岗位亭不断用探照灯向前方进行来回寻找,他期盼着赵虎跟何卫国能够快一点出现在自己的光亮范围之内。

    悬着的心终于在看到两个身影的那一刻放下来,何卫国站在了探照灯的灯光下方仰头看向岗位亭对他做出了几个手语。

    张立业看完上下摆动两下探照灯算是对他做出回应。

    三个人在温暖的房间内相聚,为了让房间内的温度在高一点,张立业特意往锅炉里面多放了一些煤。

    “把你的鞋子脱下来。”何卫国对赵虎说道。

    赵虎摇摇头:“没事的班长,我等下在脱吧。”回答道。

    “我让你脱就赶快脱,这里是治冻伤的药物,先用温水泡一下脚,然后涂药。”何卫国说着从一旁柜子里面取出了药瓶扔在赵虎的面前。

    赵虎嘟着嘴微微点下头,自己的脚什么样子他不知道,他就知道截止到现在自己的脚还是没有任何的知觉,如果不是一路走回来他都要怀疑自己还有没有脚。

    走到一旁的小马扎坐下来,十分小心谨慎的脱掉了第一只鞋子。

    一只有些发黑的脚出现在他的面前,看上去没有丝毫的血色,还有些吓人,在脚面上分布着几个大小不一的水泡更是让赵虎感觉到不可思议,他只听说过被烫伤后会有水泡,这还是第一次听说被冻伤也能有水泡。

    何卫国走到他的面前低头扫了一眼:“把那一只也脱下来。”说道。

    赵虎脱掉了另外一只,情况跟这边的差不太多。

    “没事的班长,我泡一下热水就好了。”赵虎一脸满不在乎的表情说道。

    说话的功夫就要站起来去打热水,何卫国上去一把就拽住了他:“这可不是打热水能解决的事情,你先在这里坐着。”说完之后他转身走出去。

    赵虎一脸迷糊的愣在原地,心想,班长这是又要干什么?难不成他要亲自给我洗脚嘛。

    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何卫国拎着一个医药箱走回来,打开箱子从里面取出了一个用棉布包裹着的东西,随后又拿出了酒精,绷带等物品依次整齐的摆放在赵虎的身旁。

    看到他的这一番操作赵虎有点懵了:“班长,你这是?”试探性的问道。

    “动手术。”

    “啊?动手术?”吓得赵虎一声尖叫,急忙把脚收回来,“班长我这脚还能要呢。”

    何卫国翻个白眼给他,低声叫骂了一句:“你个怂包。”

    “把脚伸过来。”

    “班长,我这脚真的没事,我明天一早就好了,真的。”赵虎两手死死的抱着脚丫子就是不松手,本来还想着班长要给自己洗脚,搞了半天班长要给自己跺脚啊? 这怎么行? 打死也不能同意。

    何卫国把眼睛一瞪,直视着赵虎一字一句话的命令道:“我再说一遍? 把脚伸过来? 你可不要等我没有耐心了之后在动。”语气中透着严肃。

    赵虎极其不情愿的把脚小心翼翼的伸过去。

    啪!

    何卫国二话没说一下子就抓住了他的脚脖子,用力向前一拉拽到了自己的腿上。

    转身打开棉布从里面取出了一枚钢针? 看的赵虎汗流浃背浑身颤抖,这辈子一共三大怕? 一怕蛇? 二怕黑,三怕打针,这第一第二都已经被自己克服,第三可不是一件那么容易克服的事情。

    他用力的往回抽脚丫子? 嘴里还不断的说着:“班长? 班长,我的脚真没事,真的,你让我自己弄吧。”语气中充满了哀求的味道。

    此时的何卫国哪里会管这些,他用手臂用力的夹着赵虎的脚丫子? 死活就是不让他抽回去,然后这边用酒精对钢针进行了消毒之后对准其中一个水泡毫不留情的就扎了上去。

    赵虎在后面吓得呲牙咧嘴使劲皱着眉头不敢看? 等了大约十分左右何卫国松开了自己的脚,他这才悄悄的睁开眼睛偷瞄一眼? 刚刚还乌漆嘛黑的脚现在已经被绷带包裹在中间,除了被挑破的水泡还有些隐隐作痛以外并没有其他任何的不适。

    “班长这就好啦?”赵虎开口问道。

    “怎么?你还打算让我在给你洗个脚?”

    “没有? 没有? 我以为你真的要给我跺脚呢? 吓死我了。”赵虎憨笑着回答道。

    何卫国冷哼了一声,没好气的回答一句:“我倒是真想给你跺脚,那样你就不会回来给我找麻烦了。”

    两个人说话的功夫何卫国帮他把另外一只脚也进行了处理包扎,在X17号站别的药都不多,唯一多的就是治疗冻伤的药物,别看何卫国跟张立业已经在这里好几年了,他们每年也都会被冻伤几次。

    被包裹好之后赵虎对何卫国提出了一个新的问题“为什么要开除我”,这是他当前最关心的也是最想要问的问题。

    何卫国听完之后打了个哈欠,把医药箱放回到原处之后回到床铺上躺下来,全然没有任何打算回复的意思,这让赵虎感觉到格外的诧异。

    他壮着胆子凑到何卫国床前又问了一遍:“班长,为什么要开除我啊?”

    紧闭着双眼的何卫国依然没有回答。

    赵虎用手轻轻的拍了拍他的手臂:“班长,班长?”轻声喊道。

    刷!

    何卫国的两眼突然间睁开,吓了赵虎一跳,急忙向后倒退一步。

    “有完没完?啊?有完没完?”何卫国怒斥道。

    赵虎咽了一口吐沫,回答道:“班长我就是想问问你为什么要开除我?”

    “因为你烦人。”说完把被子蒙在头上呼呼大睡起来。

    赵虎站在这里停顿了一阵也回到了自己的床铺上,躺在上面看着天花板,感觉最近发生的一切就像是做梦一样。

    哧哧!

    桌子上的对讲机传来电流声。

    “何卫国收到请回答。”对讲机内传来了团长的声音。

    何卫国猛然间坐直身体,用手狠狠得拍打一下脑门,侧身指着赵虎埋怨了一句:“都怪你。”说完快步的跑向了对讲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