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回忆如烟逆袭的通信兵 > 104:摊上事了
    赵虎本以为何卫国会十分满意的对自己喊一句“好,下来吧”,没曾想他却说出了一句:“好,沿着电缆继续往前走巡视,那边的路不好上,我们过不去。”这一句话让赵虎惊出了一身的冷汗,这是什么意思?

    意思是自己不仅不能下去,还要像平日那样沿着这四根电缆往更高的地方走,这跟在悬崖两侧走钢丝可没有什么两样。

    一想到旁边的悬崖峭壁,一想到自己掉下去可能就会一命呜呼心里的恐惧感就油然而生。

    这可不是一个好的念头,不行,不行,我必须要改变自己的想法,我是一名通信兵,我是X17号站的通信兵,我的任务就是确保所属辖区内的电缆跟光纤不能够有任何的差错,我的任务就是要对这里的每一寸电缆光纤进行巡视检修。

    如果这里是战场,前方线路出现问题我能因为这里的环境而拒绝吗?不能。

    如果这里是战场,前方线路出现问题我能因为自己内心恐惧而拒绝吗?不能。

    好,既然不能那我何必还要在这增加内心的负担呢?躲不过就去面对。

    赵虎在心中不断的对自己打气,慢慢他的恐惧心理变得小了很多。

    一侧的何卫国跟张立业此时也都在关注着他的动态,当他们看到赵虎站起来的那一刻全都攥紧了拳头。

    赵虎从背包内取出安全带一边扣在腰间一边扣在电缆上,曾经卢大旺跟何卫国都说过,不要把自己的安全全部寄托在这个安全带跟电缆上面,安全带会脱扣,电缆会断裂,只有自己才是最好的安全带。

    赵虎两手死死的抓住电缆,一只脚十分谨慎的向前挪动。

    速度虽然慢的不是一丁半点,但最起码他一直都在动,冲这一点何卫国就没有催促他。

    赵虎走过了一根又一根的电线杆子,检查过一个又一个的接头。

    确保自己所检查过的每一个接头都没有问题之后用对讲机向何卫国发出汇报。

    “好,回来吧。”

    说实话当他听到何卫国说“回来吧”这三个字的时候内心咯噔一声,意味着自己还要按照原路返回,又要经历一次肾上腺素飙升的时刻。

    小心谨慎的回答到了起点,赵虎从杆子上滑落下来,双脚落地的那一刻心中油然而生四个字“活着真好”,不过这一趟下来给他弄得头也不疼了,脚也酸酸了,身体还更有劲儿了,对于这样的情况何卫国给出了正解“这样的环境下还有心情管别的”。

    “哈哈哈......你这话说的一点毛病没有,我现在还记得第一次我们来这里时候的样子,当时下着大雪? 电缆上面全都被冰给包裹住? 咱们两个来除冰还记得不?”张立业大笑两声对何卫国问道。

    何卫国苦笑两声:“怎么可能忘得了,当时你小子差一点就尿裤子。”

    “放屁? 我什么时候尿裤子了?”

    “我都说了差一点? 差一点你不懂?”

    “凑,你别诋毁我啊? 当时不知道是谁两个牙床都在打颤。”

    “我那是冻得。”

    “呵呵呵,我信你个鬼? 你就是吓得。”

    “好好好? 我是吓得,当时第一次来这里差点就给我的心脏病吓出来。”

    “本来就是。”

    听着他们两个人在那里玩笑着说对方坏话赵虎也想加入进去,可转念一想这两个人都是班长,说谁坏话自己都不好过? 思来想去还是乖乖的听就行了。

    来到山下回到车内启动汽车驶离出去。

    “终于可以回去啦。”在路上张立业开心的伸了个懒腰。

    赵虎跟着就傻笑起来。

    他的笑声传到张立业的耳中? 猛然间侧头看过来:“你笑什么?”不解的质问道。

    赵虎立马绷住了笑容,急忙摆摆手做出解释:“没,没什么,我就是感觉能回去了高兴。”

    “你高兴个屁啊,你回去了还要训练你有什么好高兴的?”张立业翻了个白眼回答道。

    “我也不知道为啥? 我就是一想到能回去了就高兴。”

    汽车在路上疾驰着,过了大约二个多小时赵虎看到了他们X17号站门外的国旗? 慢慢的站点房子也露出来,心想? 不知道这么多天没有回来房间内会不会满是灰尘,厨房又会不会招来老鼠? 转念一想这么冷的天老鼠才不会出来觅食。

    这里地上全都是雪? 哪来的土?

    吱吱吱!

    一阵刺耳的刹车声叫醒了还在胡思乱想的赵虎。

    车辆停下来三人携带好所有的工具跟电台跑回宿舍? 推开宿舍的房门第一感觉就是“冷”第二感觉就是“清”连在一起那就是“冷清”。

    “赵虎你去搞一些柴火过来。”

    “是!”

    赵虎跑出房间冲向厨房。

    “啊......班长,班长。”片刻后厨房内传出一声惊呼和厮喊。

    正在收拾工具的赵虎立刻就放下手中东西快步跑出去,来到厨房看到眼前的一幕后两个人全都瞪大了眼睛。

    厨房内的所有菜筐全都被打翻在地,锅碗瓢盆被扔的哪里都是,地上还散落着一些的没有吃干净的馒头和菜叶。

    何卫国深吸一口气,回头看了一眼赵虎跟张立业:“你们两个走之前谁锁的门?”开口问道。

    张立业两眼一瞪,无奈的摊开手:“我走之前都没有来过这里,你别冤枉我啊。”回答道。

    赵虎抿着嘴没有作答。

    “赵虎你这脑子长着有什么用?啊?我们半个多月的寄养就这么被糟蹋了你知不知道?就算我现在呼叫他们送寄养最快也要三天才能到达,这三天我们吃什么?喝什么?西北风还是土?”何卫国有些气急败坏的指着他痛斥道。

    如果训练之中出错那都可以原谅,可这件事让何卫国实在找不出原谅他的理由。

    “班长我当时记得锁上门了。”赵虎小声嘀咕了一句。

    “什么?锁上门了?那这门是怎么打开的?它们有钥匙还是怎么滴?”

    赵虎在房间内转动了一圈,找到了在房门后面地上的锁,拿起来看了一眼发现自己确实没有锁上门,可在他的意识里明明摁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