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回忆如烟逆袭的通信兵 > 117:你来开车
    赵虎跟张立业两个人忙碌到后半夜才结束,拖着疲惫的身体往回走。

    来到车子旁边张立业停下来,侧头看了一眼正在往车上放工具的赵虎:“赵虎要不你来开车回去?”开口问道。

    赵虎猛然一愣,放下手中的工具一脸惊恐的看向张立业:“我......我不敢开。”

    “你不敢开?哈哈哈,我没有听错吧?还有你赵虎不敢开的东西?”张立业说这些话明显又是在说之前的事情,搞得赵虎老脸一红羞愧的低下头,小声咕哝一句:“班长那都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了就不要拿出来说啦。”

    “我说真的呢,我今天感觉自己的眼睛不太舒服不适合开车,目前咱们走的这条路也没有任何的车辆跟行人你来开吧,顺便练习一下。”张立业一本正经的对赵虎说道,一边说他就一边走向了副驾驶的位置。

    赵虎呆愣在原地好一阵没有反应过来,实在是想不明白怎么这好端端的突然间要让自己开车了呢?想当初那可是死活不让碰的东西啊。

    “哎,还愣着干什么,你打算在这里过夜吗?赶快上车,开车回去。”张立业不断的催促道。

    赵虎心惊胆战的打开驾驶员车门坐在上面,此时此刻脑海中一片空白,扭头看了一眼张立业试探性的问道:“班长你真的让我开回去啊?”

    “你推回去我也没有意见,回去的路认识吧?”

    “认识。”

    “那就行了,我眼睛痛先休息一会儿,等到了叫我。”说完张立业就把帽子扣在脸上,两手环绕在胸前摆出了一副睡觉的样子。

    赵虎彻底被他搞蒙了,心想,你就算是让我开车那好歹也指挥指挥呀,你直接把我扔在这里是不是有点太胆大了一些。

    好几次想要询问张立业但都停下来,转念一想既然你不说那我就大胆的干吧,想到这里赵虎摘空挡转动车钥匙。

    赤赤赤!嗡嗡嗡!

    发动机发出了咆哮声,左手扳动灯光开光车辆前方瞬间被照亮。

    右手挂挡,左脚松开离合,汽车在颤抖中向前移动。

    正所谓起步三点头说的就是他。

    张立业倒是什么也不说继续保持着原有的姿势,其实帽子下面的他比赵虎还要紧张,虽说走的这条路没有任何行人跟车辆,但这里有好几个深一点的坑,如果赵虎要是一不留神把车轱辘开进去那可就大发了。

    本来张立业是不打算说话的,但听到发动机声音变得越来越大他不得不用手敲打几下车窗:“你这是打算一个档位干到底吗?”没好气的说了一句。

    “啊?”

    赵虎反应过来换上二挡,随后上三挡,一脚油门汽车就如同脱膛的箭一般往前疾驰,赵虎吓得急忙踩下刹车,一脚急刹给张立业差点没从座位上飞出去。

    张立业怒视了赵虎一眼:“你想害死我就直说。”

    赵虎有些尴尬的用手挠挠头:“班长我......我不是故意类? 我刚刚感觉车速太快了所以就踩了一脚刹车。”小声的做出解释。

    张立业深吸一口气? 把帽子放在一旁坐直身体:“来,挂挡? 慢松离合好? 左脚别动,右脚踩油门......你他么能不能轻一点踩? 哎,对? 好? 左脚松开,右脚再踩一点油门,换二档,还是左脚慢慢松......”

    为了让赵虎开的更平稳一些他不得不传授一些开车的经验。

    有了他的指挥赵虎这车开的比刚刚要平稳许多? 心里乐开了花? 我也会开车了,哈哈哈。

    时间上慢了一点,路程坎坷了一点,不过好在赵虎还是把车开了回来,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就踩下刹车。

    张立业拍了拍他的肩膀:“记住我今天教你的? 身为一个外线通信兵怎么能不会开车呢,这要是有情况让你去处理还打算跑着去?”说完打开车门跳下去。

    “班长? 班长,我这车技还行吧?”赵虎兴奋的跑过去问道。

    张立业一听转身就是一个大白眼:“你这也能算是车技?呵呵? 你这最多算是刚刚接触汽车。”一脸嫌弃的做出回应。

    赵虎努着嘴向后倒退两步,心里把张立业埋怨一番。

    回到宿舍简单的洗漱一下就钻进被窝里面? 距离天亮还有不到三个小时这将是他们两个唯一可以休息时间? 躺进去还没有三分钟呼噜声就接连不断的响起来。

    短暂的休息时间总是很快就会消失? 赵虎都没有感觉自己睡着就听到了起床的闹铃声。

    翻身快速坐起来,眼前一片黑暗,用手扶着脑瓜子停顿片刻。

    “别墨迹啊,快点,快点。”一旁的张立业就好像一点事没有一样,在穿衣服的同时还不忘催促赵虎几声。

    按照常理来说他们这里拢共就三个人,既没有连排长也没有督查起床早一点晚一点都不会有太大的问题,可就是这样他们也不会晚一分钟,这可能就是军人骨子里面的观念吧。

    升旗仪式结束张立业示意赵虎去做早饭,自己则去把昨天还没有维修好的工具在修一下。

    就在两个人即将分头行动的时候听到了山坡下方传来汽车的声音。

    停下来相互对视一眼,异口同声的说道:“回来了。”

    快步跑过去站在山坡的上方向下看去,只见一辆军用卡车停在那里,何卫国打开车门跳下来,用手拍打几下车厢:“都是黄花大闺女吗?赶快下车。”没好气的催促道。

    咣当!咣当!

    一声一声的闷响,一个接一个带着稚嫩脸颊的战士从车厢内跳下来。

    赵虎仔细的挨个观察一遍,发现他们有的脸上写满了不情愿,有的则对这里充满了好奇,还有两个直接毫无表情站在那里丝毫没有对身边的环境有任何的态度和想法。

    “赵虎你感觉他们几个谁最厉害?”张立业小声问道。

    赵虎愣了一下,摇摇头:“这个我说不准,我感觉他们都挺厉害的。”

    “呸,你倒是挺会说好话,还都挺厉害的,那你感觉你厉害不厉害?”张立业翻着白眼故作生气的回答道。

    赵虎用力点下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