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回忆如烟逆袭的通信兵 > 005:相信自己
    五公里越野拉爆了赵虎的双腿,每走一步都感觉腿在发出痛苦的哀嚎。

    高健咧着嘴对他发出一声冷哼:“鸟人。”没好气叫骂了一句。

    “今天大家的表现都还可以,下面我们进行军体拳的训练,所有目标沙场跑步走。”

    卢大旺并没有给他们太多休息时间,直接下达了第二项训练任务。

    军体拳是由拳打、脚踢、摔打、夺刀、夺枪等格斗动作组合而成的一种拳术。它可以有效的培养军人坚韧不拔,勇猛作战的性格。

    赵虎他们现在所练习的为第三套军体拳,一共三十二个动作,所有动作全部从实战出发,正所谓学会军体拳即可自卫防身还可擒敌战斗。

    “全体都有,散开。”

    “大家都知道军体拳是我们必学、必练的科目,既可以锻炼我们勇猛作战的性格,还可以让我们在遇到敌人的时候一招制敌......”卢大旺站在队列前讲述了一番。

    “一令一动,一!”

    “二!”

    “把你的腿绷直,这是军体拳不是绣花拳,今天早上没有吃饱饭吗?”

    “还有你,来了一年了就给我练成这样?”

    眼神扫到赵虎的时候发现他摆出的姿势和动作非常标准,就像是一根柱子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回头对着高健他们几个训斥道:“你们几个给我扭头看看赵虎,看看人家这个动作,一个个还感觉自己了不起,你们几个有什么可豪横的?”

    高健他们几人侧头瞄了一眼,回过头来小声嘀咕道:“班长他也就这个行。”

    “别废话。”

    军体拳在卢大旺的口令声中结束,随后又进行了一场实战对抗,百米障碍,单双杠最终他们来了两根四米高相距25米的光滑的电线杆子前,大家的心里全都暗自叫苦,又是可怕的“攀登固定”。

    卢大旺站在前方把所需要的电线摆放在地上。

    “今天我就告诉你们几个谁要是能够在二十五秒钟的时间内完成攀登固定,我自己出钱给他加餐,顺便让他在休息一天,怎么样是不是非常诱人?”卢大旺似笑非笑的说道。

    “班长非常诱人,但我们做不到。”高健咧着嘴回答道。

    “知道做不到还不赶快练,我们通信兵那是正八经的养兵千日用兵千日。”

    攀登固定在我们看来可能就像是小时候爬树那样简单,其实并不然,树有树干而且表面也不会特别光滑,电线杆子就不同了它就是一根光秃秃的柱子,想要攀登就必须依靠两只手的扒力,两脚的蹬力,身体的晃动所产生力,最后还要有非常好的身体协调性。

    有的人一天就可以学会,有的人一个月都可能爬不到顶端,而赵虎就是第二种。

    体能他都可以咬着牙坚持,唯独整个爬杆他总是爬到二米左右的位置就掉下来,为此卢大旺不得不手把手教他技巧要领。

    “赵虎,这不是爬树,你不要这样抱着它。”

    “脚用力向上蹬。”

    “两手抓好,向上用力。”

    “你憋挂在那里啊,往上爬,很快就到顶了。”

    卢大旺扯着嗓子不停厮喊。

    赵虎侧头向下看来一眼,大声回答道:“班长,班长我没有力气了,我抱不住了。”

    话音刚落下就从电线杆子滑落而下,一屁股坐在地上。

    “赵虎要是能学会攀登固定母猪都会上树了。”高健在一旁用着讽刺的语气说道。

    “你老瞎说什么?我看给你闲的是吧?再废话我就让你去五百米收放线。”卢大旺怒视着他说道。

    高健一听立马摇头摆手跑到一旁。

    五百米收放线那是通信兵里面最可怕的一项训练,他们经常说“宁跑五公里,不搞五百米”。

    “别听他们瞎说,要相信自己可以的知道吗?”卢大旺回过头来对赵虎安慰道。

    赵虎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憨笑道:“班长你放心吧,我是不会生气的。”

    看到他这没心没肺的样子卢大旺无奈的叹口气。

    因为训练没有达标赵虎又一次跟射击擦肩而过,一个人站在两根柱子之间看着卢大旺他们远去的背影心里多少还是有一些失落。

    回过头盯着面前的这两根柱子看了许久后赵虎开始了一次又一次攀登固定训练,他不断的上去下来,上去下来,不知道摔了多少个跟头,手心里也被摸出了血泡,汗水流过伤口传来阵阵疼痛。

    他所做的一切都被站在窗口前的连长看在眼中。

    “连长看什么呢这么入神?”指导员走过来询问道。

    连长用手指向了攀登固定训练场:“你看他。”说道。

    “这不是赵虎吗?哎,怎么就他一个人啊,卢大旺他们几个呢?”

    “他们今天去射击训练了,赵虎肯定是训练不达标又被留下了呗。”

    “我听说昨天晚上咱们连的训练机房里有人训练了一夜的稳定收发,该不会就是他吧?”

    “除了他还能有谁?你看今天出早操的时候一个卢大旺一个赵虎,两人是哈欠连天眼泪纵横。”

    “哈哈哈,闹归闹说实话我感觉赵虎可能看上去有些憨,性格方面也比较软弱,但他还真是一个可以雕塑的好材料。”

    连长两眼一瞪,扭头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坐下来。

    端起茶杯小抿一口,放下杯子回答道:“指导员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不过我可不这么认为,他虽然能吃苦而且还没有什么心计,但是你别忘了我们可是通信兵,通信兵,他到现在代码都没有记住,攀登固定还上不去,甚至轻装跑个五公里都不行,你要说体能可以慢慢拉上去这个我相信,但是技能......你也别说我狠心,我是真的不相信他可以达到标准。”

    刚开始连长对赵虎还真的非常非常有耐心,并且也相信他可以超越自我的。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在技能方面的考核一次次全连倒数第一,甚至全军区都找不出这个成绩来,这让连长内心的信心一点点消耗殆尽,最终只好选择给他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不行的话只能调整工作岗位。

    指导员听完微笑着摇摇头:“咱们军区被称之为“木头”的团长你还记得吗?”

    连长顿时一愣:“这有可比性吗?”

    “我感觉他们两个很像,脾气,性格,技能,体能总而言之各个方面吧都很像。”

    “你的意思他以后也是团长呗?”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说这样性格的人别看外表憨憨,内心无比的坚强,真的,只是到现在还没有激发出他内心的斗志。”

    连长深吸一口气,对着指导员一拱拳:“这份重任交给你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