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回忆如烟逆袭的通信兵 > 045:这是真的?
    在大家的一致唏嘘声和质疑声中赵虎没有让卢大旺失望,不管再难,不管再累,他都咬着牙严格完成了这一份特殊的训练大纲。

    每天汗水如蚯蚓般在脸颊滚动,身上的衣服就像在水中洗过一样,汗被风干了,在衣服上结晶出咸湿的盐粒。手破了,腿肿了,但他始终没有退缩,日复一日,每天都练得挥汗如雨。

    每每卢大旺从他附近走过的时候都会情不自禁停下来驻足观看片刻,看着他的身影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能够看到你有今天的成长,我就算是光荣退伍也无遗憾了。

    赵虎的训练不仅得到了体能上的突飞猛进还得到了他从来都没有想过的敬佩。

    甚至连从来都没有夸奖过他的高健这天都对他伸出一个大拇指:“你小子真猛,别给自己累死了。”口气虽然不太友善,但赵虎还是从他的脸上看到了真诚的笑容。

    胡峰还有刘小天也会时不时的凑过来给他加油打气。

    赵虎一时间收到了战友的关心让他心潮澎湃,骄傲的小尾巴都快要翘到天上去了。

    这一天连长从一排长那里得知了赵虎的训练情况后惊讶的大张着嘴巴,站起来走出房间来到楼道的尽头,顺着窗户向训练场看去,他看到的是一个正趴在那里做俯卧撑的人。

    “你刚刚说赵虎最近的训练情况是真的?”连长两眼盯着外面开口问道。

    一排长十分坚定的给出了答复:“连长我绝对不骗你,赵虎最近的训练简直比魔鬼训练营还要厉害,尤其是卢大旺不断的在根据他的体能进行调整,我现在可以毫不犹豫的说咱们连队跑五公里最快的人应该就是他了。”

    连长猛然间回过头来,两眼瞪得很大,他将信将疑的说道:“就他?现在成绩是多少?”

    “目前轻装上阵他可以跑到18分34秒,负重的话可以跑到21分钟39秒,盘等固定的成绩也达到了我们的及格线以为。”

    连长听完这一连串的数据内心很是震惊,他可以确定赵虎是个好兵,并且也可以确定他日后一定会有很大的进步,只是他从来没有想过会进步的如此之快,看来当初把他交给卢大旺是一项多么正确的决定。

    “对了,他的千米综合成绩怎么样?”连长安耐住内心的喜悦继续追问道。

    排长摇摇头:“这个他的成绩还是不太理想,所以我计划跟卢大旺和二班长说一下,让他们主要针对他的短板进行训练,不能总是放在体能上面了。”底气一瞬间就跌落下去。

    “他现在既然可以跑的这么快,在全军大比武之前还是增强体能吧,等结束之后在对他进行针对性训练,今天的全团大比武我可不想在输给三连的那帮家伙。”

    “连长你这还记着呢。”

    “屁话,这种事我能忘得了吗?你看看三连那神气的样子吧,今年说什么我们也得压他们一头。”连长咬牙切齿的回答道,脑海中不断的回荡着和三连只有一分之差落败的画面,对于军人来说失败就是耻辱,失败就证明自己不行。

    怎么丢的就怎么拿回来,要不然都对不起自己这飞鹰连的称号,想当初上级领导那可是把自己所在的连队比喻成天空中的飞鹰,永远十分敏锐的眼睛和闪电般的速度,如今连续三年的全团大比武总是不能出现在领奖台上。

    因为这件事自己已经不知道多少次被营长叫过去训话了。

    这次好不容易可以听到一个跑出全连目前最好成绩的消息,那绝对不能放过。

    “赵虎的体能训练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还是要注意他的身体,千万别给练废了。”连长对一排长叮嘱道。

    “是!”

    “还有你告诉卢大旺那小子训练归训练,他的学习别给我落下,等咱们全团的大比武结束之后他可就要去考试了,要是考砸了别回来见我。”

    “是!”

    一排长将这番话用着同样的语气说给了卢大旺。

    谁知他听完之后哈哈大小两声,凑到排长的耳边十分轻松的回答道:“排长实不相瞒我对这次考试的把握非常低。”听上去就像是在说别人的事情一样,“不过我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这件事你可千万替我保密啊。”

    排长听完眉头一皱,一把拽住了卢大旺:“你刚刚说什么?”差一点就吼叫出来,“我没有听错吧?你说你对这次考试把握很低,这可不是你卢大旺的作风,啊,到底什么情况?”排长发出了一连串的追问。

    卢大旺微微一笑,坦然答道:“没什么情况,就是我一直看不进去,不过我可从来没有偷懒啊,我一直在强迫自己看。”

    “你这是在搞什么?要是让连长知道了不骂死才怪,你难道不知道这次考试对你的重要性吗?”

    “我知道,正因为我知道所以我才一直不停的逼自己看书啊,要不然我早就放弃了。”

    “你小子可真行,那现在怎么办?距离考试越来越近了,你这样的情况......要不我们去跟连长说说看看能不能在让你在多待一年,争取明年参加考试。”从连长到排长没有一个人愿意让他离开,不是因为感情多么深厚,而是因为他们都明白卢大旺内心对军旅的渴望和他这么多年在部队里所经历的一切。

    卢大旺摇摇头,摆出了赵虎才有的标志性傻笑,回答道:“算啦,连长每天工作那么忙我就不要去找麻烦了,更何况今年能够多留一年就已经是最大的极限了,我现在只想好好的享受这最后的几个月军旅生涯。”话说到最后的时候有些莫名的伤感。

    说准备好了那是假的,说不伤心那更是谎话,正所谓谁心里难受谁知道。

    排长轻轻的拍打了两下卢大旺的肩膀:“所以你才希望走之前让赵虎成长起来是吧?”

    “嘿嘿。”

    “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希望你可以抽时间好好的学习,虽说临阵磨枪不太好,不过万一就通过了呢?别忘了我们是军人,结果没有出来之前一切都是未知数。”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