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回忆如烟逆袭的通信兵 > 049:出发
    卢大旺和郭大广两个人对视了片刻。

    “我听说你最近训练一直不在状态,什么情况?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卢大旺轻声询问道。

    郭大广听完急忙摇摇头,解释道:“没,没有什么事。”

    “跟我还有不能说的事情吗?说,到底什么情况?”

    “班长我......”郭大广停下来,情不自禁的低下头。

    这一举动更加证明了他有事情的事实,卢大旺把手中的书放到一旁,搬着椅子坐在了他的身旁,把手往肩膀上一搭:“大广有什么事说出来,万一我能帮你出出主意呢,是不是?我们绝对不能带着情绪和心事训练,很容易出现危险的,知道吗?”轻声的劝慰道。

    郭大广突然间撅起嘴,眼泪止不住的从眼眶中往外流淌。

    这一幕看呆了卢大旺,根据他目前的情况来看这可不像是一件小事啊。

    “别哭,别哭,先跟我说什么事情?是家里的事情还是部队里的事情?”

    “班长,班长,我上次回去奶奶身体非常不好,前两天我打电话才知道奶奶已经去世了,我没有想到她会这么快离开我,我......”郭大广说完把头埋进了自己的手臂之中,用牙齿狠狠的咬着手腕尽可能不让自己发出哭泣的声音。

    卢大旺听到这个消息后长呼了一口气,用手轻轻的拍大了几下他的后背,轻声说道:“节哀。”

    按照当前的部队情况加上他刚刚从探亲假归队,这个时候请假回去已经成为了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卢大旺当前能做的就是帮助他一起度过这段最艰难的道路。

    他默不作声的坐在一旁,郭大广哭的身体都在颤抖,眼泪浸透了自己的军装。

    满脑子都是奶奶的身影,想到奶奶曾经为自己缝补衣服,想到奶奶年过八十还总是会把自己当小孩子一样去关心照顾,想到才能无数次跟奶奶说自己一句长大了,她却很认真的回答一句“你在大,在我眼里依然是孩子”。

    这种撕裂般的心痛让他的泪腺一旦打开就很难在关闭。

    吱!

    又有人推开学习室的房门,在这一瞬间郭大广停止了自己的颤抖的身体,用袖子使劲的擦拭了两下眼睛,用力的咬着双唇坐直身体。

    卢大旺扭头看向房门,发现站在那里的是指导员时就明白了他来这里的意思。

    两个人相互对视一眼,微微点下头。

    在卢大旺打算起立的时候指导员摆摆手示意他先出来。

    两个人离开学习室,轻轻的关上了房门,走到一旁。

    “指导员。”

    “他的情况怎么样?”指导员关心的询问道。

    “一时半会很难平静,不过我相信一切都会过去的,在这件事上我们实在是没有办法帮忙,只能靠自己了。”卢大旺无奈的回答道。

    指导员微微点下头:“我刚刚还在跟连长说这件事,本来想要给他申请看看能不能给一个假,结果不太好,最近咱们团要举行大比武,后期还会有一场军事演习要参加,实在是没有办法给他批假,这件事你好好跟他说一下,不要有任何的抱怨心理。”

    “恩,放心吧指导员,这个他应该明白。”

    “不行的话这几天针对他的训练略微减少一点,多给他一些时间过渡这件事。”

    “是!我明白!”

    “那行,如果有任何问题可以随时去找我,实在不行我们还有专业的心理医生帮忙。”

    “是!”

    指导员深吸一口气,本想在说些什么可是话到嘴边又停下来。

    看着指导员远去的背影卢大旺翻身回到了学习室。

    一开门正好碰到了打算离开的郭大广。

    “你干什么去啊?”卢大旺询问道。

    “班长我要去训练。”

    “今天上午的训练先暂停一下吧,来,坐下我们谈一谈。”

    “班长我没事,我真的没事,过几天就好了,最近还是有些不太能接受这样的现实。”郭大广强挤出笑容回答道。

    “别废话,坐下。”卢大旺低声呵斥道。

    郭大广只好乖乖的坐回去。

    两个人面对面坐下来之后卢大旺并没有说太多关于他奶娘去世的事情,只是简单的说了一下刚刚指导员过来说的批假情况。

    卢大旺的话还没有说完郭大广就给出了自己的答复:“班长这个我能理解,真的,我心里面对这件事没有任何的抱怨和不理解,毕竟咱们也是机动部队,不可能一有事就批假。”

    “你能这么想我真的很欣慰。”

    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只是交谈一些不敏感的话题,聊一聊各自的家乡各自小时候的事情,让气氛变得欢快了很多。

    虽然现在的情况一切都很好,但卢大旺坚信夜晚才是他最难过的时候。

    趁着中午吃饭的时间把这件事跟高健说了一下,提示他最近针对郭大广的训练强度拉低一点,多关注一下他的情绪和变化,如果发现任何的不对劲随时找自己。

    部队是一个大炼炉,它能够让你不仅变得强壮还能让你变得更加坚强。

    赵虎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转眼之间就来到了参加全团大比武的日子,这一天卢大旺集结了所有参加比赛的战士站在连部门口。

    连长和指导员一前一后从连部办公楼走出来。

    “敬礼!”

    唰!

    “礼毕!”

    “报告连长同志,参加全团大比武队员集合完毕,请您指示!”

    卢大旺跑上前大声汇报道。

    “稍息。”

    “是!”

    “稍息!”

    “同志们,请稍息,过多的话我不多说,你们这次去到团部代表不是自己而是我们整个连队的荣誉,我希望你们可以拿出我们军人的血性,拿出我们飞鹰通信连的本事,取得好的成绩。”

    连长站在队列前嘶吼道,声音强劲有力。

    “时刻准备着!时刻准备着!时刻准备着!”

    战士们高昂的发出怒吼。

    “好,出发吧,我在这里等你们的好消息。”

    “是!”

    “全体都有,向右转,登车!”

    这是赵虎参军之后的第二次坐车,第一次是从新兵连来飞鹰通信连,第二次确实代表飞鹰通信连去参军大比武,这一路嘴角的笑容就没有消失过,兴奋,紧张充斥着整个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