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回忆如烟逆袭的通信兵 > 058:全团大比武【五】
    半决赛进入到后半程场面瞬间变得凝固,仿佛时间都静止了一样,围观的战士和评委所有的目光全都聚集在前三名身上,现场气氛紧张的气都要喘不过来了。

    所有人都明白在半决赛之中能够拿到前三名你才有很大的希望去参加最终决赛。

    跟随赵虎一同来的被淘汰掉的战友都在千米综合训练比赛场那边围观卢大旺的比赛,而赵虎这边一个自己的战友都有,显得有些孤单。

    在这一刻赵虎意识到终点线不再是简单的一条线,它更像是一份荣耀,一份属于飞鹰连队的荣耀,属于通信兵的荣耀。平日里无数个默默训练的夜晚,无数滴顺着脸颊流淌的汗水,今日都将会被兑现。

    抬头依稀可见的终点线就在前方,身旁的战士全都爆发出身体内蕴藏着的巨大能量,脸上的汗水和脚下的尘土在伴随着他们奔跑而飞扬,脑海中全都是胜利冲过终点时欢喜跳跃的画面。

    “啊!”

    甚至还有战士发出了咆哮怒吼,吼声气贯长虹。

    赵虎的体力已经发出了红色警报,他努力的让自己去想卢大旺去想连长,去想自己成功后的画面,可依然距离前一名战士相差很远,他努力的追赶,努力的奔跑可前面战士的身影就像是触碰不到的影子一般。

    距离终点只剩下最后的三百米了,赵虎唯一超过去的两名战士同时发力,其中一名成功的反超了赵虎,虽然无法拿到决赛的入场券但也绝对不能拿到倒数第一,这是赵虎给自己的底线。

    眼看着最后一名战士距离自己越来越近,赵虎多希望下一秒就是终点。

    他只能咬着牙不断的向前,向前,再向前。

    一百米,五十米,三十米赵虎的体力已经到达极限的边缘,他的双腿就像是灌了铅一样沉重,没脉动一步都要用更多的力量。

    就在最后的二十米赵虎被最后一名战士超越了过去,他虽有心不甘可距离已经给不了他在追回来的空间,他失败了,他又一次摔倒在终点线。

    跑赢的战士在和自己的战友庆祝欢呼,赵虎大口大口穿着粗气仰头望向天空,再好的天气也像是阴天一样,他嘴角的笑容早已经在最后的时刻消失不见,自己愧对了卢大旺,愧对了二班长,愧对了连长和指导员,他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从欢呼的人群中挤出去。

    他一直向比赛场的边缘走去,他内心一直在催促着自己远离这里,他想要避开所有的掌声和目光,虽然自己从来也不会成为被关注的对象。

    走出比赛场,胜利的欢呼声越来越小,他双手撑在墙壁上低下头,汗水还没有流淌完,一滴一滴的从下额头滑下去。

    眼泪也不争气的留下来。

    啪!

    突然间有人在身后拍打了一下他的肩膀,赵虎慢慢转身看过去。

    看到了卢大旺和自己一同前来的战友,他们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笑容在看向自己。

    卢大旺刚要说话的时候注意到了赵虎眼中的泪水,他马上收起笑容,轻声问道:“是不是比赛失败了?”很显然就目前的情况除了这件事以外还没有任何事情能够让赵虎落泪。

    赵虎用力的咬着嘴唇,他没有做出回答,但是沉默足以说明一切。

    卢大旺把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深吸一口气,继续说道:“赵虎其实你已经证明了自己的能力,虽然我们没有能成功参加决赛,但是你能够进入到半决赛已经是非常好的证明了,不要忘了和你一起参加比赛的都是老兵,他们的体能和对比赛的突发情况处理比你有经验。”

    “班长,我......对不起你,我没有跑好。”本来还能忍住眼泪的赵虎听到卢大旺这样说,内心一瞬间就被击碎了,他一下子扑到了卢大旺的怀里嗷嗷大哭起来。

    这并不是软弱的表现,赵虎内心承受了太多太多的压力,在这一瞬间终于释放出来。

    一位战士刚开口就被卢大旺给拦下来,他对着几个人摆摆手示意他们先回宿舍休息,自己在这里陪赵虎一会儿。

    就这样卢大旺一言不发的站在这里,赵虎的眼泪浸透了他的军装也浸透了他的心。

    “好啦,好啦,别哭,这么多人可都在看着你呢。”卢大旺在他的耳边说道。

    “我......我止不住,我也不想哭,我真的不想哭。”赵虎一边哭一边回答道。

    “我知道你心里承受了很多,可是哭并不能解决任何的问题,如果哭可以让你更快更高更强那我宁可陪你一起哭。”

    赵虎抽搐着自己的身体从他怀里离开,不停的用袖子擦拭着眼泪,有战士路过的时候他们就会把身体转向墙壁,极力的掩盖自己因为失败而沮丧的表情。

    卢大旺这次带赵虎来参加比赛之前连长和指导员就跟他很认真的谈过一次。

    “赵虎这次去参加比赛肯定不会拿到名次,这点我非常坚信。”连长非常认真而又肯定的说道,说完深吸一口气,“你为什么还要坚持带他去?”

    “因为他的成绩确实在我们连队很好,这次的全团大比武对他来说也是一场历练,虽然没办法拿到名次,但是我认为这次的历练比名次更重要。”卢大旺不假思索的做出回答。

    “呵呵,我就怕这次的历练会让他彻底放弃之前所坚持的东西,你明白吗?虽然人们都说失败是成功之母,可是你别忘了有很多的人根本经不起失败的打击,对于这些人来说失败过后就没有成功可言,如果赵虎是这样的人你怎么办?”

    “连长我相信他不是这样的人。”卢大旺给出了非常坚定的回答。

    连长和指导员对视了一眼,用眼神向指导员发出了“求救信号”。

    指导员秒懂,从椅子上站起来在房间溜达一圈,组织了一下语言后说道:“按照成绩来说赵虎确实应该代表我们飞鹰连队参加大比武,但是就经验和一些特殊的情况下处理情况来看三班的班长会更合适一些,你说呢?”

    “指导员......当初这可是你们定的规矩,谁能拿到科目第一谁就可以参加大比武,怎么第一是赵虎后就要改变呢?难道他这辈子注定就是不能出彩吗?他注定就是当两年兵退伍吗?”卢大旺语气显得有些急躁,声音也不知不觉加大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