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回忆如烟逆袭的通信兵 > 064:愤怒的连长
    连长嘴上说不生气,其实心脏都已经即将要被欺诈掉了。

    团长坐在那里对连长摆摆手:“着什么急?”

    “团长这......这小子做的这些事我能不着急嘛,我这还天天给他想办法借学习资料,我想尽办法让他去学习,你说我做这么多对我有啥好处啊,结果他却给我来这么一出,我真的是......”连长说到最后给了卢大旺一个怒眼。

    卢大旺已经深深的感受到了连长内心愤怒的小火苗,不过事情已经发生自己只能坦然面对,正如对赵虎所说的关于小草故事一样,不管多大的困难和压力都要坚强的面对。

    “连长,团长我能说两句话吗?”

    “当然可以啦,我们让你来就是为了听你说。”团长回答道。

    “是!连长我知道我这样做肯定让您非常生气,对我也非常失望,可是我真的一直在努力的去学习,只不过我可以记住成百上千的密码,我也可以记住我们所有的密语手语,但我就是没办法记住课本里面的东西,我曾经有两次想要跟你谈一下这件事,每次都被其他的事情给打断了,所以一直拖到了现在没有跟你说,还希望你不要太生气。”

    “你学不会?你不理解可以问啊,咱们指导员那可是个高材生,让他教教你不就会啦?我告诉你,你就是再给我找理由,找借口。”连长不等他说完便强行打断,用手指着他的鼻子埋怨起来。

    卢大旺伸出舌头舔舐了一下嘴唇,他已经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了,内心里的事情有些时候真的没必要去说的太清楚,而现实中有很多事情我们也没必要去做太多的解释。

    “说话啊,哑巴啦?”

    “我说完啦。”

    “说完啦?这就说完啦?你跟我说了点什么?合着,说来说去你卢大旺之所以不行就是因为自己看不懂那些书是吧,卢大旺别人了解不了解你我不清楚,我还是非常了解你的,别说那些说就是再难看懂的书你都可以看懂,到底因为什么这样做,能不能跟我说一说?”

    连长的语气变得缓和了很多。

    当他从团长的嘴里听到这些事情的时候发火是肯定的,如果卢大旺能提前告诉自己也还好,当压在心里的怒火发泄出来之后也就可以正式的谈一谈了。

    卢大旺不是一个会放弃的人,他曾经为了研究一台机器能够没日没夜的去学习,直到把一本纯英文的说明书看懂为止,他有这样的精神头说自己看不懂那些纯中文的资料,这些话也难怪连长会不相信。

    “连长我真的没有什么原因。”

    “是不是因为年纪大了还没有成家,家里的父母有点意见了?”团长试探性的问道。

    卢大旺听完急忙摆手,回答:“团长绝对没有,我的父母一直都很支持我在部队,他们从来没有说过让我退伍回家的话。”

    “你真的已经准备好离开这里了吗?”

    卢大旺没有回答,准备好这三个字在平日里说了无数遍,可今天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团长扭头跟连长对视了一眼,看来卢大旺是真的有心事,而且还是不想说出来的心事,既然如此自己也不能拿着团长的身份去命令他说。

    “我们谈一谈你退伍之后的问题吧,如果你退伍了打算去做些什么?在部队所学的知识适合什么工作呢?”团长换了另外一个话题继续问道。

    “我也不太清楚,可能适合去电信公司上班吧,反正都是爬电杆。”卢大旺半开着玩笑回答道。

    “我到时候帮你看看有没有更好一点工作,只要是不违反任何规定我们一定尽最大努力。”

    “团长......”

    “我不用,我自己可以找到工作,我在部队这么多年已经学会了很多很多了,没必要在给部队找麻烦了,真的,我想先休息一段时间在决定去什么地方工作。”卢大旺当场就做出了拒绝。

    团长见状只好笑着点点头,从沙发上站起来路过卢大旺的时候拍拍他的肩膀:“说实话你要退伍我们都不舍得......我还有个会就先走了,有事情随时可以联系我。”

    连长送团长离开后回到了办公室,这次跟他一起回来的还有指导员。

    连长用手狠狠的挠挠头,拿起桌子上的水杯刚想要喝口水才发现杯子早已经空的一滴水都没有了。

    啪!

    把杯子放回到桌子上。

    “我真的就搞不懂了,你到底要干什么?退伍就退伍吧就不能先跟我说一下?你知不知道刚刚团长跟我说这件事的时候我还在哪一脸不相信的跟他说卢大旺马上就要考军校了,怎么可能会退伍,结果......你这是啪啪啪的打我脸啊。”

    连长边说话边用手在自己的脸蛋上拍打几下。

    卢大旺一直站在那里沉默不语,他不是不想说,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说。

    “还有,团长说帮你找个工作干嘛拒绝啊?你自己去找,能找到什么工作?”

    “说话,别在这里给我装电线杆子。”

    “连长,连长,别生气,别生气,这件事我也有责任。”指导员走过来拦在了他的面前劝说道。

    连长眉头一皱:“你也有责任?什么意思?你知道他的事情?”不解的质问道。

    指导员微微的点下头。

    这下连长彻底的懵了,他忍不住的发出两声苦笑。

    “呵呵,呵呵呵,好,好,好,真好,真好,我现在发现我这个连长是才是最不合格的那一个。”

    “连长别这样说,我当时确实想要跟你谈这件事,但是咱们选拔考核太忙了我就耽搁了一下。”

    “行啦,行啦,我什么都不说了,你们随意,随意好吧?从现在开始你卢大旺的破事老子再也不管了。”连长说完摔门而出。

    这一声响卢大旺听到的是心碎声音。

    指导员追出去片刻后就给连长强行拽回到办公室。

    “你这是干什么?怎么还耍小孩子脾气了。”

    “我乐意。”

    “我们现在要做的不是埋怨他,也不是骂他,更何况你我早晚不一样要退伍吗?”

    “那是你我的事,我现在说的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