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回忆如烟逆袭的通信兵 > 065:不为人知的原因
    关于卢大旺退伍的事情一瞬间搞得连队沸沸扬扬,大家怎么都不相信这会是真的,连长和指导员跟他沟通了很久也没有了解到他为什么一定要退伍。

    卢大旺回到宿舍,刚一进门高健他们五个人便一窝蜂的围上来。

    一个个虎视眈眈的看着他,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做了什么天大的错事。

    卢大旺强挤出一副笑容,问道:“都这么看着我干什么?不睡觉啦?”

    “还睡个锤子啊,说,你到底是啥子情况?”高健开口质问道。

    卢大旺努下嘴:“什么什么情况,没有情况,说什么呢?”一脸不屑的回答道,说完推开了面前的两个人径直走向自己的床铺,翻身躺在上面。

    两手撑着后脑勺两眼盯着天花板看了好久。

    突然间一个脸出现在视野之中,卢大旺直接翻个白眼,转动身体把头扭到一旁。

    高健那可是一个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主,卢大旺刚一转身,他跟着也跑过去:“你今天要是不说我就这么盯着你看,我就不信你能睡得着。”

    “你要点脸不?”

    “不要。”

    “呼......呵呵,那你就盯着我看吧,我反正是困了。”说完还不忘打一个哈欠。

    卢大旺虽然睡不着但最起码可以保证不睁眼。

    高健见状直接盘腿坐在地上,就这么一直盯着他看,其他的几个人谁也没有打算睡觉的意思,索性全都围过来,这边两个那边三个。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卢大旺听到了十分微妙的呼噜声后微微的睁开眼睛,当他看到自己身旁东倒西歪的几个家伙时心中产生一丝伤感,这些人都是跟自己很久的战友,平日里一起训练,一起吃饭,一起玩笑,战场上一起完成任务,一起出生入死,真的要离开他们不难过怎么可能。

    可是一想到回来之前母亲拉着自己手说的那些话......

    “小旺,妈本不想跟你说这件事,可是如果妈不说的话又怕到时候你会怪我。”母亲一脸纠结的小声嘀咕道。

    卢大旺还从来没有见过母亲这样,心里咯噔一下,急忙坐直身体放下手中的书:“妈,有什么事您说吧,儿子现在都这么大的人了是不是?”

    母亲用手摸了摸卢大旺的后脑勺:“孩子,妈怕说出来之后你没办法安心工作,到时候出点什么事情妈可怎么办。”

    “妈,放心吧,我肯定不会有事情的,您呀有什么事尽管说,说出来我们一起面对,一起解决。”卢大旺不断的劝慰着母亲,让她慢慢放下忧虑。

    母亲沉默了好一阵之后对卢大旺点点头:“那我说,你爸上个月体检的时候被查出了一些问题......我本来想要告诉他,可是怕他接受不了所以就一直埋在心里,我想要跟你打电话又害怕影响你工作......小旺,妈可该怎么办啊。”眼泪就像是打开的闸门一样一泻千里,母亲的身体不断的在颤抖。

    卢大旺用手把她搂过来,轻轻的拍打着母亲的肩膀:“妈,妈,别哭,别哭,我爸的身体怎么了?”

    “这是他的检查报告你看一下吧。”母亲一遍擦拭着眼泪一边从兜子里面拿出那份被她一直随身携带的体检报告。

    卢大旺接过来快速的浏览了一圈,前面医生写的字自己也看不懂,当他看到“肝癌”这两个字的时候整个人就像是被定住一样,握着报告的双手开始不受控制的颤抖,嘴里不断的小声咕哝着:“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我爸的身体一向都挺好怎么可能会得这样的病......这不是真的,这一定是检查出了问题,一定是这样的。”

    “妈,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对吗?”卢大旺突然间转身两眼泪痕的看向母亲追问道。

    母亲只是在不停的抹眼泪,没有对他做出任何回答。

    这一刻卢大旺感觉自己的天塌下来一半,父亲这一生从来没有跟自己享过福,从一开始就为这个家奔波,如今老天却又给了他这样的疾病,卢大旺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至少他现在不能接受。

    咚咚咚!

    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你们娘俩在里面说什么悄悄话呢?天不早了让孩子早点休息吧,明天再说。”父亲站在门外半开着玩笑的说道。

    “好啦,我就是叮嘱儿子几句。”母亲急忙擦干眼泪强行把表情进行切换后走过去打开房门。

    父亲侧头看了一眼卢大旺:“他都这么大了还用你叮嘱啊,少给他操点心,走,咱们休息去。”说完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母亲跟父亲离开之前对着卢大旺眨眨眼,好像在告诉他“这一切都是现实,你必须要学会接受”。

    咣!

    伴随着父母房间的房门被关闭,周围安静下来。

    卢大旺在房间攥着沉甸甸的体检报告来回溜达好几圈就是没办法接受,晚上十一点钟他穿好了外套悄悄离开家门,拿着报告去了医院,去问值班医生,当医生看到这样的体检报告时忍不住抬头看了他一眼:“这是你父亲的报告?”问道。

    “对,我就想知道这个情况严不严重,应该如何治疗。”

    “按照当前的情况你父亲的这个情况已经非常严重了,如果要是早一点发现的话还有很大的希望,现在......我不能说一点希望没有,只能说非常渺小。”医生给出了比较中肯的回答。

    “你的意思就是我父亲只能在家等死是吗?你可是医生啊,你的职责不就是治病救人嘛。”卢大旺一时间没有安耐住自己的情绪,对着医生吼叫起来。

    自从不断的医闹事件发生过后现在医院里面警卫多了很多,尤其是急诊科,当有人听到卢大旺在吼叫的时候立马就跑过来。

    “刘医生没什么事情吧?”一名保安询问道。

    刘医生摆摆手:“没事,没事,你们去忙吧。”

    “哦,好,这位同志这里是医院请注意说话的音量,谢谢。”保安临走之前还不忘提醒卢大旺两句。

    卢大旺站在那里用手狠狠的拍打了自己的脑门几下,不断的深呼吸调整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