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回忆如烟逆袭的通信兵 > 066:选择自私
    卢大旺在调整好自己的情绪之后意识到了自己刚刚的做法有些欠妥。

    走过去很真诚的向医生表达歉意:“对不起,实在抱歉,我刚刚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对你大吼大叫,对不起。”

    “没事的,我可以理解,毕竟这样的事情我们任何人都接受不了。”医生十分通情达理的给出了回答。

    “医生我现在能问一下我父亲目前的情况还可以......还可以......”

    活多久这三个字卢大旺怎么使劲就是说不出来。

    医生很明白他的意思,对他微微点下头,说道:“肝癌的整体生存期只有6个月,也就是说从确诊到死亡,只有约一半的肝癌患者可以活过第6个月。但是相对来说,早期肝癌的中位生存期则可以达到25-30个月,远远高于整体水平。”

    “医生你的意思是我父亲的时间只剩下了几个月?”

    “不,你听我说完,如果要是可以的话我建议您父亲马上住院,我们不管是通过介入治疗还是手术治疗,都需要对他的身体进行一次全面的评估之后才可以决定,毕竟这个体检单已经是一个月前的了,肝癌虽然致死率非常高,但也不是百分之百。”

    “您的意思就是我父亲的情况并不是没有任何治疗的办法?是吗?就是说他还是有希望继续活下去的对吗?”卢大旺听到医生这番话就像是看到了新的希望,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不断的发出追问。

    “我还是那句话让你父亲来医院全面检查之后主治医生肯定会给你一个治疗方案的,我想总比在家里放弃治疗要好很多。”

    “好,好,我明白了,谢谢你,谢谢。”

    卢大旺走出医院深吸一口气,感觉空气中都是甜甜的味道,只要能够让父亲活下去自己做什么都不重要,他为了这个家奔波了大半生,也是时候让这个大梁换成自己来扛了。

    一边往家走一边在想母亲说父亲压根不知道这件事的存在,那么如何跟他去说这件事呢?如何又让这个节省了一辈子的老头乖乖去医院检查身体呢?还有最最最关键的一点,自己再过几天就要归队了,到时候就算父亲同意去医院那母亲一个人又怎么能承受的了这么累的生活呢?

    这些问题让他再一次陷入了沉思。

    退伍这两个从来没有在脑海中出现过的字如今却出现了,一边是生自己养自己的父母,一边是有着自己梦想和青春的军营,人生最艰难的一道选择题。

    卢大旺回到家中坐在房间思考了一晚上他想明白了,部队没有了自己并不会少什么,更何况比自己优秀的人还有很多,但是父母只有自己,如果在这个时候无法陪伴在他们身旁的话,他怕以后自己会在悔恨中度过。

    这是一个自私的想法,卢大旺平生最恨的就是自私之人,如今自己却成了最恨的样子。

    第二天他把自己的想法和医生说的话告诉了母亲,母亲听完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医生?你什么时候去找的医生?”

    “妈,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件事我们要如何让我爸知道。”

    “我也不知道怎么说。”

    “那要不我来跟他谈一谈?”

    “你还是算了吧,还有啊,刚刚你说退伍什么的那可不行啊,你是不知道你爸听说你要考军校天天见人就吹牛,这要是知道你不考了还不给他气死,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多年了还是改不了冲动的毛病,这件事绝对不行。”母亲一脸严肃的做出了回答。

    “妈,你们为我活了大半生,难道我就不能为你们活一次吗?这件事我已经决定了就不可能改变,我退伍回来找一份工作既可以挣钱养家还可以照顾你们,多好的事情啊。”

    “好是好,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够留在部队里面,在那里好好发展不比找工作强嘛。”

    短时间之内跟母亲沟通这件事是没有任何希望了,卢大旺只好先行放弃这一念头把话题又拉回到了如何跟父亲说生病的事情。

    他提出的几个想法全都被母亲一一拒绝,并且还给出了非常合理的理由。

    “这可怎么办啊?现在不能让他在这么拖下去了,越快去医院治疗越好。”卢大旺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喊道。

    两个人还在不停的发愁时父亲从门外买菜回来了,他拎着卢大旺最爱吃的菜嘴里哼着小曲儿,如果要不是那张体检单还真的看不出他身体有任何的问题。

    一进门看到了站在客厅里面的两个人父亲楞了一下:“呦,你们俩这是?”

    “爸,你这么一大早就出去买菜啊。”卢大旺迎上去接过来关心的问道。

    “傻小子这你就不懂了吧,我告诉你啊早上的菜市特别便宜,而且蔬菜还都是最新鲜的最好的,你要是等到中午去那就剩别人不要的了,这要是到了下午......全都是烂菜。”父亲讲的条条是道,骄傲写了一脸。

    卢大旺对他伸出了大拇指:“要不说生活处处需要学习呢。”

    “哈哈哈,那是,通信这方面我肯定不如你,但生活这方面的事情你可真得好好跟我学一学啊。”

    “爸,我现在还真有件事想要跟你请教请教,不知道您老能否不吝啬的赐教一下?”卢大旺灵机一动想到了个不错的办法,把菜放好之后拽着父亲来客厅坐下来。

    父亲听完把嘴一咧,两手往自己的腹部一搭:“什么事,说吧。”

    “是这样的啊,我一个战友的家里最近发生了这么一件事,就是他的父亲被检查出一种不太好的疾病,但是呢他的母亲又不敢告诉他父亲,所以这件事就一直隐瞒下来,直到我的战友看到了那张体检单后才知道这件......”

    “现在的情况就是他想要让自己的父亲去治疗,可是又不知道怎么说,您说应该怎么办呢?”

    卢大旺的问题提出之后父亲陷入了思考,母亲本来都要去厨房的时候也停下来,想要听一听父亲对这件事的评价和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