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分身真是强到爆炸一棵柳下走 > 第一百八十四章追踪与出征!
    月球外,阵法宗师们的手势猛然一变!

    光芒大盛!

    所有在月球上作乱的巨兽、暗魔和梦魇瞬间被压制,庞大的身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

    黑色大手也遭受了重创,小指直接被轰碎!

    黑色的血雨几乎将整个星球覆盖!

    很快整个月球上仅余黑色大手仍在挣扎!

    突然,那蓝红色的裂缝暴涨,将黑色大手吞没!

    “无极觅踪!”

    阵法宗师们手势再变!

    无数的符文轰击那裂缝,硬生生在其消散前轰下一块碎片!

    接着无数光华将碎片包裹,密密麻麻的文字闪烁。

    “这是在推演方位!”左灵鸣出现在赵化之身旁解释道。

    “这是要反攻?”看着那些文字告诉跳动,赵化之猜测。

    “你猜对了!”京武校长谢安低下头轻声一笑。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月球上的光华与自身的经历交错闪烁在徐坤的脑海中,让他有些晕眩。

    “看来,这一次的星空大会主要目的实为暗魔,而我们,不过是恰逢其会参与其中的演员!”回忆升空以来的一切,赵化之作出这样的推断。

    “应该是这样!左灵鸣表示同意。

    “坐标快出来了!”灵武校长左修养的嗓音中带着些许激动。

    众人停下交流,一起凝望。

    月球上的文字跳动渐缓,第一个字出现在众人眼前:坎!

    “八卦之中坎为北,在北方!”左灵鸣脱口而出。

    “北?宇宙之中,方位无辨,没有中心点,也不知这北是哪个北。”赵化之摇了摇头。

    “后面的字也出来了!”

    视线所及,第二、三、四三字依次显现:乾、九、七!

    “这是什么意思?”单个字赵化之他们都认识,可连在一起就有点抓瞎了。

    “乾为西北,坎乾连起来就是在西北与北方之间!”左灵鸣为众人解释。

    “那九和七呢?”

    “坎与乾之间共有四十五度,这九便是将四十五度分为九等份,七则是自坎向乾数,九等份中的第七份!”左灵鸣挥手在空中凝出图像讲解。

    “北偏西三十五度!”赵化之瞬间算出结果。

    “就是这样!”左灵鸣点头。

    “害!”徐坤猛地一拍手,“整这么多弯弯绕绕,直接显示度数不行吗?”

    “还真不行!”左修养的声音飘荡在他们耳边。

    “为什么?”赵化之也同样有此疑惑,认真地看着左修养。

    “这是由暗能量的特性所决定的!”左修养将原委缓缓道来,“你们都对物理、数学不陌生,应该知道暗能量无法被常规能量所观测,对常规能量有着中和或者说你们口中的侵蚀作用……”

    “无法观测?可我们面对暗魔时,他们的暗能都可见啊!”听到这里,徐坤忍不住出声。

    “确实可见,但可见的是什么?”左修养面带微笑地看着徐坤。

    “暗能量……”徐坤下意识地回话,接着醒悟过来,“不对!是暗能!”

    “对!你看到的是暗能!”左修养表示肯定,“你们要注意,暗能和暗能量是两码事!”

    “暗能量,是宇宙中无法被观测但真实存在的能量,而暗能是暗魔、梦魇凭借自身能力或功法转化暗能量而来,两者并不能划等号!”

    说到这里,左修养停顿了下:“我们回到正题,正是因为暗能量的不可观测性,直接反应方位的数字语言不能产生作用。所以经过研究,至灵天宫的阵法宗师们掌握了借助八卦的特性进行反推方位的方法,也就是你们所见到的这些!”

    “为什么八卦就可以推演?”徐坤等人还是有些不明白,同样是运用常规能量,八卦为什么能对暗能量有效,而数字语言不行?

    “这就说来话长了,简单来说,八卦具有阴阳特性,可以间接地推算,更详细的内容你们只有成为灵修才能了解!”左修养没有多说。

    “那方位的中心点在哪?”赵化之没有多做纠结,问出之前的疑惑。

    “阵基的阴面!”

    “阵基的阴面?”赵化之看向月球。

    推演完毕,大阵的光华弱了许多,即便距离遥远,但在真武之眼的辅助下赵化之看到了无极觅踪阵的基础。

    那是一个巨型陨坑,坑底被修整的极其平坦,以公里为单位的大阵之基静静地躺在那儿。

    “其背为阴,温之极为东…”左灵鸣的念叨声为众人解开疑惑。

    “好了,方位已定,剩下的就是主动出击!”战王的语气中包含着激动,就连这具意念体都扭曲了一瞬。

    “你们看!”

    一直在观望的人群中传来惊叫。

    顺着众人面对的方向看去,由武大建筑组成的大陆中央,数以万计的学子升空。

    他们身着不同的学校服饰,每一位都气势滔滔,各色的能量环绕周身,耀眼且夺目,澎湃的威压汇聚,不断向四周辐散!

    “他们不是?”赵化之等人有些瞠目。

    “正如你们所想,他们是圣朝的顶尖学子,此次出征由他们打头阵,作为中坚力量!”谢安的脸上有着激动、羡慕还有憧憬。

    “那可是暗魔!基础实力远超人类、数量庞大的暗魔啊!”有同学难以置信。

    “他们可是天之骄子,损失一个都对我们人类来说是重创!怎么能让他们上战场!”有些同学对此感到不解和愤怒。

    “天才,不是温室里的花朵!”谢安的声音提高,“征、战是我们骨子里的旋律,你们将来也会经历这一步!”

    “现在你们还不到时候,再过些年,等你们迈过灵境达到虚境,你们会发现:挑战一直都在!”左修养面向所有人,话语间似有所指。

    “天路已现!”战王低沉的声音中是抑制不住的波动。

    齐刷刷地抬头。

    只见。

    蓝色与白色相间排列的光带自大陆中央绵延,通向宇宙深处。

    “未央大陆,逐暗军团,第一军,龙脉霄阙!

    未央大陆,逐暗军团,第二军,至灵天宫!

    未央大陆,逐暗军团,第三军,真武祖殿!”

    “在!”祖龙九子的法相咆哮。

    “在!”繁简不一的阵法闪耀。

    “在!”形态万千的武器高悬。

    激昂的应和声响彻星空。

    “出征!”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