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分身真是强到爆炸一棵柳下走 > 第三十三章我尊重你的选择!
    潘子走到赵化之身边:“他说的没错,即使带回去,也不过是多一个审判宣布的过场,既然他这么坚决,你给他个痛快吧!”

      拍了拍赵化之的肩膀,招呼众人向出口走去。

      远远的,鹰眼坚定的声音传来:“别下不去手!尸体我们要带回去!”

      ……

      赵化之向着葛军迈出两步,缓缓拔刀。

      如镜面般的刀身反射着不知何时重新燃起的火堆光芒,照在葛军的脸上。

      葛军逐渐抬头,因失血而变得苍白的脸庞,在摇曳的光芒下忽明忽暗。

      赵化之又前进了两步,即便是在对战中都不曾颤抖的手居然有些抓不紧刀。

      葛军的脸上露出笑容:“怎么磨磨蹭蹭的?怕了?”

      “大男人,痛快点!”葛军突然发怒吼道,“有什么好怕的!”

      火堆的光好似被吼声摄住,明显一滞。

      赵化之再次走出两步,手里的刀握紧。

      “快点!”葛军催促,看起来他倒像是行邢人,而赵化之反倒是受刑者!

      赵化之来到他的面前,把刀高高举起。

      “这就对了!”葛军有些高兴。

      伸长了脖子:“来!照这砍!我相信,以你的刀法,不至于折磨我吧?”

      说道最后调笑起赵化之。

      赵化之不由得勾起一丝微笑又迅速收敛。

      “你,不怕吗?”

      “怕?我当然怕!我要是不怕死,我还会逃吗?”葛军反问。

      “那你现在为何求死?”

      “你听到了吗?”葛军伸出剩下的那只手指了指上方。

      赵化之,仰头向上方看去。

      不过是,略显灰暗的洞顶。

      侧耳听,只有轻微的风声。

      “只有风声。”赵化之微微摇头。

      “仔细听!”葛军闭眼,脸上浮现出安静祥和。

      “我听到了,妈妈她来接我了!”

      “妈妈告诉我,她现在要带我一起团圆,去那个没有白眼、歧视、嘲讽和冷漠的地方……”

      赵化之有些诧异,闭眼去听。

      “哒!”

      前方传来声音。

      睁眼!

      葛军仅剩的手捂住伤口,伸长脖子,正向他冲来!

      下意识挥刀!

      “唰!”

      白光闪过!

      如喷泉般的血液带着一颗头颅高高冲向天空!

      赵化之惊得愣在原地。

      无头的身体顺着惯性撞到他身上。

      略微一晃,然后站稳。

      呆呆地看着飞起又落下的头颅。

      闪烁的火光下,葛军仿佛在笑。

      笑得撕心裂肺,笑得心满意足。

      “啪!”

      笑容高高跃起又落下。

      赵化之看到。

      在血色中,两行清泪顺着眼角滑落。

      过了很久。

      赵化之从呆滞中恢复。

      将葛军的身体放到地上。

      发现自己整个身体都被鲜血浸透!

      抖落鲜血,收刀。

      来到葛军头颅前,捡起,找到散落的胳膊,将它们与身体拼合。

      后退三步。

      深深鞠了一躬。

      轻声呢喃:“作为执法者,我尊重国家的律法!作为个人,我也尊重你的选择!愿你团圆!”

      上前合上葛军带着笑意的双眼。

      “再见……”

      将小队众人唤入。

      看到赵化之满身的鲜血和倒地的葛军。

      大虎连忙询问:“没事吧?我记得我封住了他的力量的……”

      智狐伸手推开他:“那是葛军的血,不是他的!”

      大虎仔细一看,有些尴尬的笑笑:“我还以为……”

      鹰眼走到葛军尸体查看一番,对潘子点头。

      潘子挥手,信天翁上前将尸首打包背在身后。

      熄灭了火堆,众人清扫战场后。

      潘子拍了拍赵化之的肩膀:“走吧!”

      便带头向着洞外走去。

      赵化之点点头,低着头,有些沉默地跟在众人身后。

      没有人说话,有些安静。

      大虎看众人有些沉寂,刚想说些什么活跃气氛。

      智狐向他使了个眼色。

      又憋了回去。

      一路上只有散乱的脚步声。

      洞口越来越近,昏黄的光线逐渐洒进来。

      洒落到赵化之脸上。

      低着的头慢慢抬起。

      走到洞口处,所有人关了手电。

      走出洞穴。

      抬眼看去。

      橙红色的夕阳,晕染了天边的云朵。

      潘子停下脚步,转身看着赵化之。

      其他人识相的走到前边。

      “你在想什么?害怕吗?还是因为第一次杀人有些不舒服?”潘子问他。

      看着斜阳,赵化之摇头:“都不是。害怕的情绪在我挥下刀后就消失了,我也不曾有半点不适。”

      “那你怎么这么沉默?”潘子不解。

      赵化之靠到一颗树上:“我在思考一个问题。”

      “什么?”

      “葛军为何而死?对他而言,他杀了他认为该死的人;对我们来说,他杀了一个本该判处死刑的人;对法律而言,他杀了人。”

      “是因为他触犯了法律吗?”赵化之看着潘子。

      “当然!”潘子不假思索。

      “那如果是我们杀了那个本该判死刑的人,为什么我们无罪?”赵化之追问。

      “我们是执法者!”潘子回答的很快。

      “也就是说,实际上葛军犯下的是越权的罪?因为行使不属于自己的权力,所以他该死?”赵化之继续问。

      “……可以这么说。”潘子有些迟疑。

      “那……”

      “那权力是谁给的?又为什么会属于我们而不能交予他人?”智狐走过来打断了他,“你是想问这个吧!”

      赵化之点头。

      “权力是人民意志的体现,由人民赋予。我们是人民选出来的执法者,是行使权力的人,行使权力的主体是确定的。”

      “倘若,这次不计较葛军的罪过,那么我们将丧失公信力,会有更多的类似葛军这样的人出现,国家进一步丧失公信力,到最后人人都是执法者,人人可执法,这样就会产生问题,犯罪者既是被执法者又是执法者,试问有多少人会对自己执法呢!”

      智狐的话让赵化之幡然大悟。

      的确!正如智狐所说,由执法部门行使执法权可以维持社会安定,一旦开了外人执法的头,将不能保证人民赋予他们权力的初衷!

      看到赵化之脸上露出释然的笑容,两人点头转身继续带着众人向外走去。

      看到他们继续前进,赵化之连忙跟上去。

      ……

      深夜。

      一行人在交完任务后回到宿舍休息。

      房间里,洗漱完毕的赵化之躺在床上。

      今天的战斗中系统出现过好几次提示,终于有时间看看了。

      默念:属性!

      体质:80

      力量:80

      速度:162m/s

      气魄(精神力):5

      修为:淬体八层1%(六腑)

      武技:踏前斩圆满、拔刀术(技)圆满、拔刀术(速)淬体七层、刀气89%

      功法:潜龙淬体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