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分身真是强到爆炸一棵柳下走 > 第三十六章震惊与陈经义的鼓励!
    来到桌前,顺子屁股往里面挪了挪,让出位子给他。

      “坐这!”顺子拍着沙发说道。

      还不等赵化之完全坐下,一只手搭上他的肩膀。

      “赵化之!好久不见!”

      赵化之回头惊讶道:“陆迁?”

      陆迁收回手坐到他对面,吕伟的旁边。

      半靠在沙发背上,咧嘴笑:“没想到吧!”

      双手一摊,赵化之撇嘴:“还真没想到你也会来!我记得我在班上那会,你跟顺子经常吵架!”

      “哈哈!”阿伟大笑起来。

      “化之,你不知道,自从你走了以后他们两像是吵出感情了,现在关系快赶上我们三个了!”

      “真的?!”赵化之表示怀疑。

      顺子捣了他一拳:“这还有假?嘶——”

      抱着拳头突然叫出声:“化之,你身体怎么跟个铁块一样?”

      赵化之歪头,和善地笑:“还敢不敢动拳头了?用你的小拳拳锤我啊!”

      陆迁狐疑:“真的有这么硬吗?”

      顺子翻了个白眼:“你试试?”

      “试就试!”陆迁杠起来,“赵化之,让我试试?”

      赵化之没好气地瞪他:“来吧,疼可别喊!”

      站起来,转过身,指着自己的背:“后背肩膀这块,肉多,你不太会疼!”

      “你咋不给我锤胸口呢?”陆迁来到赵化之身后,吹了吹拳头。

      “滚滚滚!快点!”

      “那来了啊!嘿!”

      陆迁也没客气,猛地一拳打中赵化之的右后肩。

      “啪!”

      赵化之肩膀微微一震。

      陆迁被震得一个踉跄,跌跌撞撞一路倒退到茶吧门口。

      一直撞到门边才停下来。

      “淦!”

      陆迁疯狂的甩着右手。

      右手肉眼可见地迅速变红。

      赵化之微笑坐回位子上。

      在风幕下吹了一会,陆迁才揉着淡红色的拳头坐回来:“大兄弟!老实交代,你现在有多强?”

      “对!快说!”顺子和阿伟也很好奇。

      看着三双盯着自己的眼睛,云淡风轻道:“强倒谈不上,也就勉强淬体九层而已……”

      话还没说完,顺子就掐住他的脖子:“什么!”

      “淬体九层!!!”

      “假的吧!”

      其他两人也震惊异常。

      几人的惊叫让后方座位上的几位顾客也看了过来。

      赵化之察觉到动静,转身表示抱歉。

      然后压着几人安静。

      “小声点!这是茶吧不是酒吧!”

      看到赵化之的动作和其他人的关注,三人有些尴尬,很快收声。

      吕伟压低声音:“化之,你真的有淬体九层了?”

      “那还有假?”

      “不是!”陆迁将头靠近桌子,“这可是淬体九层啊!我爸也才淬体七层!”

      “那是你爸太菜了!”顺子习惯性地怼他,“你没看今年的州际武道大会吗?能参赛的起步都是九层!”

      “你爸不也一样!”陆迁立刻竖起眉头,“州际武道大赛那可都是天才中的天才!每个市也就几个人!”

      “那就说明,化之就是天才啊!”顺子回道。

      “欸!化之都淬体九层了,不就是说能参加明年的州际武道大会了嘛!”阿伟发现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是哦!”

      “阿伟,你发现了华点!”顺子附和。

      赵化之有些惊讶:“阿伟,不是你说,我都没有发现!”

      挠了挠脑袋,补充道:“我之前是准备明年直接升到高三,然后参加后年的州际武道大会,没想到这学期进步有点出乎预料!”

      阿伟伸出手来抓了抓:“你这话说的!要不是看到他们两的后果,我就抓上去了!”

      “就是,真想再锤你一拳!”陆迁一脸赞同。

      顺子瘫在沙发上:“人生已经没有意义了,我们还在第五、第六次极限,你都淬体九层了!太让人嫉妒了!”

      阿伟点头:“以我们的进展,到高考也就九次极限顶天了,差距好大!”

      陆迁也不再嘻嘻哈哈:“虽然现在咱们坐在一张桌上,但我们之间仿佛已经隔了千万米……”

      赵化之无言,不知说什么好。

      “这就颓丧了?”一道温和的嗓音传入几人耳中。

      几人抬头。

      陈经义正站在桌旁。

      赵化之起身给他让开位子。

      “陈老师,您怎么也在这?”

      陈经义笑眯眯地坐下,摸了摸顺子的头:“听王顺说你回来了,在这聚会,我过来看看!”

      顺子伸手挡开陈经义的手:“老师别这样!我又不是小孩子!”

      陈经义收回手,露出笑意:“你现在不就是一个因为比不过别人,而垂头丧气的小孩子的样子吗?”

      “哪有……”顺子想反驳却不知说什么。

      “还有你们两个!”陈经义将矛头指向陆迁和阿伟。

      “我想要问问你们,你们还记得自己的期末的排名吗?”

      “记得!”

      “当然!”

      “怎么会忘了!”

      三个人都反驳。

      “说说,各是多少名?”陈经义追问。

      “二百一十二名!”阿伟报出自己的名次。

      “二百零七名!”这是王顺。

      “一百九十一名!”这是陆迁。

      陈经义对他们说道:“你们虽然不在我班上了,但我还是一直在关注着你们!也正因为你们越来越好,才能离开我的班级。”

      “我明白你们的失落,但你们要知道!赵化之这样的即便是在市一武,我想也没有几个,甚至是唯一的!”

      “是吧!赵化之?”

      赵化之点点头:“据我所知,只有我一个……”

      陈经义拍了拍众人的肩膀安慰道:“我们县高一差不多有近两万人,而定新市下辖的县有六个,单单六个县高一学生粗略算来就有近十二万人甚至更多!”

      “更别提市里,保守算市里应该有两倍于这个数字的高一学生!一共就是差不多三十六万人,而赵化之可以说是站在了同龄人的顶点!你们和他比是不是标准太高了一些?”

      “额……”顺子有些呆滞。

      “有道理!”陆迁恍然大悟。

      “老师,你说的很对,我被说服了!”阿伟也不再迷茫。

      见到几人重燃自信,陈经义有些欣慰。

      语气一转,鼓励他们:“武修,不仅看现在,还要看未来!未来怎么样现在谁也不知道,现在一时的落后不算什么,例如我们的州牧仲霄,当年他在你们这个年级还远不如你们,可现在呢!”

      “不仅官至州牧,武道修为也到了我们不能揣度的境地!起码是远超罡元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