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分身真是强到爆炸一棵柳下走 > 第八十六章醒脉!
    “滴答!”

    随着最后一滴液体入喉,一种奇妙的感觉从心底浮现!

    黑暗、坠落!

    无尽的下坠感,外界的一切信息都被大脑屏蔽,所有的意识都积聚在身体内部。

    恍惚间,下坠的速度逐渐变缓。

    “扑通!”

    像是落入一片深海,坠落感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沉溺。

    如同胎中的羊水包裹着,不仅无丝毫窒息感,还无比的安心、惬意。

    黑暗消失,意识仿佛苏醒过来。

    “看”到了周围的一切。

    似海洋般的淡金色液体无边无际,上不见顶,下不见底。

    一颗颗有拳头大小的金色球体悬浮在各处,随着波动流转不定。

    “血脉因子!”一种明悟涌上心头,接下来的目标就是找到最适合的龙脉!

    忽然,一颗小球来到体术分身的意识周边。

    迅速抓住机会,意识冲了进去!

    “荒!”

    遥远的歌谣响起。

    远古之音指引着意识来到一片远古大陆。

    莽荒是这个世界的主基调。

    高耸入云的庞大树木比比皆是,即便是现代低矮的小草,在这里都有一人多高!

    巨大的真菌类就像是一座座巨大的房屋遍地都是。

    “呼恰!”一群高大壮硕的原始人类骑着巨大的虎兽嚎呼着冲进森林,追猎荒兽。

    在与猎物靠近后,每一位原始人都顺手从身下的虎兽一侧取下骨质长矛,单手一挥!

    “夺!夺!”

    不求伤敌,只求围堵。根根长矛深陷地里,形成牢笼将飞奔的荒兽困住。

    “哈啊!”领头粗犷的大汉从虎兽身上一跃而下,抓着一柄大骨棒就冲进了牢笼内!

    “吼!”荒兽嘶吼,一爪就向其拍去!

    “哈!”大汉抡起骨棒正面迎上!

    “轰!”势大力沉的一击直接将荒兽掀翻!

    “砰砰砰!”接下来便是惨无人道的轰击!

    当大汉拖着荒兽从骨矛牢笼中走出,迎接他的是漫天的欢呼!

    ……

    这是蛮荒纪元,这是人类的先祖,这是先祖之脉!

    景象消散,意识回归血脉的海洋。

    又有一颗血脉因子接近。

    “哞!”

    在进入的刹那,似牛叫却又充满韵律威严的吼声从深处传来。

    金龙横空!

    头上生有形似牛角的金色双角顺着龙头弯曲向后。

    金鳞、白腹、无爪、尾细!

    纯白的双须细长,自龙吻延伸向后,随风飘荡!

    在其身下,无数庞大的古琴悠扬,共奏一曲天地之音!

    此乃龙子:囚牛!喜音律!

    囚牛似乎发现了意识体,眼眸转动,向着体术分身扫视一眼。

    “轰!”意识瞬间溃散!

    再次清醒,已回血脉的海洋。

    这次体术分身开始主动去寻找。

    一连数颗,都是人类血脉!

    此刻体术分身才明白血脉检测时血脉比例的真正意义!

    8%的几率为龙之血脉,要想在无尽的血脉因子中找到最适合的,简直难如登天!

    继续寻找,似乎过了许久,体术分身才又找到一颗不同的血脉因子!

    意识瞬间进入。

    “锵!”

    “当!”

    来到一片战场!

    无数的刀兵相撞,厮杀之声不绝于耳!

    战场中央,一龙头兽身的生物口衔长剑,在恣意冲杀!

    浑身呈深紫之色。

    头生三角,当中一根血色尖角,两边之角形似鹿角通体紫黑。赤红色毛发自头顶延至颈背。

    四足健硕,长有四爪,尖锐无比;关节处有倒刺突出,血液正从其上滴落;尾细长有力,随意甩动便可将一个个敌人抽飞!

    龙子:睚眦!喜兵戈!

    下一秒,锋锐的兵气划过意识,瞬间一片黑暗!

    很快体术分身的意识再度清醒,继续搜寻!

    漫长的时间流逝。

    意识进入一个全新的血脉因子!

    与之前的所有血脉不同,这处世界无比安静,有着淡淡的祥和。

    殿宇连天,飞檐玄壁,碧瓦鎏金!

    在正中央的最大的宫殿一角,一头气势威严、端庄华丽的龙兽站立!

    青麟遍体,四足矫健,龙头窄长,金红二色的角直冲天际!

    雪白的毛发布满头背,双肩有金甲覆盖。

    正向意识处张望!

    正是龙子:嘲风!

    体术分身很是知趣,不待其驱赶,便自行退出空间。

    下一个!

    “当!当!”钟声悠扬。

    龙头,龙尾,双臂。

    虬劲的身躯写满强壮。

    粗壮的胳膊一下一下的击打巨钟!

    龙子:蒲牢!

    下一个!

    赤红色的身躯,淡红色的毛发。

    似狮,头生双角,尾巴粗壮且长。

    双目散发红光。

    趴于一香炉之上,吸食炉烟。

    龙子:狻猊!

    ……

    负重的霸下!

    虎形的狴犴!

    盘碑的负屃!

    吞火的螭吻!

    龙之九子轮番出现。

    接着再寻,再无新的血脉因子。

    体术分身的意识随波逐流,在血脉之洋中飘荡。

    龙脉流内九种龙脉均有传承。

    无论选什么都有完善的前进方向。

    最重要的是顺应心意!

    首先排除囚牛、嘲风!

    虽喜欢音乐,但并没有将其作为修炼方向的想法。

    同样,嘲风的性格虽契合,但并不适合追求巅峰的他。

    其次排除狻猊、蒲牢!

    蒲牢类似囚牛,主攻音声之道。

    狻猊喜静同样不适合以战为生的体修。

    最后排除狴犴、负屃、螭吻!

    剩下的就是在霸下、睚眦之间选择!

    霸下,体魄强劲,有搬山负岳之力!

    睚眦,长于征战,好杀喜斗!

    两者均契合体修的根本。

    思虑再三,体术分身下定决心。

    进入一颗血脉因子中。

    目之所及,滔天的巨浪。

    “咚咚!”

    沉重的脚步声,一庞大如山岳的龟形巨兽驮着直插云端的石碑漫步而来!

    每靠近一步,巨浪便弱上一分!

    待其来到体术分身意识面前,大海已经风平浪静!

    两者对视!

    沉闷的嗓音从心底响起:“你,就是我的血脉传承者吗?你,确定要继承我的血脉吗?”

    “我确定!”体术分身坚定回应。

    “……好!”霸下上下打量一会,留下一个字后消散!

    世界崩塌!

    意识体回到血脉之洋。

    暗流涌动,除霸下的血脉因子外,所有的血脉因子退散!

    无数的霸下血脉汇聚,最终形成一尊迷你的霸下!

    意识体伸出手掌,与其接触。

    大量的流光从霸下的身上传入意识体中!

    “嗡!”

    一阵眩晕。

    意识回归脑海!

    全身的血液疯狂波动!

    大量的废弃血脉化成血液从体术分身的七窍流出。

    醒脉开始!

    ……

    过了很久。

    灼热的空气开始降温。

    体术分身的七窍不再流出血液。

    袒露的左胸口处,一幅小型的霸下纹身浮现。

    全身的肌肉再度膨胀一圈,身高也再度拔高!

    此时的体术分身若是和赵化之本体站在一起,就算是熟人也很难看出相似之处!

    “嘎嘣!”

    体术分身睁开眼活动身子。

    筋骨之声不绝。

    同尘走上前,微笑询问:“为何选择霸下?”

    “因为身(肉)体(到)为(极)本(致)!”体术分身此刻终于能够平视同尘。

    也终于明白为何龙脉流体修建筑都如此高大!

    矮了、小了根本不适合!

    此时体术分身身高将近两米五!

    原先宽松的武服如同短袖、五分裤勒在身上!

    ……

    “传承至此已经全部结束,接下来你要自行寻找学府!再见了!”

    在解答了最后一些疑问后,同尘留下这句话消失。

    体术分身被送出殿堂。

    一路回头,回到遗迹的大门。

    门开。

    “总教头!久等了!”

    体术分身庞大的身影将卫涛笼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