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分身真是强到爆炸一棵柳下走 > 第一百四十四章见城!
    “孙部长!谢校长!”

    体术分身见到他俩立即问好。

    “你就是小赵的朋友吧!很不错!”谢安笑眯眯的。

    “对了,你叫什么?”

    “李智!叫我小智就好!”体术分身压了压头顶的鸭舌帽。

    孙长庚走上前,看着比自己高出一头的体术分身:“小智,你是体修?”

    “是的!”

    “师从何流?”

    “龙脉流!”

    孙长庚眼睛一亮:“还没找到学府?”

    “正在寻找。”

    “那我倒是有个地方推荐你去!怎么样,有兴趣吗?”

    听到这话赵化之连忙沟通体术分身。

    “那就谢谢孙部长了!”

    “不客气!”

    听到体术分身答应,孙长庚显得很是高兴。

    “恰!”

    “吼!”

    这时,两兽浮出水面,看到谢安与孙长庚叫了一声。

    “小智,这两个就是你的伙伴吧!我能靠近看看吗?”谢安扫了一眼,饶有兴趣道。

    “当然没问题!傻东西、大猫你们过来!”

    “嘟~”

    两兽上岸,甩干毛发上的水分走过来。

    “这名字倒是有点意思!”听到体术分身喊的名字,孙长庚眉眼眯了下。

    因为气魄被压制,在经过体术分身和两兽的同意后,谢安将手放在它们的身上,仔细感受。几秒后,他收回手。

    “大猫是魁重虎,从个头来看应该还是虎王!是在重力逆乱区收服的吧!资质中等偏上,但经过来时的能量之流的灌输,这个年纪这个境界体魄,比之族群中的上等资质也不遑多让!”

    “至于傻东西……”点评完大猫,谢安在傻东西这边有点卡壳。

    “校长,有什么问题吗?”赵化之问道。

    “我对凶兽了解不广泛也就罢了,老谢你一个凶兽专业出身的,也看不出它的来历?”孙长庚看到谢安迟疑有些稀奇。

    “那倒不是!老孙,你觉得它可能是哪种鸟兽?”谢安反倒问起了孙长庚。

    “这个嘛……”孙长庚仔细打量,“光就外形来看,是某种雕类,但这颜色与已知的任何一种都对应不上,会不会是杂交……额!”

    听到杂交两个字,傻东西大怒,一个翅膀就拍了过来。

    “好好好!是我说错了!你不是杂交!是纯血!纯血!”孙长庚自知理亏,也不愿与傻东西计较,任由它拍了几下消气。

    “哈哈!老孙,没想到你横了一辈子,反倒是被这小鸟儿给揍了!”见此谢安笑得合不拢嘴。

    “行了!笑话也看够了,你说说,它到底是个什么品类!”

    “我也不确定!小智,你给我说说是在哪儿发现它的,当时它是个什么样?”

    “行!”看到傻东西眼中的好奇,体术分身开始讲述他俩相遇的经过。

    “……就是这样。”

    “有眉目了?”看到谢安眉头舒展,孙长庚猜测。

    “大概明白了!”

    “说吧!”

    “刚刚小智说,傻东西小时候是灰色的,后来吃了不少好东西,进入成长期后就变成了现在的蓝色。”

    “有什么间题吗?鸟类大多都是这样。”

    “它变态了!”

    “……”众人无语,傻东西的眼神也变得有些不善。

    “我的意思是,它的形态变了!要知道,普通鸟类凶兽和雕在外形上是有很大差异的!这种差异可不是进入成长期就能弥补的!”

    谢安说着走到傻东西旁,抬起它的脑袋:“看它的喙第一个明显的特征,弯曲!这就与普通鸟类差距甚大!再一个,上喙的弧状垂!又将其与鹰之流区别开来!”

    “这些可是刻在基因深处的东西!怎么可能会变?小智,会不会是你之前看错了?”孙长庚有些难以置信。

    “你们再看它的脚,跗跖上盖满了羽毛,很显然是雕才会拥有的独特体征!”

    谢安示意孙长庚勿急,继续说道:“就正如老孙所说,无论进入到哪一个阶段,这些是不会变的!但,它确实变了!我相信小智也没有必要在这上面撒谎,那么这就很有意思了!”

    “难不成真有鸟类凶兽可以变态?”孙长庚还有些不敢相信,“越是高等生物,越是不可能变态,这可是共识!”

    “所以才有意思啊!”谢安脸上的笑意止不住的溢出,“这可是新发现!没想到,来这一趟不光有神话等待发掘,还有这样的意外之喜!”

    “你不说我都差点忘了!老谢,先把这放放,战城的事更重要!”

    “哦对!小智,你说赤星城就在湖泊的下方?”谢安收敛笑容,看着体术分身认真道。

    “没错!大家跟我来!”体术分身点头,带着两兽进入水中。

    “扑通!”连续三次落水声,赵化之三人也跟了下去。

    “老谢,你说那些饿鬼是从哪出去的?我们一路走来没有发现一丝痕迹。”

    “我本以为,它们是从战城跑出去的,但现在看来,并非如此!”

    “回去后要好好调查一下!”

    ……

    “就是这了!”谈话间,几人降到湖底,踩上光滑的石板地面。

    “若是神话没错,这城市应该是亿年以前筑成,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地板还是这么的光滑!”孙长庚踩了踩地面,只觉得坚实无比。

    谢安蹲下,小心的抚摸石板:“不光如此,这石板好像能够隔绝暗能量!你们看饿鬼!”

    赵化之回头望去,饿鬼虽被强行按在地面上,但其扭曲的面庞和颤抖的身体,证明谢安所言不虚!

    “看来这里确实与赤星有关!”

    “河源那的两块石碑不已经证明了吗?我可记得你在碑前流了不少泪水!”

    “……孤证想站住脚可是很难的。去看看城市吧!”谢安脸一红,大步向着体术分身走去。

    “谢校长,您看看这个!”体术分身将之前发现的那颗球递给谢安。

    “这是在哪找到的?难道你进去过了?”谢安将其举到眼前观察,同时询问。

    “没有,这是傻东西在外面的城墙脚下捡到的。”体术分身指了指城墙底部。

    “看来当年连贵族都出城作战了!”端详了好会,谢安将球还给体术分身。

    “何以见得?”孙长庚一边问一边走到城墙底部搜寻。

    “据流传下来的神话记载,那时的工艺远不如现在精细,刚刚的球内部应该是某种史前凶兽的骨头所制,质地极其坚硬,即便是以我的境界打磨出一个这样的玩物也得数年,更不要说在上面刻画了!”

    “当当!”孙长庚拔下一根嵌入城墙的兵器,左手化刃切了两下。

    “你说的没错!这底下最差的兵器也与我现在所用的质量相差仿佛。除了贵族,应该不会有平民用得起!”

    “老孙,小心残余的暗能量!”看到孙长庚随意的抓起地面上、墙壁上的战兵,谢安提醒。

    “放心!这边没有暗能量留存!你之前不也说了,石板的材质可以压制暗能量,城墙应该压制力更强!”

    “即便如此,我们还是小心为上!”说着谢安也开始了调查。

    ……

    不变的光亮中不知过了多久,两人回到原地。

    “两侧嵌入了岩壁,绕是绕不过去了,只能从城门进!”

    “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