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分身真是强到爆炸一棵柳下走 > 第一百四十五章复苏!
    高耸的城门前。

    “小智,你说这门是自动打开的?”

    “没错!”

    看着敞开的城门,谢安眉头紧锁:“你们两个真的要跟我们一起进去吗?说实话,我和老孙对把你们活着带出来毫无把握!”

    “我去!”体术分身毫不犹豫。

    赵化之刚要开口,孙长庚走到他身边:“赵化之,我希望你能留下,万一我们出了事,以你的电磁能力,可以很快联系上天京……”

    赵化之有些为难,但环顾所有人的面庞后,只能艰难道:“那我就在外面等你们!但我如何知道你们的消息?”

    “接着!”谢安抛出一物。

    “啪!”

    赵化之看向掌心,一颗乳白色的方形玉石静静躺着。

    “这是注入过我的血液的感应石!若是我死了,它的上面会出现血色,届时你带着它找来救援的人,他们会根据它找到我死亡的原因!”

    “这是我的!”孙长庚也取出一块塞入赵化之手中。

    “外面的那只饿鬼怎么办?”将两块玉石收好,赵化之指着后方不得动弹的饿鬼。

    “唰!”孙长庚将它抓了过来。

    “枯——”低沉的嘶吼从饿鬼喉咙深处发出,也许是与赤星城靠的太近,它整个身体都缩了一大圈,只有一颗圆滚滚的肚子兀自撑着。

    孙长庚将毫无反抗之力的饿鬼拖到墙边,拔出一根长戟,刺了下去!

    “枯!!”震耳的嘶吼中,长戟正中饿鬼心脏将其牢牢钉在城墙上。

    “滴答!”

    深灰色的血液顺着饿鬼的肚子流淌滴落。

    “哧!”

    灰血还未落到地面上,便在烟雾升腾中净化、消散殆尽!

    “赵化之,你只要保持与它的距离,就不会有事了!”做完这些,孙长庚对着赵化之笑了下。

    “好了,我们走吧!”

    说完便消失在门户中。

    谢安对赵化之点了点头,转身走进城内。

    “傻东西、大猫,你们留下!”在两兽依依不舍中,体术分身也跟着消失在门内。

    赵化之宽慰了下两兽,闭上双眼,将视角切换到体术分身。

    体术分身进入门内后,穿过昏暗寂静的门洞,在尽头处的内门旁见到在此等候的孙长庚与谢安。

    “两只小家伙没带进来?”谢安看了他身后一眼,没有看到傻东西和大猫。

    “大猫的体型太大,在城市中很容易成为靶子,傻东西我让它陪着大猫了。”

    谢安点头表示理解。

    “准备好了吗?我要打开内门了!”孙长庚的手高举扣上内门的两个墨绿色的门环。

    “谨慎行事,一般来说,这道门没那么容易打开!”谢安严肃起来。

    “准备好了!”体术分身肌肉紧绷,严阵以待。

    谢安也紧盯着这扇门。

    “嘿~!”

    粗壮的双臂肌肉鼓胀,肌肉纤维清晰可见,上臂的三角肌、肱二头肌、肱三头肌一齐发力,前臂旋前圆肌带动手臂旋转,屈指肌群控制着十指抓紧门环猛地向外拉!

    “擦!”

    重物在地上摩擦的声音绵绵不绝。

    “轰!”

    大门开出一条一人宽的缝隙后停了下来。

    光亮从缝隙洒进来,在砖石地面上铺上一层淡淡的蓝色。

    “这门也不难开嘛!我们进去吧!”孙长庚甩了甩有些发烫的胳臂,转头示意。

    三人依次穿过内门,尘封了亿万年的气息冲入鼻腔,前方的景象以及萧杀的气氛让他们的身体都情不自禁的颤抖!

    湖水被隔绝,目视前方,第二道城墙耸立在百米开外,在两道城墙间是宽阔的露天平台,也是当年厮杀的主战场!

    体术分身前方,原本如外面般光滑洁白的石板地面被泾渭分明的灰黑色与暗红色盖了一层又一层。

    大大小小的坑洞密布,每一处坑洞里都插满了断裂的、将断未断的兵器,当年肆虐的梦魇们也终于展露真容!

    饿鬼在这里是数量最大的一种,从它们的伤口来看,只是炮灰。

    稍高一级的是一种形如枯槁、面目犁黑、双臂奇长、双腿却极其短小的人形生物,基本上每一只这样的怪物身边都躺着数只饿鬼,依这架势算是小队长级别。

    再往上,那就是那些死在坑中的白面鳞肤的无目怪了,每只这样的怪物身上都插着三两根兵器,看样子,即便是贵族也需要合力才能将其击杀!

    赵化之迈步跟着孙长庚与谢安继续向前,来到靠近第二重城墙的最大一处坑洞边缘。

    “看样子,这里是瓮城战争最激烈的地方了,以这个坑的大小推算,对战双方最低也得是称号境!”说到称号境,孙长庚看了眼体术分身。

    体术分身向下看去,坑内空无一物,只有内部遍布的疮痕。

    “小智,你看!”谢安随意拔起坑外的一根战戟,扔进坑内。

    “喀!”战戟自下垂的尖端开始一点一点的扭曲,细密的螺旋痕一圈圈出现,当它落到坑底时,只余碎屑!

    “亿年时光过去还能有如此威力,其当初到底有多强可想而知!”谢安眼含惊讶。

    “注意不要掉下去,我们去第二道城墙!”孙长庚沿着墙根,走向第二道城墙的拱券。

    ……

    高高的拱券下是城门碎片,每一块碎片都厚达五米,高两人有余!

    “这里的门都被打碎了,这可是和外面兵器一样材质的门啊!”

    “而且以这样的厚度居然还是被硬生生一拳击碎,难以想象,赤皇当年面对的是什么!”

    谢安跃上碎石堆,看向城内。

    “老谢,你是怎么看出这是被一拳击碎的?就不能是其他攻击?”孙长庚也跳了上去。

    “瞧!这些碎片不规则的形状、它们散落的方向,再加上这个!”谢安指向斜上方的拱券顶部。

    赵化之抬头看到了这个巨大且满是焦黑痕迹的拳印。

    “哈!”孙长庚用力一跃,整个人逐渐接近它。

    随着他的靠近,体术分身才看出这拳印的恐怖!

    接近两米高、虎背熊腰的孙长庚还不及拳印的小拇指大!

    “踏!”

    孙长庚被重力压回地面。

    “走,终于要看到城市了!”

    他一个屈身卸掉下落的势能,朝着内部走去。

    体术分身和谢安也不再观察,跟了上去。

    他们走后不久。

    “腾!”

    黑色的火焰从拳印冒出并蔓延下来,不一会儿便将外面的空地覆盖!

    “咔嚓!”

    像是骨头炸裂的声音从火焰内部传来!

    满地的饿鬼化成灰烬,火焰收缩,畸形的人形生物尸体也很快爆出声音,同样化成粉末。

    最终,只有无目怪的身上依然有着火焰燃烧,其他的火焰缓缓消散在空气中。

    可奇怪的是,这火焰非但没有烧毁无目怪,反倒将它们的伤痕一一填补,曾经深扎的兵器也随之掉落。

    当所有的伤势修补完毕,无目怪们一个接着一个从地上爬起,头上满是獠牙的嘴咧开。

    “库库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