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分身真是强到爆炸一棵柳下走 > 第一百四十七章马脚X反杀!
    瓮城中,正在查看地面灰烬的黑袍突然起身,语气中带着些许愤怒:“司校五,外面的广场上还有个纳气境的小老鼠,去把他抓来!”

    “是!”

    司校五的身影消散。

    “傻东西、大猫,这里不能待了,我们先出去!”外面的赵化之冥冥中感受到一股强烈的恶意,果断选择撤离!

    “咕嘟嘟!”

    刚上岸,便发现有层层水波从湖底上泛。

    赵化之脚步不停,与两兽顺着通道狂奔。

    “出来!挺能躲啊!”

    水下,司校五挥拳几乎将整个广场都犁了一遍,却还是没有发现赵化之的踪影。

    “躲哪去了?难不成已经走了?”

    抬头看了眼上方,毫不迟疑迅速上浮。

    头刚伸出水面,就看到岸边有着一滩水迹。

    “刚走没多久!”

    追!

    ……

    “该死!这里都被暗能量污染了!”

    通道中,所有的东西都沾染了暗能量,呈现出一种灰败的色彩,这也让赵化之取走一部分能量液的想法落空。

    加紧步伐很快,回到断崖处。

    “这些鹿兽都死了!”

    原本载着谢安他们渡崖的三头鹿兽,身体上爬满了如脉络般盘缠绕转的黑线,这些黑线上每隔一小段距离便有一块椭圆形的囊肿,还在不断跳动!

    兴许是离赤星城较远,这里对能量的压制少了些,借助磁场,赵化之感应到这些囊肿存在着某些活物!

    “跑的还挺快!”背后司校五的声音响起。

    “唰!”

    没有回头,赵化之一个翻身上虎,带着傻东西冲上断崖抵达对岸。

    “你以为这样我就追不上你了?可笑!”看到对面的赵化之松了一口气,司校五收回未能尽功的拳头,嘴上讥讽。

    “恰!”傻东西鸟头一甩,你过来啊!

    司校五右手抬起:“影!”

    “啪!啪!……”

    尸体上的囊肿一个个爆开,密密麻麻的黑色虫子飞出。

    随着他手上的动作,这些虫子连成一条线在两岸之间架起一座桥梁。

    “走!”密集恐惧症差点犯了的赵化之催促两兽继续战略转移。

    ……

    另一边的三人成功的赶在无目怪前,从左侧大道冲进中央建筑群。

    深入一段后,找了个不起眼的房间,躲了进去。

    房间里面东西很简单,一床一桌一石凳,还有少许日常用品,材质未知,大部分都朽烂了,只有石凳和一些小型石质器物得以完整留存。

    “这些建筑怎么没有牌匾?”屋内屋外转了一圈的体术分身有些奇怪,一路走来,无论是营房还是住宿区,或多或少都有着表明身份的旗帜、立牌,而在这,如此重要的地方却不见任何能证明身份的东西。

    “不是没有,而是都融入了墙壁!你们摸摸看!”谢安轻捻从墙上划拉下来的粉末。

    “沙沙!”

    孙长庚和体术分身将手放到墙上,仔细感受。

    与墙壁同色,目不可视的极细线条,勾勒出一道道深浅不一花纹,奇异的是,一旦这些纹路在脑海中完整浮现,便能接受其想要表达的信息。

    “这些墙上都是史前文字的异体,能够让人察而悉之,可惜没有传承,我们人类很难学会!”谢安摸着墙壁眼中流露出一丝痴迷。

    孙长庚再次蹲下:“你们继续研究,弄清楚这长篇大论到底在说啥,我看看无目怪和黑袍到哪儿了!”

    “奇怪,这么少了一个?难道是太远了?”孙长庚喃喃自语,将另一只手也放到地上,“不对!还有一个已经不在城中了!糟了,赵化之有危险!小智,快传讯!”

    “额……已经迟了!”体术分身整个身体靠在墙上,侧着脸看不出什么想法,“刚刚他给我传讯,现在那个被称为司校五的黑袍人正在追杀,他准备出去后立即联系天京寻求支援。”

    谢安看了眼孙长庚:“老孙,你的地听能够感知他们的境界吗?追杀赵化之的那个境界如何?”

    “一般情况下可以,但这两人使用的是暗能量,我不敢打包票,我只能给出个大概的范围!”

    “范围也行,让赵化之有个准备!”

    “为首的那人,境界不明,最低也要比我们高上一境。而那司校五,实力大概处于法身至合体之间,要比赵化之高出两大境还多,即使他再厉害……悬!很悬!”孙长庚叹了口气,眼神黯淡。

    “小智,你把这个消息告诉赵化之,让他不要大意,尽量能跑就跑!”谢安没有迟疑,立即吩咐体术分身。

    “我传过去了。”

    气氛突然陷入死寂。

    过了好一会,谢安有些艰难的看向体术分身:“赵化之他,他还好吗?”

    孙长庚满脸不忍又怀着一丝期待:“一定会没事的!”

    体术分身闭眼:“本体,我该怎么说?现在还不能确定他们两谁是……”

    万载山河的某个山峰上,赵化之盘坐,司校五倒在地面上不省人事,几根从赤星城外顺来的断戟将他的四肢贯穿。

    “你就说我受了重伤,正在躲藏!”

    “好!”

    “注意观察他们的表情,狐狸终究会露出马脚!”

    “明白!”

    结束通话,赵化之踢了一脚司校五,将他踹醒。

    “呃!”

    司校五有些痛苦地叫了一嗓子。

    “你!”

    发现自己无法动弹,司校五身体一阵剧烈的扭动,可无论怎样努力还是无法摆脱被钉在地面的局面。

    明白无法摆脱束缚后,他放弃挣扎,平静下来:“人类,你留着我,是想从我这知道某些东西吧!你是想知道我们的身份、来源还是目的?”

    赵化之盘起的双腿放下,眉毛一挑:“人类?你,难道不是?”

    “黎明之日之后才诞生的种族,怎能与我等暗之苗裔相比!”司校五抬头,兜帽落下,银色发丝下苍白的脸上满是骄傲。

    “黎明之日?你们暗之苗裔又是什么?”

    司校五纤薄的嘴唇拉出一个好看的弧度:“黎明之日,就是你们的神话传说中赤星将太阳带回世间的那天。至于我们暗之苗裔……”

    说到这里,他的表情转为肃穆,翘起的双唇回到水平:“祖龙创世界后,天地只有光没有暗,我们自黑暗中降临,将黑暗带给世间……没有我们,也就没有黑夜。”

    “呵!这么说来,你们还是世界的功臣!那你们和梦魇又有什么关系?”

    “若是我说我们与梦魇是死敌,你,信吗?”

    司校五苍白的上眼睑翻起,露出漆黑没有一丝眼白的眼珠,直视赵化之。